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31日 星期四

我也想當台東縣長~

今日新聞:
考察報告爆抄襲
出國考察準備好了?! 文/辛雯埠

兩年公費出國考察八次,這種工作最我這個適合喜歡旅遊的射手座了,而且我敢保證,換我來寫的話,考察報告絕不會「被抓到」抄襲,至少排版、用字要改一下嘛!

可見台東縣長本人及其幕僚水準之低落,作弊已經夠失敗了,竟然還因為手法太差而被抓包,簡直就像「食神」裡那碗雜碎麵一樣,真是失敗中的失敗!

另一個有趣的發現,第二則新聞的記者叫「辛雯埠」,用Google查了一下,這個記者是新來的,只發過這則新聞...拜託,我看根本就是新聞部的諧音吧?

難道是因為內容對元首不敬,所以不敢留真名嗎?

韓國人真的很機車

今天的新聞:「繼孔子之後南韓學者稱孫中山是韓人後裔」,只能說,韓國人真的超天才的,從孔子、孫文到王建民,什麼都是他們的~(感謝網友liau的指證,陰森新聞果然很會捏造新聞...08'8.4修改)

這算是過度自卑導致極端自大吧?

不過韓國也不是唯一啦,有一個國家也是一天到晚喜歡自吹自擂說○○是它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一部份;然後有另外一個國家,明明打了敗仗只能躲在地瓜小島上,還硬要說它的國土像秋海棠一樣又大又美麗...

韓國人搶歷史人物就算了,反正有的人就是愛自high(從「太王四神記」就知道他們不用嗑藥也能high翻天),不過搶土地就令人為之氣結:

西元1992年8月,南韓宣布與中華民國斷交,直接將我國大使館「移交」給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後又偷偷摸摸的將一些土地變更登記。

X的,賤芭樂,每講一次就想罵一次...

****************************************************************
經網友liau的熱情指證,再一次發現我被陰森新聞給誤導與激化了,真是失格!

不過,當時會寫這篇文章,出發點並不在於關心孫大頭是哪國的人(基本上他除了是中國廣東人,還偽裝過日本人、台灣人,搞不好還持有綠卡而在檀香山組團...),主要在於引出最後一段,關於台韓斷交、南韓巴結中國的惡劣行徑。

當然,寫錯還是事實,特此更正~

2008.8.4

2008年7月23日 星期三

國旗、會旗,傻傻分不清楚?

今天看到一則有趣的美國新聞:歐巴馬競選專機塗掉星條旗被批;比對一下前一陣子發生在高雄的世運國旗事件,只能說台灣人真悲情。

美國的總統候選人光是塗掉飛機上的國旗,就會被輿論狠很修理,而中華民國,在台灣所舉辦的國際運動會,不管是台北的室內足球賽、台中的棒球賽,還是高雄的世界運動會,在我們的國家、領土之內,從主辦單位到參觀民眾,竟然連使用國旗的權利都沒有,一路錯把馮京當馬涼,會旗當國旗、國旗歌當國歌,還只能使用蹩腳的Chinese Taipei當國號?(這些噁心巴拉的國際運動組織,一副道貌岸然的宣稱運動凌駕政治,最終還不是屈服於中國的淫威?!)

依稀記得多年前,新聞報導當時的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答詢說國旗不等同於國家,有位同事看了馬上激動起來:「國旗當然代表國家,老師不是從小這麼教育我們的嗎?」...哇~這位楊同學真的說得太好了,不如我們一起去跟世界運動總會長朗.弗契抗議一下如何?

顯而易見的,在目前的國際社會當中,除了那寥寥可數、岌岌可危的十幾個邦交國外,幾無「中華民國」存在的空間,「中華民國」完全只能在島內喊爽的(甚至遇到對岸來的觀光客,政府還教我們「盡量不要談論政治」),請問 馬先生以降的政府官員們、繼承堯舜禹湯文武周公道統的中國國民黨、誓死捍衛中華民國神主牌的偉大人民們:在踏出海關之後,你們敢不敢坑一聲中華民國萬歲?在國際賽中只能使用會旗、國旗歌、詭異的國號時,怎麼不說說話?

還是說,劃地自限縮在殼裡就是 馬先生等人所謂的國際觀?
還是說,這些人心中的國家跟我的見解有著一字之差 →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vs. Republic of China?

如果 馬先生,不能欣欣然接受中華民國改名為台灣,又戚戚然於有生之年見不著PRC統一ROC,草民倒是誠摯建議,不如把國號改中國台北(Chinese Taipei)、國旗改這個:


反正台北市長會直升總統,而台灣也差不多是長這樣:

(別人網頁上看來的,原作者如有意見請來信告知)


如此一來,中國跟國際社會就不會再打壓了(都公開表態了,豈有打壓之理?),而我們可以繼續縮在這個島上自high,又可完成 馬先生、王公等同心愛國之人,所殷殷企盼的統一大業,運氣不錯的話還可以比照石敬瑭辦理,一舉數得豈不妙哉?

現在很多人認為只要經濟會好,主權讓一點無所謂,甚至一國兩制也沒關係,民生比政治重要嘛!對於這種說法,馬上讓我想到常被援交妹掛在嘴上的一句話:「我不偷不搶,靠肉體賺錢花用有什麼不對?」

也許有一天,當社會進步到金錢比尊嚴更重要、娼妓比窮人更值得尊敬時,什麼國家不國家的,也不用太認真了~

2008年7月18日 星期五

「就是要挺高捷」之回覆匿名網友

有位匿名網友針對「就是要挺高捷」這篇文章提出一些看法,原本想在留言直接回覆,但想想還是寫篇文章好了。

**********************************************************
匿名 提到...

你自己也提到了,高雄人使用的交通工具與台北大不相同,我幾次去高雄就發現,高雄搭公車的上班族非常稀少,連公車都不搭了,還會去搭捷運嗎?但是台北縣市本來就有數量龐大的公車族,這都是台北捷運的基本客源。同時台北每個捷運站周邊都有許多線公車而且班次密集,但是高雄有這樣的配套嗎?有那麼多客源嗎?還不是什麼都要跟台北”比”,台北有的我們高雄也要有的心理在作祟罷了。高雄捷運還沒蓋那時我就斷言高捷營運會有困難!現在果不其然。

2008年7月17日 下午 12:04
**********************************************************

◎「連公車都不搭了,還會去搭捷運嗎?」

首先,這位網友頗厲害,去過高雄幾次就能發現搭公車的上班族很少,不曉得他說的「幾次」是幾次?停留多久?觀察時間為何?

