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6日 星期日

全國首次地方性公投,在高雄

這個週末,高雄市完成了全國第一次的的地方性公民投票,公投題目是表決是否將學校改成小班制(低於25人),公投結果是:未達投票門檻不通過。

前一陣子才批判過我國現行公民投票法-《人民的究極武力-公民投票》,這次高雄市舉辦的公民投票剛好成為最好的案例。

台灣前三次舉辦的公民投票,都被泛藍政黨與支持者認定是:1.公投綁大選是權謀;2.公投題目無意義;因此連著三次的結果都一樣,未達投票門檻。

好了,這次高雄市舉辦的公民投票,獨自舉辦未和其他選舉合併,沒有公投綁大選的問題,而且題目跟重大教育政策有關,應該沒有人敢說這沒意義,那為什麼結果還是一樣未達投票門檻?

前幾次全國性公投都提出反對意見、都不投票的人,出來解釋一下吧?

神智還有點清醒的人,快點跟著蔡丁貴教授的腳步,要求立法院修正公投法,否則,你我的公民投票權,就會永遠被冰封在這一部鳥籠法案當中,永無行使的可能性。

[轉貼] 國際媒體觀察:陳水扁聲押的台灣形象

原文轉自「MJ:簡單讀英文

======================

台灣因為陳水扁聲押事件而登上國際版面,這是觀察國際報導的好時機,也是對比國內媒體是否過於激化的好機會。

今天(2008.11.12)聯合報有一則新聞頭條是:扁遭收押 國際媒體大篇幅報導(連結可能失效),裡面舉了許多國際知名媒體對此事的報導,講得很像全世界都認同此次收押,是台灣國恥,或者全球都跟國內媒體一樣感到超級振奮,連入監獄得脫光光檢查也寫,似乎跟此有人不共戴天仇。十分有意思。

但且讓我們一手來看看國內媒體似乎遺漏的部分吧,一如我前兩次已經說了,國際上已有媒體開始注意到台灣有條惡法,可讓檢察官不經起訴就直接押人。我比較想看看是否有更多國際媒體有進一步注意到此事。

我不舉一般通訊社比如路透、美聯這類通訊社,因為他們有時報導會比較粗糙,直接引用國內媒體資料。我們看看大家耳熟能詳的美國全國性報紙:

華爾街日報:兩句話斃了台灣檢察官

Mr. Chen's accountant and three of his senior advisers already have been detained in the corruption case but not indicted. Prosecutors in Taiwan are allowed to detain suspects for four months before an indictment.

No evidence in the case has been made public. Taiwanese law requires all information be kept secret during an investigation.

(全文)


在談論此次陳水扁聲押時,華爾街日報在文章中特別分段說明,台灣檢察官可不經起訴就直接把嫌疑犯押上好幾個月。

它又另開一段特別說明:本案都還沒有任何證據攤在陽光下給大眾瞭解。

華爾街日報會把這個聲押背後的法條開出兩個段落來說明,顯然是要它的讀者瞭解,「這件事,外界都還看不到任何起訴證據,人犯就直接被檢察官關起來了。」

華爾街日報怎麼形容陳水扁呢?

Mr. Chen's stance alienated many voters, but many Taiwanese view him as almost a folk hero for his role seeking international recognition for the island.


這句話很恰如其份,許多台灣人認同他追求台灣國際認同的角色,並視他為英雄(folk hero..有點傳奇性人物)。


紐約時報:馬走上終極統一路線

The detention is the latest chapter in a series of political dramas that have been unfolding in Taiwan for a few years as the island's two major parties, the Kuomintang and the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 have bickered over relations with China and traded accusations of corruption.

(全文)

紐約時報沒有提到聲押的是怎麼回事,但把此事定調在:這是國民黨與民進黨多年來的惡鬥,這個惡鬥指的是雙方如何看待中國的態度,同時也指出雙方其實都有相互指控貪污的事情。言下之意,頗有用台灣兩黨喜歡用司法惡搞對方的意味。

紐約時報對於陳水扁的形象也有如下描述:

A populist with a penchant for fiery rhetoric, he was known during his two terms for his strong opposition to Beijing and his insistence that Taiwan, which separated from China in 1949, was not a province of the mainland.

