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28日 星期四

交接真痛苦

部門裡的唯一女性要離職了,表面上看來,她似乎沒做什麼重要的工作,可一旦人家要離職,就知道厲害了。

偏偏,那個知道厲害的人是我,不是別人。

一堆雜七雜八的程式,先從上一個離職的同事手中交給她,突然間,又莫名其妙落到我身上,而我又只是暫時接手,之後會再傳給倒楣的國防役學弟,套用最近熱門話題-棒球-就變成「先發七局投好球,中繼一局遇亂流,敗戰處理急忙上,莫非教練打假球?」

總教練,我真是猜不透你啊~

2005年7月26日 星期二

一個接一個

海棠剛走,新聞報導說芒果一斤破百元,漲幅遠勝於台股指數,媽媽很厲害的買到一斤20~25元、又大又便宜的愛文芒果,二話不說立刻派遣「黑貓」送了20、30斤來給我,為了避免數量龐大的它們,集體在冰箱裡發酵,只好早上一顆當早餐,晚上一顆作宵夜。

於是,很久沒去豆漿店買早餐了。

聽說這兩天,又有一個老主顧跟豆漿店老闆說掰掰了,這是七月的第三個,今年的第...六個吧?這些老主顧都是吃了近十年的了,如今卻一個接一個的離開,看在其他顧客眼裡,特別是像我這種半新不舊,又吃過無糖豆漿和發酸肉包的,當然會心生恐懼,也許會形成連鎖效應,誰知道這家店是不是有問題啊?!

我不是老闆,不瞭解他們心裡在想什麼,也許他們會開始有所警惕自我反省,也許依然認為只要有新客源就不需要管老顧客,也許只是一味責怪老主顧忠誠度不足,也許怪起中華隊在瓊斯盃的隊名從ROC改成Chinese Taipei...

老闆們,該好好K一下管理學了吧~

2005年7月18日 星期一

海棠是個兇婆娘

若是看過倪匡的原振俠小說,就會明白,海棠是個不好惹的漂亮女人。

所以說,颱風的名字不能亂取,今年的第一號颱風--海棠--果然非常厲害,台澎金馬通通放假一天以示敬畏;不過,基於某種心態,本人大膽預測明天北台灣會繼續放假...

儘管外面是風強雨大的颱風天,還是有很多人辛苦的在工作,警消、記者、便利商店員工...還有,一個在星期五就成功預測到今天會放假,而把程式mail回家準備在家加班的小工程師。

做這蠢事(有免費假不休,豈不蠢哉?),並不是因為我是工作狂,或是想P誰的LP之類的,也不是怕開會的時候又被釘在牆壁上,都不是。

只是想以一種低調的姿態,發出無言的抗議聲:「當我在加班的時候,有創業精神的你,在哪?」

2005年7月14日 星期四

製具?治具!

跟治具糾纏快兩個禮拜了,套句 OEE大師的話:「治具是條不歸路啊!」
(歐大師已經升格為歐大仙,因此空格以示尊敬之意~)

一直以為Jig應該是「製具」,協助製造的器具嘛,沒想到今天遭到同事圍剿般的糾正,說「治具」才是正確的寫法,可是細問原因,卻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死硬派的我一度堅稱「該不會是大家長久以來的訛誤吧?」就在大家爭辯之時,大師兄提出了精闢的見解:「應該是日文。」

上網查詢後(必須再推一下,Google真的是人類的好朋友!)證實「治具」一詞果然是日本用法,大師兄果然是高手高手高高手!

大家都知道,英文不好的日本人總是會把英文音譯成日文,於是Jig就被譯成『ぢぐ』,然後又找了兩個漢字安上去,於是就變成「治具」啦!而被日本統治過的台灣人,自然而然的將這個名詞延續下來了。

話說回來,不管是治具還是製具,都一樣是個超級大屎缺啦~~~

2005年7月13日 星期三

發酸的肉包

真的,不是我瞎掰,繼無糖豆漿之後,早餐店又一力作--皮薄餡酸好肉包!

你們知道的,人身上總有些劣根性,無法從失敗中記取教訓,不斷在同樣的錯誤中輪迴著,早餐店就是明顯的例子。

剛開張的時候,為了吸引顧客,肯定是用料實在作工精細,沒事還買一送一「撒碧薯」(survice)一下,等到客源穩定了一點之後就開始品質不穩定了,更有甚者,賺了幾個錢,明明是小店一間還自以為天下第一店,跩得像二五八萬似的,品質控管不良不打緊,對顧客的態度更是傲慢極了,一副「愛吃不吃隨便你,老子不差你一個」的賤芭樂死樣子。

陸陸續續走了幾個顧客之後,豆漿店依然不思進取,於是,今天又有個老主顧嗆聲說再也不來了,因為她被豆漿店老闆嫌動作得太慢、佔位子。

我很好奇,究竟什麼時候老闆才會學乖呢?也許,只要有我這種邊吃邊罵,罵了又繼續吃的安定型顧客,老闆就永遠都不需要學乖吧?

2005年7月11日 星期一

無糖的豆漿

公司對面的豆漿店,每天早上總有許多同事、附近的住戶及上班族,熱烈的排隊購買著,從空中鳥瞰的話,大概就像一群蜜蜂擠在蜂窩的小小出入口一樣的情境,而我,也是其中的一隻;我的最愛是饅頭和溫豆漿。

一直以來對它的豆漿都隱隱有種品質相當不穩定的感覺,有時候太甜,有時候太稀,有時卻又散發出誘人的濃濃豆香味...今天就買到一杯沒加糖又稀到不行的「米色白開水」,於是,我腦海中浮現了這樣的對話...

「喂,老闆啊,你這豆漿根本沒加糖又淡到沒味道,實在沒什麼吸引顧客留下的競爭力啊!」
『少年仔,水電瓦斯石油通通上漲,我也是小本經營,大家共體時艱,沒漲價就偷笑了!』
「挖咧,你是吃定我沒地方買豆漿囉?」
『整個業界都是這樣的,等物價下跌豆漿就會恢復水準了,要不然你去別間買!』
「好幾個老主顧都去別處買了,真不曉得你哪來的自信?!」
『那是他們意志力不夠堅定,別的地方有什麼好?又遠又貴不方便的...你就乖乖買我的豆漿,將來會補償你的啦~』
「...$#%^#&...」

我...好像太泛政治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