我自己則是離家多年,所以也不太確定高雄搭公車的上班族有沒有很少,但是根據每年回去「好幾次」、「每次好幾天」,以及過去在高雄「生活十幾年」的經驗,搭公車的學生倒是蠻多,所以在上下課時間,有許多公車是塞滿學生的;至於平常不搭公車的人會不會搭捷運?別人怎樣我不曉得,但我自己還有家人,只要時間不趕、沒有要載一堆東西,多半都是會選擇搭乘,特別油價不斷上漲之後,我們連機車都不太愛騎,大太陽騎車熱得要命、最近狂下雨又得穿雨衣,捷運就是有不怕日曬雨淋的優勢。

再者,我住中和的時候,離捷運站很遠,也一樣不搭公車跟捷運,騎車上班要四十分鐘,搭公車+捷運要一個半小時以上;等我搬到台北市,附近雖然有捷運站,但騎車到公司二十分鐘,搭捷運、公車,還是要花上一小時,甚至寧願多花點錢坐計程車,也不會使用大眾運輸,不過假日回娘家、出去玩,就會跑去坐捷運。

所以對我來說,實在很難想像「連公車都不搭了,還會去搭捷運嗎」這兩句話之間,究竟有何因果關係之必然性存在?反而時間上是否很趕、起迄點附近有無捷運,才是我考量的因素。當然這是我的觀點,也許別人(特別是這位匿名網友),在台北就是無論如何都會排除萬難,跑去搭捷運+公車也說不定。

◎「高雄捷運有無公車之相關配套?」

當然有,除了各捷運站出口都有標示之外,高捷網站上寫得很清楚

高雄市的公車確實一直以來都不夠方便,平常非上下課、上下班時間搭乘的人也不多,有很大的因素是高雄市區幾乎不塞車,因此許多人基於方便性而騎機車,此外,公車誤點脫班、司機服務態度不佳,也是讓人望之卻步的因素之一;比起來高雄的機車族遠多於汽車族,台北雖有一百多萬人搭乘大眾運輸,然而開車的人也很多,多到上下班時間會佔滿快車道、慢車道跟路邊停車道。或許跟台北相較,接駁公車路線不夠多、班次不夠密集,整個服務水準都略遜一籌,不過如果考慮人口數、腹地大小、使用習慣等因素,現在的組合也許已經足夠,只是服務品質絕對需要提升。

◎「有那麼多客源嗎?」

首先,賺錢是否為興建捷運系統的唯一考量?

高雄縣市人口合計約296萬,大約是台北縣市人口數的一半再少一些,再加上台北有許多未登記戶籍的外來人口,並就兩地人民使用習慣的考量,的確高捷的客源遠不如北捷。但綜觀其他國家,人口40萬的函館、人口50萬的澳門(已規劃、尚未興建)、人口126萬的里昂、人口158萬的巴塞隆納、人口188萬的札幌,都各自擁有數條方便的捷運路線,有152萬市民的高雄市沒道理不行。

而我國捷運系統目前屬於公共建設,除了政治角力外,本來就有某種程度的公益性質,自然不該以營利為唯一目的,還必須承擔前瞻性、便民等等考量,當年中山高剛蓋好時,不也被批評「台灣人買不起車,根本不需要高速公路」?如果只考慮營利,那台鐵是不是早幾十年年就該廢了?

更何況賺錢並非全靠旅客,即便是東京的私人地下鐵,也不是靠旅客買票在賺錢,有為數不少的營收來自於廣告、地產開發、地下街出租,而像團營西武線,則具有引導旅客至西武百貨的重大功能;台北捷運的營收同樣包含營運本身以及廣告等其他業外收入,以2006年的財報而言,業外收入高達14.9億,甚至比當年的稅前盈餘還要高出4.7億之多。

又,有客源就代表盈餘嗎?

全世界的捷運系統,賠錢的多、賺錢的少,台北捷運算是少數中的少數,竟能在營運第三年轉虧為盈,原因在前一篇已經講到:台北捷運因為不用負擔四千多億的工程費用。仔細檢視北捷的財務報表,從1996年到2006年,賺最多的2000年稅前盈餘也不過34.5億;在2000年之前,台北捷運公司只需要支付每年一元給政府,租用捷運設備,從2001年以後,則必須每年支付二十幾億租金,「作為捷運系統未來設備汰舊換新之主要財源」,所以實際上北捷完全不用負擔工程款。

倘若真要逐年攤提四千多億工程款,到2006年為止累計稅前盈餘共92億的北捷,到現在一樣還在賠錢!!

關於這點,其實在上一篇已經稍微提過了,看來這位匿名網友沒注意到,只好花點時間看財報、作表格說明。



再回頭談談所謂的使用習慣。

先瞭解一下台北捷運的營運路線與運量的關係:
1996年,只有營運長度10.5公里的木柵線通車,每日平均運量為四萬人次;
1997年,增加淡水線(淡水-中山),營運長度增為31.7公里,每日平均運量為十萬人次;
1998年,前一年底淡水線全線通車(淡水-台北車站),營運長度增為32.4公里,每日平均運量為16.6萬人次,本年度轉虧為盈;
1999年,前一年底中和線及新店線北段通車,當年十一月新店線全線通車,營運長度為48.7公里,每日平均運量增為34.7萬人次;
2000年,前一年底板南線(龍山寺-市政府)通車,當年八月底,板南線(龍山寺-新埔)及小南門線通車,營運總長度為61.9公里,每日平均運量增為73.4萬人次;
2001年,板南線(市政府-昆陽)通車,營運總長度為65.1公里,每日平均運量增為79.5萬人次;
2006年,五月板橋線第2階段及土城線通車(新埔站-永寧站),營運總長度為74.4公里,每日平均運量增為105萬人次,正式跨越百萬門檻。

配合下圖很明顯可以看出來,每日搭乘的人數跟營運路線與長度有絕對關連性,當淡水、新店、中和線通車時,運量第一次倍增,當板南線通車時,台北捷運形成初步十字路網,整個運量再次倍增;每通一條線,乘客人數呈倍數成長。



拿高捷出來略作比較,今年三月剛通車的紅線全長28.3公里,平日運量7~9萬、假日12~14萬,與北捷1997年的營運人數相比並不遜色,再過一兩個月橘線通車,也許產生的加成效果,將可和1998年的北捷相提並論,不過如前所述,北捷每日16萬人就可轉虧為盈,高捷可沒這麼幸運。

當然過去的高雄市民,確實並不習慣使用大眾運輸(公車),除了公車服務品質不佳,南北距離超過25公里的狹長地形(台北市僅約16公里),坐公車貫穿市區,恐怕要兩小時,這樣誰要坐?

