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13日 星期五

任務達成率:50%

大二,結束了, 第二次的大學生活也宣告即將進入後半段。

或許是因為夜間部停招的影響,老師們怕將來還要開課讓被當掉的學生重修,因此分數都給得很甜,稍微認真一點,八十分似乎不是問題;所謂稍微認真一點,意指考前一週開始把筆記看個兩三遍,法條背一背...(謎之聲:你最好再跩一點啊~)

這學期事情太多了,光是蓋房子的事情就搞得暈頭轉向,老實說,認真程度遠不如過去,不過成績出來還挺不錯的,除了那個重量訓練...-_-

老師說他很重視出席,因為希望大家上班之餘能夠多運動,所以我很努力的每個禮拜四六點,從摩天輪殺到公館,不過好像只有準時到過兩次,其餘通通遲到,沒想到這一遲到,成就了有生以來最低分的體育成績,也成就了本學期拿書券獎的障礙...Orz

68年次的體育老師,你可以再機車一點啊!


2007年7月6日 星期五

死神‧30cm

是的,這是一篇劫後餘生文。

話說今天中午時分,照例騎著我的小黑馬,準備到兩公里外向老婆領便當。

當時天色略帶昏黑,有午後雷陣雨的徵兆,小黑與我才剛從公司出發不久,以不算快的速度通過一個閃黃燈十字路口,就在這個模門(moment),左眼瞄到有一銀色物體急速靠近中。

「死定了!」 公司早上才公布團保的意外險保障增加,難道沒幾個小時我就要用上了?

在短短不到一秒的時間內,我觀察到那是台銀色E class的Benz轎車,駕駛似乎是短髮女性,同時右手放油門急拉碟剎、左手大拇指狂按小黑的震耳欲聾大叭哺、其餘四指拉鼓煞配合,同時注意輪胎的滾動狀態以免犁田。

在那生死一瞬間,我擔心犁田更勝於被撞。被撞通常兩種結果,一種是連人帶車飛出數公尺,另一種是車子飛了、人往引擎蓋或擋風玻璃上滾,運氣好的話受點皮肉傷,運氣不好當然是葛屁,但至少是全屍;犁田就不同了,一旦犁田可不只是皮開肉綻而已,可是會直接被捲入那台賓賓的車底啊,萬一到時候連養我三十年的阿爸阿母都認不出我,那該怎麼辦才好?!

鏡頭轉向那銀色子彈,我只能說,它真的很快!幸好小黑的叭哺夠響亮,提醒了那位駕駛「再不踩煞車會出人命」這件事,而很慶幸的,駕駛者耳朵功能正常,反應還算快,也沒有誤把油門當煞車,在輪胎一陣唧唧狂叫後,兩台車停止了,距離30cm。

「X!他X的!XXX的…%@#^$$@&…」看著銀色賓士的駕駛向我揮手道歉,腦海中冒出的髒話跟心跳一樣又快又急。

這應該是我離死亡最近的一次了,所以說,下班肯定要去買樂透的啦!

[法律小教室]
案例事實:某甲騎機車A與開賓士車B的某乙發生事故,A車全毀且某甲受傷住院,損失10萬元,某乙未受傷但B車送修花費50萬元,經事故鑑定,甲應負擔30%責任,乙負擔70%。
判決結果:甲依民法184條得向乙請求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雙方與有過失,依責任比例甲應負擔總損害之30%,即18萬,乙應付單總損害之70%,即42萬。
結論:出車禍的對象千萬不要是高級進口車,否則被撞到住院,不但拿不到賠償金,反而還要拿8萬出來幫人家修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