亦即他力抗北京,並強力主張台灣不是中國的一省。(加分,免費為台灣宣傳)

但這裡用了一個populist(群眾主義者)的字眼來形容陳水扁。populist有人翻做民粹,但我一直搞不懂「民粹」是什麼意思。我用個比較粗淺的方式來比喻這個字眼,電視節目。一般商業電視台可視為populist,電視台會注意觀眾喜歡看什麼,留意收視率,然後投其所好,好一點的像「星光大道」老少咸宜,但若過份的話就像「霹靂火」這樣喜歡大灑狗血。因此講陳水扁是populist有點說他喜歡「討好選民」的意思。

跟populist相反的就是elitist(菁英主義者),公視可視為這種代表,它不需要因應觀眾喜好來播節目,而是依照他們認為觀眾該看什麼節目來播放,反正又不需廣告收入,不需媚俗討好市場。但若太走菁英制,有時也會跟市場脫節,比如現在的馬英九與劉兆玄也有這種傾向,他們不認為需傾聽民意,「反正只要聽我領導就好了,選民有我的睿智嗎」。也因此你看馬劉對於許多政策,甚至是野草莓運動都展示出一種十分輕蔑的態度。(以上比喻若有失真,歡迎指正)

紐約時報在報導陳水扁的同時,還有一段描述馬英九的:

Mr. Ma, who took office in May, has pushed for closer ties with the mainland and opened the possibility of eventual reunification.

它寫:馬英九力推與中共更緊密的關係,為未來終極統一做鋪路。

馬總統,或許在國內大家現在霧裡看花,不知道您的態度,但為何紐約時報可以把您的作為看得這麼清楚呢?怪哉!


Marketwatch(道瓊公司的專業財經網站)

On Tuesday Chen was questioned for about five hours by prosecutors, who subsequently arrested him under a Taiwanese law that enables authorities to imprison a suspect for as long as four months before indictment.

Newspapers across Asia Wednesday carried front-page images of Chen, handcuffed hands raised over his head, in an apparent gesture signaling he is a martyr defending Taiwan's democracy and sovereignty.

(全文)

Marketwatch的文章同樣點出陳水扁的收押,是在沒有起訴的狀況下直接收押,這是台灣特有的法令。

它另描述陳水扁那個高舉手銬高喊台灣民主與主權的畫面,塑造烈士形象。

以上我只稍微舉了三家重量級國際媒體的報導,我們可看出三點:

1. 陳水扁是在沒有起訴的狀況下,直接被關起來;

2. 檢方還沒公布任何證據;

3. 馬英九與中共關係密切,有朝終極統一前進的傾向。

看得出來嗎?嗅得到政治味嗎?別再跟我說這完全是「司法獨立」的事了。此事放在國內,媒體所報導的貪污總額已經累積到了10億。

但你看這麼注重財經數字的包括華爾街日報、道瓊的MarketWatch根本都沒寫這些金額,它只輕輕問了兩句話,國內的檢察官就露出馬腳了:

1. 請問為何還沒起訴,就可把人關起來?

2. 請問證據公布了嗎?

昨天我看到有個台老美的部落格寫說,國內檢察官若喜歡玩這種「沒起訴先押人取供」的花招,應該可去Guantanamo應徵工作(看過Tom Cruise主演的A Few Good Men嗎?),裡面有不少同好。

啊?檢察官不知道Guantanamo是什麼地方?那麻煩去請教李昌鈺博士如何?

2008年11月14日 星期五

嬰兒背帶

以前公司的同事,一知道牙牙出生,就很有情有義的說要來探望老婆和牙牙,儘管我不想勞師動眾,還讓他們特地到醫院一趟,但終究還是攔不住眾人的熱情,而且還準備了我肖想很久的嬰兒背帶作為禮物,真是太感動了~


兩袋精美的包裝。




首先打開的是Combi嬰兒背帶的防風套,可以套在嬰兒背帶外面,天氣冷的時候就不怕寶寶吹風,照樣可以背在胸前。




有五種使用方式,不過有些必須配合Combi出的背帶才行。




BabyBjorn嬰兒背帶,可以把寶寶正背或反背。




防風套,很大一件,還有一個小袋子方便收納。




跟防風套同樣是紅色的背帶,特殊的插銷、卡榫設計,試用的時候覺得操作很方便,不過不曉得為什麼,看著那個紅色的X,我一直想到蜘蛛人...




真是一組漂亮又實用的好物,在此代替牙牙感謝各位叔叔伯伯!