而根據目前高雄捷運營運後的統計資料,整體使用大眾運輸的市民人數已經逐漸上升,特別五月底汽油漲價後,又增加一成的使用者,顯然人民的使用習慣是會改變的,透過折價、補助、改善接駁公車、油價上漲、友善的自行車政策等等,人民會慢慢的改變習慣。

好的公共建設必須領先於人民的需求,不好的公共建設才受迫於人民的需求。

◎「還不是什麼都要跟台北”比”,台北有的我們高雄也要有的心理在作祟罷了!」

城市間的競爭本來就存在著,但如果把整個捷運系統的建置完全只歸於這一點,這種論調未免也太可笑了!

石油短缺是可見的未來,而目前更面臨原油價格不斷創新高的問題,以石化燃料為能源的公車和以電力為能源的捷運系統,兩者相比,優勝劣敗顯而易見。在部落格柏林進修交通中,正在攻讀交通博士學位的格主,列舉了歐洲幾個大城市的大眾運輸系統,其中包含捷運(MRT)、輕軌(LRT)、公車捷運(BRT,類似台北的公車專用道),以及特殊的公共自行車,當歐洲已經逐漸往低污染的交通工具「進化」時,台灣還要繼續玩重污染的石化燃料嗎?

另外,依據這位專家(人家是準博士,稱專家應該不過份)的看法,台灣不一定需要一條又一條的捷運,LRT或BRT也是相當合適的系統,甚至在某些人口密度不高的地區,輕軌遠比捷運還要經濟,而BRT則必須要有一定配套措施,否則就像台北公車專用道一樣問題重重,而格主也對台灣的公車發展提出建言,認為與其一味搶著爭取捷運經費,把捷運當成解決交通問題的萬靈丹(初期路網完成後,又開始蓋松山線、新生線的台北市不就是如此?)不如先提升公車品質,「沒錢的話只要用心規劃跟經營公車,一樣可以提供好的大眾運輸服務,到時候等運量培養起來,就有更充足的理由跟中央爭取要蓋平面輕軌甚至是捷運了。」

當初高雄捷運的評估報告中,認為目前的紅橘二線肩負疏通高雄縣市交通的重要任務,且自償率高於50%,長期營運具有效益,因此採用高運量捷運系統,並且建設順序優先於其他各線;而在未來計畫中,預計第二期將興建的環狀線則改採LRT,而其他各線則採LRT或BRT規劃。

◎「斷言高捷營運會有困難!」

台北捷運能有現在每日百萬人次的成績,也是從四萬、十萬一路慢慢爬上來,當年的票價也不是現在這麼便宜,從公館到古亭要25元,從新店到淡水要80元,偏偏就有人喜歡拿擁有八條線、全長七十幾公里、已臻成熟的台北捷運,來和剛開始萌芽的高雄捷運作比較,當真要比,為何不從頭到尾徹底檢視,而只是斷章取義的批評一番?

台北縣市貴為首都、政經中心,又佔了全國三分之一的人口,自然有需要且必要興建一條又一條的捷運,然而同為直轄市的高雄,正積極從重工業都城轉型為觀光導向的海洋首都,何不用「指標性城市」的角度來看待它?

高雄捷運不只是高雄人的捷運,更是台灣人的捷運,不分縣市,每個人所繳的稅都投入了,何不多一點鼓勵與寬容,多一點期待與支持,希望它越來越好?更何況,都已經蓋好、開始營運了,從目前的營運數字來看,高捷的現狀並非真的不堪至極(當年的北捷也沒多厲害),有必要跟隨媒體的腳步欣欣然於其營運困難嗎?

如果高雄市議會願意盡快通過行政院已經撥下的LRT環狀線預算,讓環狀線盡快發包動工,高雄捷運會更便利,相信乘客數量也會同樣倍增;如果台灣可以有個城市像巴塞隆納一樣,有美麗的海港、便捷的捷運系統、舉行過世界級運動會、外來遊客絡繹不絕...,難道不會是全民之福?

總之,就是要挺高捷!


PS.提醒各位訪客,本人基於母校「實事求是、精益求精」之精神,部落格中相關事實陳述均有所依據,也盡可能附上網頁連結,為了避免有些網友不清楚,即日起有連結者除預設的非黑色顯示外,另外加上放大字型(游標移到上面會自動出現底線),或是直接節錄該連結內容。

2008年7月16日 星期三

捷運小秘密

一個多月前有則新聞報導:台北捷運取消電扶梯靠右站立的政策

如果搭捷運有仔細聆聽廣播的人,其實可以發現,當初強力放送不斷宣導的捷運禮儀,早在前兩三年就已經悄悄取消了;根據官方說法,是因為某一年跨年活動時,人潮擁擠而發生電扶梯扯髮掀頭皮意外,所以要取消靠右站立、左側通行的禮儀政策,以免造成乘客危險。

當初之所以發生掀頭皮意外,是因為人潮過多、電扶梯速度快,被害者因推擠而跌倒,致使頭髮捲入電扶梯之中,台北捷運公司還因為沒有確實管控人潮,造成意外發生而遭到市府罰款。

那,這跟取消左側通行有啥關係?
意外發生時,從月台到電扶梯一整個塞爆了,哪還有左側通行的餘地?問題根本是出在人潮,顯然該政策取消的原因跟掀頭皮意外一點因果關係都沒有!

