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21日 星期三

緬懷 歐大師

很久沒寫Blog了,因為忙翻天,沒空再寫一些五四三來取悅大家。

剛剛恰巧和同事討論PC的雙通道記憶體有何厲害之處時,講到 歐大師的老婆任職於某大記憶體公司,過去大家都從她那拿過不少免錢的記憶體,猛然想起去年的今夜正是 歐大師駕鶴西歸之時...

借東坡居士的「江城子」為他兩人長逾十年的愛情,掬一把心酸的眼淚...

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 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思量
縱使相逢應不識
塵滿面 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
小軒窗 正梳妝
相對無言唯有累千行
料得年年斷腸處
明月夜 短松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