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25日 星期三

拍照


大多數人都有這麼一天:
起個大早、化妝、穿禮服、戴配件,開車前往一個到四五個不等的景點,在攝影師的指揮之下,從太陽高掛一路傻笑直到月兒彎彎,笑到顏面神經失調之後,回到婚紗店繼續拍他個兩小時。
其中的少數人可能會跟我一樣:
出發前發現車子被偉大的台北市政府警察局給拖去強迫保管了,氣急敗壞的坐上小黃前往強迫保管場,繳交一千九百元保護費了事。

記憶彷彿還停留在四五歲,穿著哥哥的小西裝,坐在叔叔嬸嬸的結婚禮車,卻因為怕生而當個一路狂哭的花童的那個年代;
怎麼不知不覺,換我的姪女外甥已經來預約要當我的花童了?

拜託,我還想繼續躲在爸媽懷裡撒嬌,還想跟哥哥搶著打任天堂三國志,還想跟著姊姊屁股後面跳格子;
拜託,我還想當那個模擬考全校第一名的資優生,還想當路口指揮交通的帥氣逼人糾察隊,還想當每天半夜不睡覺搞夜遊的閒晃大學生;
拜託,時間,走慢一點,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