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17日 星期四

《自由心證》王文華

自由心證 王文華
我很喜歡「自由心證」這四個字,因為它代表著對個人無比的尊重和信任。對於陌生的事物,懷疑和否定是人的天性。但要能尊重和信任,就需要高度文明。在法國超市買蔬果,挑完後自己拿到秤上。秤上有各項蔬果的照片,你按其中一個鈕,然後把東西放上去。秤會自動印出一張價錢標籤,你貼在塑膠袋上。結帳時小姐掃瞄價錢標籤,不管裡面是什麼東西。
聰明如我們,已經想出了多種偷機的方法,但法國人不介意。他們假設大部分人是誠實的,少數人做怪,是讓大多數人方便的必要代價。上巴黎的公車,沒人跟你收票,你自己要到車上的「認證機」去刷票。你若不刷,司機或其他乘客也不會管你。但我看人來人往,就是很少人這樣厚臉皮。
我在史丹佛念書時,考試時沒人監考,考完後沒人收卷。
鈴聲一響,你應該自己站起來,把考卷丟進教室外的教授信箱。

西方司法的基礎是「假設無辜」,意思是除非有足夠的證據證明某人有罪,他都是無辜的。在台灣我們教小朋友不要跟陌生人講話,意思是除非某人能證明他是好人,他就是壞人。無奈,卻必要。不必怨天尤人,只求先盡本份。練習自由心證,可以從分類廚餘做起。雖然政府有規定,但你真的把廚餘和垃圾混在一起,也不容易被抓到。但「被抓到」是做人的最低標準。如果希望有一天能得到陌生人的尊重和信任,也許從今天開始,先做一個高標準的人。

2006年8月14日 星期一

安西教練:「外線交給三井,內線就交給趙X銘了...」

拜韓國客戶來訪所賜,終於有幸進入最近相當熱門的日本料理店--三井。


總經理對客戶介紹的開場白是這樣的:
「This is a very famous restaurant recently in Taiwan, because the son in law of President did something dirty here, maybe in this room.」
X的,趙醫師,國恥啊...Orz



話說第一道上來的是生菜沙拉,幾片蔬菜、水果加上兩根鱈場蟹腿,淋上了微酸的日式酸醋醬汁,好一道叫人口水直流的開胃菜。

接著是綜合生魚片拼盤,旗魚、生干貝、甜蝦的組合,食材相當新鮮,生干貝超好吃,不過,整體份量有點少,沒拿到甜蝦,殘念...

再來登場的是生魚片握壽司,這次順利的搶到了三個(感謝隔壁同事讓賢),包含超好吃的黑鮪魚,不過還是再次被蝦子逃脫,殘念...

生食之後是北海道著名的花魚,採鹽燒方式料理,據同事的說法,那麼大的(約兩三斤)很少見,某些百貨公司底下的貴婦生鮮超市,只能買到一半大的…鮮嫩又富有彈性的魚肉,加上烤得香酥又帶著海味的皮,不囉唆,好吃!



烤魚之後是總經理讚不絕口的烤和牛(當時顧著吃魚忘記拍照了…Orz),和牛的口感與平常吃到的美國牛肉很不同,比較像澳洲牛肉,大概品種上都是和牛的關係吧?結論:好吃,不過沒有總經理講的那麼厲害。


隨後是每人一份的手捲,這裡的手捲形狀比較不同,長得像春捲一樣圓柱狀而不是一般常見的三角錐狀,我點的是海膽手捲,感覺上芥末的味道蓋過了海膽,而海膽也沒有在日本吃到的那麼鮮甜,算是小失敗。


最後一道是個人最愛的日本料理之一--喬麥麵,冰涼清爽略帶香氣的喬麥麵條配上微嗆的芥末醬油,每每讓我食指大動…如同仕女剛梳好的頭髮一般整齊排列的麵條,上面鋪著一樣整齊排列的山藥絲,再上面又是一管叫人垂涎的鱈場蟹腿,美中不足的是,四五份喬麥麵卻由十幾個人分而食之,芥末與醬油的比例明顯不對,蟹腿也是分贓不均,而醬油更是讓我們等了近二十分鐘,一群人呆呆的看著桌上的麵條吞口水…


這裡不得不批評一下三井的服務,雖然服務生是位年輕可愛身材姣好的小姐,但是醬油來得也太慢了吧!更有甚者,蛤蠣湯遲遲未到,直到麵都吃完、眾人聊到沒話題,請服務生確認竟然發現帳單上沒這道菜,老闆終於受不了大聲要她去叫點菜的小姐過來,那位負責點菜的OBS來了才說:「不好意思今天沒有蛤蠣,剛剛忘記說了。」更扯的是:「請問要換別的湯嗎?」
這位OBS,自己弄錯了應該要主動送些什麼上來吧?還問!雖然這頓吃得有點小氣,但也不能有差別服務吧?老闆當下擺一張屎臉,揮揮手請她上甜點。


甜點有抹茶冰淇淋和紅豆紫米粥,跟其他地方吃到的差不了多少,就不再贅述了。




因為是韓國人出錢的(不要問我為什麼,層級太低的員工是不會瞭解高層在搞什麼的...),所以老闆很客氣的只點了不到兩萬的菜,除了沙拉與手捲是每人一份以外,其他都是四五份14個人分,有同事說吃得很飽,也有同事說老闆太小氣,個人覺得飽足度還算ok,是對於某些菜色沒吃到感到扼腕…>< 不過14個人就花了近兩萬新台幣,平均下來一個人也要一千多,卻還不能吃得盡興,我想以後應該不會來第二次了,除非我老婆的爸爸當上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