於是有一天睡覺作夢時,有位乞丐不但托夢傳授醉羅漢拳,還順便告訴我,靠右站立之所以取消,安全考量固然是其一、也是世界趨勢,不過對台北捷運公司而言,主要原因是乘客長期靠右站立,導致電扶梯荷重不均而損壞故障,所以搭捷運的人,應該常常可以看到捷運工程人員把電扶梯圍起來修理。

不過捷運公司當初強力推了一兩年,好不容易才形成的「捷運禮儀」,如今想要「悄悄的」取消(Ex.廣播不再宣導、電扶梯旁標語變更),自然成效不彰,而經媒體披露後更是民怨四起,因此截至目前為止,乘客依然習慣靠右、電扶梯依然經常故障。

我住的地方附近有個捷運出口的電扶梯,非正式統計是平均兩週修一次,昨天又故障了,最近一週內,圍起來三次,其中兩天有看到維修人員。


晚上十點還在修理,看著他的背影我都覺得頗淒涼。


台灣高鐵和高雄捷運有鑑於此,因而不特別鼓勵或推廣所謂的「靠右站立是禮儀」,而是任由乘客自行選擇靠左或靠右;有趣的是,某一些在台北捷運受過良好訓練的旅客,在搭乘高雄捷運時,還會抱怨「沒水準」(不過有的人真的很糟糕,Wish You Love的blog寫得很詳細)。

不管有沒有水準,安全還是最重要的,不妨參考一下日本電梯協會的建議:



A.在電扶梯上行走是錯的。
B.坐電扶梯應站在中間以手能扶住把手為原則。
C.如果有人要從右邊(日本習慣靠左站立)通過呢?請也往右邊站,擋住他。

2008年7月14日 星期一

Chinese Taipei?

老王說:「ChineseTaipei翻譯成中華台北完全沒有疑義。」
我說,老王,你的英文...不只有疑義,問題還很大條!

查遍各大線上英文字典,Chinese只有兩種意思:1.名詞--中文,2.所有格--中國的、中國人的、中文的;所以Chinese Taipei不就是中國的台北?

Shoei對自己的英文能力尚有自知之明,於是某一天找了公司的加拿大同事來問問。

我們這位同事比爾‧羅素先生,本名威廉,不過他說威廉在英文裡面是比較嚴肅的名字,通常會改叫小名比爾,所以比爾‧蓋茲的本名其實是威廉‧蓋茲(比爾跟威廉...實在很難聯想...);他是位從小講英語長大的捷克裔加拿大人,高中時到日本當過一兩年交換學生,所以講日文也會通,工作之後,又去愛到移民加拿大的台灣美女,結婚後跟著老婆搬回台灣(我覺得他老婆是有計畫的...),在環境的驅使下,現在又學會北京話跟福佬話,並且講得相當流利而道地!

比爾先生雖然不是什麼哈佛博士,不過英文至少是母語,人家也是加拿大的工程碩士,或許沒資格去何嘉仁教書,但程度總不至於太差,而且某種程度上代表外國人觀點。

我:「Bill桑,請問Chinese有中華的意思嗎?
Bill:『中華是啥?Chinese意思就是「中國的」啊!』
我:「那Chinese Taipei在你們眼裡到底是啥意思?」
Bill桑皺了皺眉頭:『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用法...』
我:「是不是中國的台北的意思?」...相當誘導式的問案方式,到了刑事法庭上會慘遭辯方律師抗辯不具備證據能力,小朋友不要學...
Bill:『對啦,可是很奇怪的是,為什麼是中國的台北?通常我們會說Chinese food代表中國的食物、Italian food代表義大利食物...,那是因為很多國家都有他們自己的食物,所以要這樣區分;可是台北明明只有一個,而Chinese Taipei這種說法,好像是有好多個台北,有一個是中國的,一個是美國的,一個是日本的...balabala...』

所以說,結論出來了:
1. 本公司的外國人Bill,只知道「中國的」,不懂啥是「中華」(老實說我也不太懂...)
2. Chinese Taipei在外國人眼裡沒有中華台北的意思,而是中國的台北。
3. Chinese Taipei是個怪用法,代表台北很多個。

莫非Chinese Taipei隱含的意義遠超越中華台北,這根本是當年政府刻意安排的一個梗?
因為從現狀而言,台北確實有很多個:阿共仔認為台北是中國的,我們認為是台灣的,老美也可能覺得台北是他們的(基本上老美覺得整個世界都是他們的,況且台灣政府綠卡多多,根本是美國第五十一州),阿本仔覺得台北是極樂的...

哇,一個台北,各自表述,簡直是完美的把「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精神整個融入了呀~

只能說,偉大的政府不只是會玩文字遊戲,還相當深思熟慮,透徹的考量了英文的用法,進而兄弟吾人所獨創出如此精闢的國名啊!

2008年7月12日 星期六

第七次產檢‧廿週

今天中午我們去找周阿姨作4D超音波,太陽很大、很熱,於是ㄇㄚˇㄇㄚˊ「拜託」(老爸:其實是命令...Orz)ㄅㄚˇㄅㄚˊ買了好吃的粉圓,還幫周阿姨多買了一碗,謝謝她一直很照顧ㄇㄚˇㄇㄚˊ和一ㄚˇ一ㄚˊ。

到了檢驗室,因為還有一個阿姨在檢查,所以ㄅㄚˇㄅㄚˊ和ㄇㄚˇㄇㄚˊ就在等候室吃粉圓,ㄅㄚˇㄅㄚˊ還拿著相機一直幫ㄇㄚˇㄇㄚˊ拍照,真受不了他們兩個,還好等候室沒別人,不然真是有夠尷尬的!

周阿姨說我很乖,長得很健康,而且自動把頭往下轉,還幫ㄇㄚˇㄇㄚˊ把腫起的卵巢搬到旁邊,其實是因為ㄅㄚˇㄅㄚˊ上禮拜產檢之後,就常常告訴我,要幫ㄇㄚˇㄇㄚˊ把卵巢搬到上面,我很聽話的唷,雖然不能再用它當床墊,不過之後我要出來就方便多了~

周阿姨今天幫我東拍西照,仔細的作了很多檢查,還拍到我在打呵欠跟摸臉;她在醫院就是專門檢查新生兒缺陷的,ㄅㄚˇㄅㄚˊ說阿姨是專業的五樓!像ㄅㄚˇㄅㄚˊ就很不專業,阿姨在檢查的時候,他就拿手機對著螢幕錄影,後來被阿姨發現了就虧ㄅㄚˇㄅㄚˊ說:「我等一下會把檔案做成光碟,Shoei你就別在那瞎忙了。」

ㄅㄚˇㄅㄚˊ真是不專業的ㄅㄚˇㄅㄚˊ,誰叫我是第一胎呢?

