2005年12月21日 星期三

緬懷 歐大師

很久沒寫Blog了,因為忙翻天,沒空再寫一些五四三來取悅大家。

剛剛恰巧和同事討論PC的雙通道記憶體有何厲害之處時,講到 歐大師的老婆任職於某大記憶體公司,過去大家都從她那拿過不少免錢的記憶體,猛然想起去年的今夜正是 歐大師駕鶴西歸之時...

借東坡居士的「江城子」為他兩人長逾十年的愛情,掬一把心酸的眼淚...

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 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思量
縱使相逢應不識
塵滿面 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
小軒窗 正梳妝
相對無言唯有累千行
料得年年斷腸處
明月夜 短松岡

2005年8月21日 星期日

獨墅院<卷一>

出差第二日,早上七點起床,因為七點四十發車的交通車是不等人滴~

不過,肩負秘密任務的我事實上並不需要進蘇州辦公室上班,而是在獨墅院宿舍,廠長的房間內進行一連串無聊而繁複的實驗,至於這個秘密任務的內容,實在已經太多人問了,但老話一句,”就說是秘密了,還問?”

做實驗其實是有很多空檔的,比方說等電腦傳資料,等機器列印之類的,於是我和Jimmy便充分的利用空檔時間,一邊做實驗一邊看DVD,順便聊聊台北蘇州兩邊辦公室的八卦,做好交接的工作…

通常故事發展到這裡,一定會出現一些轉折,不然這篇文章就太無聊了,於是,就在周董開著藤原豆腐店的86在秋名山殺彎道的緊張時刻,廠長也殺回宿舍了…

廠長大人一開門看到電視畫面,與兩個其實很認真在做實驗,但剛好眼睛盯著螢幕的秘密二人組,一邊指著畫出一條漂亮甩尾曲線的86, 一邊笑著說“哎呦,看片子啊?”話沒說完,動作迅速的他已經進房間拿好東西,又迅速的離開了。

但是,故事還沒完。

晚餐時間,廠長下班回來吃飯,一進門看到漆黑的電視,又笑了笑說「沒在看片子啊?」只見我兩人訕訕的笑了笑,從廠長進屋、放東西、出去吃飯,尷尬的笑容就這麼掛在臉上,久久不能停止…

2005年8月17日 星期三

台北‧蘇州

公元2005年,即中華民國94年8月14日,我第一次踏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

早上七點五十的飛機,五點五十之前就要到機場等,儘管是從小港飛,最晚五點也要起床,這種時間對我來講還是太早了,還好同事Young的女友在港龍航空工作,還好平常必恭必敬的對Young叫了三年多的”學長”,於是,六點半才到機場的我,擁有免費升等商務艙的好位子,這一切都要感謝Young跟他女友—Jennifer,我只能說”珍妮佛,這真是太神奇了!”

任務第一天,就在不斷轉乘交通工具中度過,從早上六點到晚上六點,就是不斷在各種交通工具之間換來換去,所以說,三通真是有其必要性啊…

原本跟蘇州的同事約好,到了之後要一起去寒山寺買玉貔貅(音”皮休”,跟皮卡丘沒有親戚關係),但是,我被放鴿子了…><…據說是賣玉的劉老闆六點就關門,所以大家不得不放棄我,而且,據說劉老闆那邊沒什麼貨了,不過,我個人懷疑在這個看似完美的理由後面,其實隱藏了某個不為人知的秘密…

晚上,那群放我鴿子的同事在”潤記”廣東料理店為小弟接風(自己要付錢的那種,而且個人覺得吃起來並不怎樣…),飽餐一頓後,同事們為了安撫我,便去逛了一樣有賣貔貅的山東妞古董店,因殺價失敗而作罷,之後到女老闆DVD專門店買了全套Star War,回家後還接受了宇宙無敵痛的全身按摩,按完之後除了痛,還是痛…

蘇州的第一夜,在同事的熱情款待與滿肚子好奇中度過…

2005年8月9日 星期二

心悸

這裡的心悸,並不是看到美女而心中小鹿亂撞的那種,而是西施捧心的那種。 眼看著反攻大陸的日子越來越接近(雖然我也不曉得確切日期是哪一天,但為求文章通順起見,還是得這樣瞎掰一下...),手頭上的工作依然搞不定,高層關切的頻率日益增加,心裡的壓力自然是越來越大。