腳丫丫來一張~


哈,我在摸臉啦!
本來周阿姨想看看我的耳朵,不過位置不太好,所以下次再看囉!


第二張大頭照唷!
把你/妳的頭往右邊倒45度,有沒有看到我在笑呢?


全身照來一張~



這次除了超音波,還有4D動態影像。
看不懂嗎?沒關係,我ㄅㄚˇㄅㄚˊ和ㄇㄚˇㄇㄚˊ研究了老半天,結論也是「醫生才會懂」...
其實很簡單,這是我的右側臉,我最喜歡在ㄇㄚˇㄇㄚˊ肚子裡摸臉了~


這是右前方45度角,我正企圖要摸臉,嘻嘻~
(老爸插兩句:跟右邊的超音波比起來,4D真的清楚多了,雖然還是看不太懂...)

2008年7月11日 星期五

就是要挺高捷!

這兩天有數則新聞提到,高雄捷運一年要虧四十億,大概一年就玩完了,雖然有六十幾億的平準基金可以提撥,不過顯然是杯水車薪,根據高捷公司預估,至少要每日要45萬人次搭乘,才能達到損益平衡,而目前每日只有8~10萬人次...

為什麼北捷可以賺錢賺到發三四個月的年終獎金,高捷卻要賠五到十年?

原因很多,包括人口比例懸殊、交通工具使用習慣不同、廣告效益差異等等,但除此之外,另外有一個不見得人人都曉得的原因:建造成本的攤提。

台北捷運建設支出,初期路網中多數由中央政府買單(中央50%,台北市36.875%,台灣省13.125%),捷運蓋好之後中央政府直接送給台北市政府,而後台北市政府又以每年一元的價格,分五年賣給台北捷運公司,所以從北捷的財務報表上,完全看不到幾千億的設備與土建進行成本攤提。因為沒有設備攤提的問題,從85.03.28木柵線通車開始,86.03.28淡水線部分通車(淡水-中山),第一年、第二年賠錢,第三年開始當年度即產生盈餘,算是世界上極少數營運不到五年就開始賺錢的公司(事實上絕大多數的捷運系統是賠錢的)。

很有趣的是,開始賺錢的87年度,綜合計算木柵線與淡水線(淡水-台北車站)的乘客數,台北捷運平均每日搭乘人數也不過16.7萬人次

高雄捷運則依照BOT之精神,由政府與民間按比例分攤一千八百多億元,必須逐年攤提設備之建造成本,如果一年只賠四十億,我覺得還算低估了(當然要看高捷打算分幾年攤提)。

相較之下,北捷員工真是爽翻了,做到第三四年就開始可以分紅,而高捷員工不但短期內別肖想領什麼年終獎金,甚至照媒體的說法,明年公司就要倒了。

儘管高捷建設過程風雨不斷(其實北捷也好不到哪去,只是被淡忘了),身為高雄人,捷運對我而言,是驕傲、也是進步的一大象徵,當然還有許多的缺點,需要受到大家的監督和批評,不過有時候看到新聞的惡意批評,實在叫人一肚子火。

當新聞媒體在唱衰高捷明年就會倒的同時,是否也該把北捷當年的財務結構跟全國人民報告一下?畢竟,北捷員工領到的優渥獎金,可是當年全民的納稅錢所造就的啊!

2008年7月9日 星期三

八分之六,這學期的成績好差啊...

檢視三年來的成績,大概只能用每況愈下來形容了...(泣)

雖然很認真上課,考前還特地把八天婚假拿來當溫書假用,可是結果跟想像中還差真多;
只能說,人事已盡,但聽天命。

老婆安慰我說,能all pass已經很厲害了,而且還花很多時間照顧她和肚子裡的寶寶,所以要請我吃大餐以示慶祝!

哈,老婆人真好~

那...我可以把成績不好,牽托給老婆肚子裡的牙牙嗎?


2008年7月8日 星期二

別鬧了,法官大人!

台灣的民眾普遍不信任法院,除了過去行政權高度干涉的歷史因素之外(例如著名的「死刑可也」),有時法官因為過度拘泥於法條規定,而做出了一些襲胸、強吻無罪的怪判決,也實在叫人匪夷所思...

就像今天要聊的97年度選訴字第1號,一樣無罪得莫名其妙。

故事是這樣的:有個C立委,在今年的立委選舉中,因為選情緊繃,於是拿了五萬元去找A樁腳,要A幫忙「到摳人」、「到喊票」,沒想到A是對手B的人馬,而過程被錄影、錄音,並交由檢察官起訴;法官在判決書中指出:1.錄影內容為合法取證行為,但無聲音且非A所述之96.11.14送賄當日,而是96.11.22下午A退回C之賄款,C抗辯該款項是A給的政治獻金,故無法據此證明A賄選;2.MP3錄音內容未經當事人同意,侵害憲法所保障之秘密通訊自由,屬於違法取證行為,該MP3不具證據能力。

其他還有一些不太重要的理由,就不節錄了。總之,法院的結論是,欠缺明顯足以認定C賄選之證據,「本院綜合公訴人所提出之上開證據及卷內之所有直接及間接證據後,認為尚無法達到令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被告C獲得無罪判決。

法官大人在上述兩個證據中,長篇大論的透過證據法則,論證有無違反刑事訴訟法中通訊監察處分,以確認檢方提出的證據是否違法取證,是否具備證據能力,同時引用憲法位階的基本權保障規範,看起來真是超有道理的!

但,果真如此?

證據法則對於違法取證之限制,乃是用於規範國家檢察與司法警察機關(含警察、調查局、憲兵...等),避免國家機關於偵察犯罪時,產生對人民權利的侵害,落實憲法中所保障的各項權利;所以「國家機關」是一大重點,而本案法官花了大篇幅闡述、證明,可是事實上國家機關並非蒐證的主體,蒐證者A與被侵權者C都是一般人民,因此應該討論的是「基本權第三人效力」的問題,而不是違法取證。

不只學說上如此,最高法院在97.2.21作出的97年台上字第734號判決,當中也指出,刑事訴訟法上的證據排除原則,是在約束違法偵查、警察機關的不法取證,不包括私人之違法取證,私人違法取證不適用證據排除原則。顯然台中地院審理C立委賄選案的法官,不是沒注意到最高法院的見解,就是不認同最高法院的見解...

不管如何,本案的法官大人寫了那麼多佔篇幅的東西,但其實一點用也沒有,而且還一整個錯;
法官大人,你累了嗎?

基本權的保護規定,被視為對抗國家而設置,因為國家握有強大的權力,其行為可輕易對人民造成權利侵害,因此有以憲法限制的必要性,而遵循憲法而制訂的某些法律,因性質在於對抗國家,故不可適用於人民間的爭議,例如保障秘密通訊自由權的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簡稱通訊監察法或通監法)就是一例;如前所述,受該法所規範者是國家機關,並不適用於人民,而我國亦無規範人民之間監聽有違證據禁止原則的法律,此時就必須透過第三人效力的學理,來解決爭議。

所謂第三人效力,簡單來說,是針對當事人雙方皆為人民,而互相發生基本權衝突時,如何適用憲法所保障的基本權的問題,學說上有直接適用跟間接適用兩種不同意見,再講就有點複雜,畢竟這是半調子法律教室,太難的理論就不多說...(謎之音:其實是自己也不懂吧?)

總之,證據蒐集行為必然有某種程度的侵害到對方的基本權領域,即所謂的「私人不法取證」,當侵權行為發生於人民之間,如何界定一個證據是否具有證明能力,而可作為法官形成心證時的參考資料?還是違反證據使用禁止原則,為無效之證據?

我國刑事訴訟法對此並無明確規定,部分學說與實務(實務就是指法院),則提出權衡理論作為解決方法,審酌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之均衡維護,加以認定有無證據能力。不過這種作法相當模糊,如何審酌、如何權衡,由法官依個案進行審理判斷,完全仰賴法官的結果反而容易產生弊病,因此在德國已經是退流行的學說了,因此台大法律系林鈺雄老師提出德國的新說-三階理論。

三階理論將私人活動分為三個領域,對此三個領域,有不同的證據蒐集禁止規範:
1.隱私領域 - 落於這個領域的私人活動,可以絕對對抗一切的基本權侵害,絕對禁止任何證據取得,因此屬於此領域的證據不具備證據能力,不得為法官採用;
2.純私人領域 - 落入此領域的私人活動,雖有保護的必要,但並非絕對的,而必須依個案狀況衡量;
3.社交領域 - 落入此領域的私人活動,其性質上已經是公開行為,因此沒有基本權保護的必要性,得作為合法的證據。

三階理論雖然仍有個案裁量的部分,但是已經畫出分界線,使得法院在證據能力的裁量上,能有相對合理的結果;不過學說雖然來自德國,但德國聯邦憲法法院也曾經作出令人匪夷所思的判決:在某一連續殺人案件中,將疑犯記載個人人格剖析的日記,歸類於純私人領域而非隱私領域,而認定該日記據有證據能力,據此將嫌犯定罪。這個判決顯然為了定罪而違反三階領域操作,德國聯邦憲法法院因此遭到學界嚴厲的批判,林老師就曾說:「如果個人日記都不算隱私,還有什麼可以劃入隱私領域的範圍?」

雖然這不是一個完美的理論,但是拿來用在C立委賄選案,也不至於產生爭議。

本案兩大證據-監視錄影帶與MP3,法院認為前者具有證據能力,但無法直接證明賄選行為,後者雖可直接證明(「拿五萬元到摳人」),但不具備證據能力;倘若MP3具證據能力,兩者相互配合,也許判決結果又不同了,因此MP3的證據能力是本案的關鍵爭點。

套用三階理論:
1.MP3錄音場合是在樁腳A家中客廳,且現場還有其他人,是否屬於社交領域也許有爭議,但絕非隱私領域;若是社交領域則並無基本權侵害問題,證據可使用,若認定非社交領域,則落入純私人領域的範圍。
2.若MP3錄音為純私人領域,C立委遭侵害者為秘密通訊自由權,但樁腳A錄音之內容與疑似賄選案相關,賄選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之重罪(公職人員選罷法第99條),故屬於高度公共利益相關之事務,秘密通訊自由於此無保障之必要性;因此該MP3錄音並非私人不法取證,故具有證據能力,得為法官裁判之基礎。

如此一來,檢方提出的兩大證據皆能使用,最後結果會不會改變,還要看雙方言辭辯論攻防的情形,但至少被告C立委的律師得忙上好一陣子,想辦法去證明「五萬元到摳人」不是賄選金;目前本案已上訴至高等法院,等高院的判決出來,大家再看高院法官的見解究竟會跟最高法院一致,還是選擇跟地院一樣。

如果是後者,只能說...
別鬧了,法官大人!

以筆殺人,勝於刀槍

同一件事,卻可以有完全不同的報導方式,用筆殺人果然厲害。
我想第二篇的記者一定很痛恨陳幸妤吧!


******************
吳淑珍腳骨折 陳幸妤:骨質疏鬆 TVBS 廖盈婷
前第一夫人吳淑珍,傳出6月下旬骨折送到台大就醫,初步了解,應該是照顧疏忽,吳淑珍還上了石膏,需要治療1個月;而面對記者詢問,陳幸妤表情嚴肅,表示吳淑珍骨質疏鬆,胃口也不好,但是台大已經夠好了,不需要趙建銘回來幫忙照顧。

住進信義區豪宅1 個多月,前第一夫人吳淑珍就傳出居家照顧不注意,骨折了。記者:「請問一下媽媽是不是骨折?」前總統女兒陳幸妤:「對啊,骨折啊,骨折啊。」記者:「那是什麼樣的狀況,怎麼受傷的?」陳幸妤:「因為他骨頭不好,長期又沒有運動啊,所以就骨質比較疏鬆,所以不小心就斷掉。」