於是乎,胃腸率先抗議,胃痛、腹痛三不五時來一下,草聖留字云:「忽肚痛不可堪,取服大黃湯,冷熱俱有益...」,沒有大黃湯只好多喝開水,免得拉著拉著就脫水了... 老實說,肚子痛這事從小到大早就不知經歷過多少次,算是司空見慣了,狀況不是太嚴重的,休息一兩餐靠著自癒能力也還過得去,不過,這兩天突然來個心悸,就不怎麼優了。

沒事心臟亂跳兩下,規律的不規律跳動了幾個小時,不免讓我想起已乘黃鶴而去的歐大師,聰明絕頂卻英年早逝的他,在身後仍不時被有心人利用作為管理學教材,想到萬一步上他的後塵,心裡頭便是千百個不願意。

生命多美好,不該為五斗米折腰,噢不,是夭折。

很努力的爬了Google上關於「心悸」的介紹,我想,只是單純的壓力大吧,當然也是個警訊,大概是意味著該叫老闆多加薪...呃,我的意思是,該多運動保持健康,才能有更健康的身體,為公司的未來而努力~

2005年8月2日 星期二

反攻大陸去?!

上禮拜公司高層籌備了一個秘密計畫,傳說完成之後會有高額獎金(大家都知道「傳說」的意思吧?)過兩天主管把這案子派給我,做到今天算差不多了,然後,副總叫我準備辦台胞證。

我這個部門的人,目前為止除了協理老大以外,還沒有人去過大陸工廠,因為工廠那些阿共仔工程師太兇狠,無所不用其極的想挖台灣人腦袋裡的東西,老大怕我們去會被吸乾,所以拼命的阻止工廠提出要我們的出差要求。

不過這回,他自己先去了歐洲,可保不了我。

其實如果出差時間不長,工廠應該也沒那麼恐怖,有時候還希望可以去短期出差,累積經驗值,就像打線上遊戲一樣,有些地方雖然很多怪,可是不去晃一下升級賺寶物是不行滴~於是乎,基於這種「打怪心態」,剛知道要去出差時,心裡還有點暗爽,除了可能會跟七夕及我媽生日強碰,比較令人遺憾之外。

但,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沒事就被老天降大任的我,是不會這麼好運的,輕鬆愉快的心情還撐不到半天,謠指部的消息就來了...

「聽說副總要跟你一起去喔~」

啊啊啊啊啊~~~
不要啊~~~

於是,爽缺變屎缺,天堂掉地獄。
唉,也許從頭到尾根本就沒上過天堂,只是在無間地獄裡,繞來繞去......

2005年7月28日 星期四

交接真痛苦

部門裡的唯一女性要離職了,表面上看來,她似乎沒做什麼重要的工作,可一旦人家要離職,就知道厲害了。

偏偏,那個知道厲害的人是我,不是別人。

一堆雜七雜八的程式,先從上一個離職的同事手中交給她,突然間,又莫名其妙落到我身上,而我又只是暫時接手,之後會再傳給倒楣的國防役學弟,套用最近熱門話題-棒球-就變成「先發七局投好球,中繼一局遇亂流,敗戰處理急忙上,莫非教練打假球?」

總教練,我真是猜不透你啊~

2005年7月26日 星期二

一個接一個

海棠剛走,新聞報導說芒果一斤破百元,漲幅遠勝於台股指數,媽媽很厲害的買到一斤20~25元、又大又便宜的愛文芒果,二話不說立刻派遣「黑貓」送了20、30斤來給我,為了避免數量龐大的它們,集體在冰箱裡發酵,只好早上一顆當早餐,晚上一顆作宵夜。

於是,很久沒去豆漿店買早餐了。

聽說這兩天,又有一個老主顧跟豆漿店老闆說掰掰了,這是七月的第三個,今年的第...六個吧?這些老主顧都是吃了近十年的了,如今卻一個接一個的離開,看在其他顧客眼裡,特別是像我這種半新不舊,又吃過無糖豆漿和發酸肉包的,當然會心生恐懼,也許會形成連鎖效應,誰知道這家店是不是有問題啊?!

我不是老闆,不瞭解他們心裡在想什麼,也許他們會開始有所警惕自我反省,也許依然認為只要有新客源就不需要管老顧客,也許只是一味責怪老主顧忠誠度不足,也許怪起中華隊在瓊斯盃的隊名從ROC改成Chinese Taipei...