記者:「有跌倒嗎?」陳幸妤:「沒有啦,她又不會走路,怎麼會跌倒。」記者:「那是腿還是腳?」陳幸妤:「我不會講啦,我又不是骨科,腳吧,腳啦腳啦。」

天氣熱,加上身體虛,吳淑珍狀況很不穩定,6月下旬到台大醫院上石膏治療,還一度傳出在台南的女婿─骨科醫師趙建銘要北上照顧岳母。

記者:「有希望趙醫師從南部上來幫忙?」陳幸妤:「沒有啦,台大醫師那麼好,怎麼還需要趙建銘。」記者:「是不是因此沒辦法吹冷氣?」陳幸妤:「她沒用石膏的時候,本來就不吹冷氣,她身體本來就不好啦,就包石膏啦。」

記者:「腳的部分,會不會影響身體其他部分?」陳幸妤:「當然會影響啦。」記者:「所以她現在身體狀況很糟糕嗎?食慾不好嗎?」陳幸妤:「你想嘛,你如果斷一腳食慾會好嗎 ?」

面對母親的病情,陳幸妤表情嚴肅,憂心寫在臉上,倒是立法院藍綠雙方立場鮮明。立委邱毅:「照顧一下吳淑珍,讓他骨折早日康復,以方便國務機要費的審理,讓她可以順利出庭。」

民進黨立委葉宜津卻很擔心,因為夫人下半身沒有知覺,導致骨折發現得晚,病情變嚴重;而陳水扁辦公室保持低調,針對夫人病情沒有進一步說明。


******************
媒體問扁嫂 陳幸妤不耐:你斷一隻腳會好過嗎? NOWnews(原東森新聞) 政治中心/台北報導
傳出扁嫂吳淑珍骨折,到底傷的如何?她的女兒陳幸妤今(8)日上班時,看到記者,原本不打算多談,後來還是簡短說明,但吳淑珍到底傷到哪隻腳?又是怎麼受傷的?陳幸妤顯的有些不耐煩,回應記者說,「如果是你斷一隻腳,你會好過嗎?」

「你們又要幹嘛啦?」今天一早上班又看到記者,陳幸妤沒給好臉色,但一聽到記者這次來是關心媽媽吳淑珍傳出腳骨折的消息,原本要走進診所的她,突然停下腳步。

面對記者追問,陳幸妤顯得有些不耐煩,對於有媒體報導吳淑珍有意找女婿北上治療腳傷,陳幸妤回答「台大較好」,令人玩味。

至於吳淑珍到底傷到哪隻腳,以及如何受傷?陳幸妤顯得有些不耐煩,她說,「如果是你斷一隻腳,你會好過嗎?」逮到機會,記者一次問個夠,陳幸妤雖然沒給好口氣,但也耐著性子有問必答,也算難得了啦!

2008年7月3日 星期四

第六次產檢‧十九週

ㄅㄚˇㄅㄚˊ今天又帶ㄇㄚˇㄇㄚˊ和我去醫院找周阿姨。

今天公車上的人很多,我們沒有位子坐,剛好站在三個坐在博愛座的「少年阿伯」旁邊:第一個最年輕,他好像脖子不舒服,一看到大肚子的ㄇㄚˇㄇㄚˊ就轉頭看窗外;第二個大概四十來歲,大概上班很累,一坐好就馬上睡著,但睡得不好,眼珠在眼皮下轉啊轉;第三個也是四十幾歲,穿著白色襯衫打領帶,好像很有成就,有成就的人都很辛苦,整個頭髮都白了,比我阿公還老很多。

ㄅㄚˇㄅㄚˊ本來想幫他們拍照,貼到部落格上,讓讀者們知道,在內湖園區上班的男人,雖然錢錢可能賺很多,可是他們的身體都比大肚子的ㄇㄚˇㄇㄚˊ還要虛弱很多很多,所以要坐在博愛座休息,不過後來ㄅㄚˇㄅㄚˊ覺得這些阿伯,可能不希望身體不好的事情讓太多人知道,所以又把相機收起來了。

今天周阿姨幫我量頭的大小、看心臟和血流的樣子、聽心跳聲,還有檢查我的眼睛、嘴巴、手腳,我很乖都長得很健康喔!周阿姨說ㄇㄚˇㄇㄚˊ的卵巢囊腫跟我一樣大,我躺在上面睡得很舒服,可是心臟看不清楚,所以我們下禮拜還要再去照一次。

還有,周阿姨對著人家的屁股照了照,然後跟ㄅㄚˇㄅㄚˊㄇㄚˇㄇㄚˊ宣布:是ㄇㄟˇㄇㄟˊ唷!

ㄅㄚˇㄅㄚˊㄇㄚˇㄇㄚˊ睡覺前說,希望遇產期是11.29的我,會像同一天生日的林志玲阿姨一樣漂亮善良...我會努力看看的啦,不過,你們要不要先照一下鏡子啊?

我的第一張正面大頭照耶,好害羞啊~


上次拍過手指,這次換腳丫

2008年7月2日 星期三

「莊國榮事件」教我的事

現在談莊國榮遭政大不續聘處分事件,似乎lag太久了,不過沒關係,玩老梗是我的一貫作風,看倌們忍耐一點,文章還是可以不錯看。

如大家所知,莊國榮助理教授之所以遭政大以不續聘處分,是因為在一次總統大選的助選活動中,慷慨激昂的引述壹週刊報導,以不雅的言詞「白天乾女兒,晚上幹女兒」,涉嫌侮辱對手陣營的總統候選人(當今聖上!)已過世的父親(先皇?),引起社會反感,最後經政大三審三級教評會決議,以「行為不檢,有損師道」為由,將之處以不續聘並報呈教育部。

這個案例暗藏幾個法律問題:

首先,言詞侮辱馬父的部分,該當刑法312條的侮辱先人罪,根據該條規定,侮辱罰金三百,誹謗則可判刑一年以下,這某部分可說明為何馬家人並未提告:「侮辱」只要把電視台的畫面提出即可證明,但才罰三百沒什麼搞頭;「誹謗」可以把人抓起來關,但卻必須透過法庭上言詞辯論的攻防,恐怕只會越扯越爛污。刑事之外,另可提起民事上的侵權賠償請求,理由應該差不多,不一定告得贏,贏了也賠不了多少錢,反而對候選人本身的支持度有所傷害。
另外需注意的是,刑事責任上,儘管莊主秘發言有所本,但刑法310規定:誹謗涉及私德而與公共利益無關者,不得以證明所言無真而免責;也就是說,就算莊主秘依據壹週刊報導,仍然有誹謗的犯罪事實。民事部分則很有趣的規定(民法195條),除非基於身份法益上的情節重大,否則名譽權是專屬個人所有而不得繼承;這句話正常人應該看不懂,簡單來說,名譽受損馬父必須自行提告,其子女配偶不能因為馬父已死而代提告訴,但如果被侮辱的情況很嚴重,則不受本條條文限制。
至於要多嚴重?去告告看法官就會跟你說...