老闆們,該好好K一下管理學了吧~

2005年7月18日 星期一

海棠是個兇婆娘

若是看過倪匡的原振俠小說,就會明白,海棠是個不好惹的漂亮女人。

所以說,颱風的名字不能亂取,今年的第一號颱風--海棠--果然非常厲害,台澎金馬通通放假一天以示敬畏;不過,基於某種心態,本人大膽預測明天北台灣會繼續放假...

儘管外面是風強雨大的颱風天,還是有很多人辛苦的在工作,警消、記者、便利商店員工...還有,一個在星期五就成功預測到今天會放假,而把程式mail回家準備在家加班的小工程師。

做這蠢事(有免費假不休,豈不蠢哉?),並不是因為我是工作狂,或是想P誰的LP之類的,也不是怕開會的時候又被釘在牆壁上,都不是。

只是想以一種低調的姿態,發出無言的抗議聲:「當我在加班的時候,有創業精神的你,在哪?」

2005年7月14日 星期四

製具?治具!

跟治具糾纏快兩個禮拜了,套句 OEE大師的話:「治具是條不歸路啊!」
(歐大師已經升格為歐大仙,因此空格以示尊敬之意~)

一直以為Jig應該是「製具」,協助製造的器具嘛,沒想到今天遭到同事圍剿般的糾正,說「治具」才是正確的寫法,可是細問原因,卻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死硬派的我一度堅稱「該不會是大家長久以來的訛誤吧?」就在大家爭辯之時,大師兄提出了精闢的見解:「應該是日文。」

上網查詢後(必須再推一下,Google真的是人類的好朋友!)證實「治具」一詞果然是日本用法,大師兄果然是高手高手高高手!

大家都知道,英文不好的日本人總是會把英文音譯成日文,於是Jig就被譯成『ぢぐ』,然後又找了兩個漢字安上去,於是就變成「治具」啦!而被日本統治過的台灣人,自然而然的將這個名詞延續下來了。

話說回來,不管是治具還是製具,都一樣是個超級大屎缺啦~~~

2005年7月13日 星期三

發酸的肉包

真的,不是我瞎掰,繼無糖豆漿之後,早餐店又一力作--皮薄餡酸好肉包!

你們知道的,人身上總有些劣根性,無法從失敗中記取教訓,不斷在同樣的錯誤中輪迴著,早餐店就是明顯的例子。

剛開張的時候,為了吸引顧客,肯定是用料實在作工精細,沒事還買一送一「撒碧薯」(survice)一下,等到客源穩定了一點之後就開始品質不穩定了,更有甚者,賺了幾個錢,明明是小店一間還自以為天下第一店,跩得像二五八萬似的,品質控管不良不打緊,對顧客的態度更是傲慢極了,一副「愛吃不吃隨便你,老子不差你一個」的賤芭樂死樣子。

陸陸續續走了幾個顧客之後,豆漿店依然不思進取,於是,今天又有個老主顧嗆聲說再也不來了,因為她被豆漿店老闆嫌動作得太慢、佔位子。

我很好奇,究竟什麼時候老闆才會學乖呢?也許,只要有我這種邊吃邊罵,罵了又繼續吃的安定型顧客,老闆就永遠都不需要學乖吧?

2005年7月11日 星期一

無糖的豆漿

公司對面的豆漿店,每天早上總有許多同事、附近的住戶及上班族,熱烈的排隊購買著,從空中鳥瞰的話,大概就像一群蜜蜂擠在蜂窩的小小出入口一樣的情境,而我,也是其中的一隻;我的最愛是饅頭和溫豆漿。

一直以來對它的豆漿都隱隱有種品質相當不穩定的感覺,有時候太甜,有時候太稀,有時卻又散發出誘人的濃濃豆香味...今天就買到一杯沒加糖又稀到不行的「米色白開水」,於是,我腦海中浮現了這樣的對話...

「喂,老闆啊,你這豆漿根本沒加糖又淡到沒味道,實在沒什麼吸引顧客留下的競爭力啊!」
『少年仔,水電瓦斯石油通通上漲,我也是小本經營,大家共體時艱,沒漲價就偷笑了!』
「挖咧,你是吃定我沒地方買豆漿囉?」
『整個業界都是這樣的,等物價下跌豆漿就會恢復水準了,要不然你去別間買!』
「好幾個老主顧都去別處買了,真不曉得你哪來的自信?!」
『那是他們意志力不夠堅定,別的地方有什麼好?又遠又貴不方便的...你就乖乖買我的豆漿,將來會補償你的啦~』
「...$#%^#&...」

我...好像太泛政治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