其次,政大的三審三級教評會也是很有趣的。
我國法院有所謂三審三級-地方法院、高等法院、最高法院,對判決不服氣的人,可以由低而高一層一層往上告,確保當事人不會被冤枉;前兩級針對案件事實進行徹底的審查、辯論,以求發現真正的事實,第三級則針對前審法官有沒有用錯法條進行審理,可贊同前審判決,不贊同則予以駁回,發回高院再審。
政大的教評會號稱三審三級,包含系、院、校三級審,從新聞報導的描述看來,顯然跟法院的設計不太一樣:前一、二審作出停聘一二年或停薪處分,三審則直接作出不續聘決議並定讞,完全架空前審,建議政大以後改校評會直接審查,就別浪費人力時間了,才能呼應總統的節能減碳理念啊!
除了詭異的審級制度外,最有趣的地方在於委員之一的政大理學院陳良弼院長,曾因涉嫌性騷擾學生而辭去清大教職,不曉得這樣子的爭議性人物,怎麼還能擔任地位近似合議庭法官的校評會委員,而對他人作出「行為不檢,有損師道」的處分?

政大校教評會依據教師法第14條第1項第6款規定「行為不檢有損師道,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者」,對莊國榮助理教授處以不續聘處分,並呈報至教育部,「報請主管教育行政機關核准後,予以解聘、停聘或不續聘」;因此等教育部核准政大的申請後,莊國榮將確定不續聘。

從字面上來看,不續聘似乎沒啥大不了的,就是學校跟老師不再續約而已,換個學校應徵就好了嘛,新聞幹嘛炒得那麼厲害?莊國榮及其支持者又在唉唉叫什麼東西咧?

問題在於不續聘的理由。

教師法第14條第3項規定「有第一項第一款至第七款情形者,不得聘任為教師」,教育人員任用條例,其中第31條第7款規定「行為不檢有損師道,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者,不得為教育人員。」這兩條規定其實很像,差別在於教師法14條的結果是,莊國榮無法再擔任教師,而教育人員任用條例則是,莊國榮連教師以外的其他教育人員都不能擔任,儘管政大方面加註「只是不續聘,並不是要讓莊國榮終生無法當老師」,但法律既然如此規定,就不是隨便加註幾個字可以改變的。

於是乎,莊國榮的工作權遭政大剝奪了;當然,教育部還沒下決定,就算核准,也可以再提行政訴訟,最後還可以聲請大法官釋憲;不過一旦走向訴訟,自然曠日廢時,這段時間莊國榮無法從事任何教育工作,浪費了一位優秀的法學博士,最後官司贏了、人也老了,政府還要為了政大幹的蠢事(糟糕,這裡也有個幹字耶!),花你我的納稅錢進行國家賠償。

當工作權對上「師道」,誰重要?我們的哈佛法學博士提到了比例原則

我國偉大的立法委員與新聞媒體,經常把「比例原則」四個字掛在嘴邊,不過看起來瞭解的人少、誤用的人多。如同維基百科上說的,比例原則是德國憲法學上的重要原則,歐陸法系國家(ex.台灣)的違憲審查往往依循此一原則進行;比例原則下包含三個子原則:適當性、必要性跟狹義比例原則。

適當性原則又稱合目的性原則,意指法律規定或國家行為必須合乎其目的、有助於達成目的,而其目的必須正當,也可以說是「目的正當性」;
必要性原則,意指法律規定或國家行為,是達成目的所必須要這麼做的、是侵害最小的,可以說是「手段必要性」;
狹義比例原則,意指法律規定或國家行為,與目的之間必須具備相當的平衡關係,也就是孔子所說:「割雞焉用牛刀」,以及德國學者Fleiner:「警察不能以大砲打麻雀。」(Die Polizei soll nicht mit Kanonen auf Spatzen schiessen)。

本案以行為不檢為由,剝奪莊國榮的工作權:
1.其目的在於「維護師道」,教育者為人師表、影響後世深遠,行為不檢者自然不適合任教,故目的具正當性。
2.莊國榮發言固然不當,但除不續聘處分,應該還有暫時停職、記過、要求從事特定公益...等可能的處罰,剝奪工作權顯然不該是必要的手段。
3.講了一個粗鄙的字、一句髒話,就要被剝奪工作權,顯然就是用大砲打小鳥,違背狹義比例原則。
從上述,顯見政大之處分違反憲法位階的比例原則,該處分有違憲之虞;個人認為,如果政大因為某些原因,真的非要攆走莊國榮不可,應該換個不續聘的理由(但恐怕找不到),或是私底下講明的拜託他辭職。

但儘管總統府明示,政大卻依然故我,而某些無知的媒體、名嘴、民眾更在一旁拍手叫好,所謂的「師道」其地位一瞬間遠高於憲法位階的工作權保障,而且只針對特定人發酵,性騷擾無事、講髒話有罪,看了真叫人直搖頭。

只能說,政治大學,真是校如其名...

從「小孬孬」到「幹女兒」,莊主秘的發言引起很多人的反感,甚至連前教育部長都跳出來痛批「師道無存」;師道這個大帽子適不適合扣在莊國榮頭上,也許是見仁見智的問題,不過莊老師教得好不好、夠不夠格當老師的問題,似乎更應該聽聽他的學生怎麼說,而不只是由一群局外人來作決定。

所以,無聊的講完了,來點感性的吧~
遇見‧莊國榮--莊國榮,一位我所敬愛的老師,深耕我心中的花園,帶領我們勇往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