2008年11月10日 星期一

產檢最終回‧卅七週+二日

今天一早起床,ㄅㄚˇㄅㄚˊ就帶ㄇㄚˇㄇㄚˊ和我到醫院,ㄅㄚˇㄅㄚˊ提了大包小包的東西,搖搖晃晃的帶著我們辦理住院手續,ㄇㄚˇㄇㄚˊ花了一點時間在護理站作登記、簡單的檢查,然後護士阿姨帶我們到病房。

因為ㄅㄚˇㄅㄚˊ和ㄇㄚˇㄇㄚˊ前幾天才決定要提早一週剖腹把我生出來,所以來不及預定單人病房,我們只能住雙人房,隔壁住了一位日本太太,講電話輕聲細語的,於是ㄅㄚˇㄅㄚˊ和ㄇㄚˇㄇㄚˊ講話也很小聲,怕吵到人家。

護士阿姨推來一台機器綁在ㄇㄚˇㄇㄚˊ的肚子上,要測量我的心跳和子宮收縮的頻率,都弄好之後ㄅㄚˇㄅㄚˊ就去上班了,剩下ㄇㄚˇㄇㄚˊ跟我待在醫院,ㄅㄚˇㄅㄚˊ本來怕ㄇㄚˇㄇㄚˊ會很無聊,可是ㄇㄚˇㄇㄚˊ說她可以睡覺保持體力,所以沒關係。

後來周阿姨來找ㄇㄚˇㄇㄚˊ,帶我們再去作生產前的超音波檢查,阿姨這次說我的臉看起來很肉,奇怪上次不是說臉是瘦長型的,像ㄅㄚˇㄅㄚˊ一樣嗎?

ㄇㄚˇㄇㄚˊ晚上跟ㄅㄚˇㄅㄚˊ說,我看起來肉肉的很可愛,而且有點像四舅公;奇怪,櫻桃姊姊、蘋果哥哥也是,為什麼大家都長得像四舅公呢?

政客說的話還真不能信

野草莓學運/冒雨靜坐卻搞烏龍? 邱毅:抗議錯人啦!

『國民黨立委邱毅今(10)日上午強調,「集遊法」是民主政治的「惡法」,自己因此法坐牢、是「受害者」。』

===============================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刑事判決93年度矚訴字第1號

判決主文:
辛○(邱毅)犯首謀聚眾妨害公務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本案事實:
辛O(邱毅)為現任立法委員,民國93年3 月20日為中華民國第11屆正、副總統選舉日,當晚開票後,中國國民黨候選人連戰、宋楚瑜以29,518票落後,其高雄縣、市地區支持民眾因質疑選舉不公,而要求查封該區域之全部投開票所所有選票(含有效票、無效票、選舉人名冊等)及驗票,陸續群聚於高雄市前金區市○○路171 號前即臺灣高雄地方法院(下稱高雄地方法院)及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高雄地檢署)市中路門口前抗議......

判決理由:

...
三、論罪科刑部分:
 ...
 (二)
 ...被告此部分所為,係犯刑法第136條第1項首謀聚眾施強暴罪、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及第354條毀損罪。...一行為觸犯構成要件不相同之罪名,為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之首謀聚眾妨害公務罪處斷。另其違反集會遊行法及首謀聚眾妨害公務罪間,有手段目的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首謀聚眾妨害公務罪論處。

===============================

大立委以為小國民都不會查判決書嗎?

大立委,請容小民提醒你,你是因為站在戰車上,命令戰車駕駛衝撞法院大門,造成警方人員受傷及法院鐵門損毀,一共違反「首謀聚眾施強暴罪」、「傷害罪」、「毀損罪」,並同時違反集會遊行法,數罪合併論處後,判決論以首謀聚眾妨害公務罪。

大立委的犯罪行為實在跟違反集會遊行法差太遠了。

你老人家年紀也不小、社會地位又有兩三層樓那麼高,還要趁這個時候跑出來,消費一下那些在寒風中淋雨抗議的學生嗎?

有些政治販子就喜歡愚弄善良的百姓,偏偏又有些人不愛思考,喜歡被愚弄,好意去點醒他們,還會被嗆回來。

不過話說回來,儘管邱大立委愛鬼扯又會衝法院,不過好歹他是站在戰車上喊衝,雖然被判刑時也不免俗的哭喊「司法不公」、「政治迫害」,倒也還乖乖進去關,然後放出來又繼續鬼扯。

比起國民黨在2000、2004把群眾弄到凱道去守夜,自己回家睡覺;比起民進黨圍城把人弄上街頭之後,就拍拍屁股走人;邱大立委似乎算是比較有guts、比較對得起支持者的政治販子了。

再推薦一次:
暴力,衝組,被放生的人民

2008年11月8日 星期六

人權,正在爭取中...

當媒體還在沈溺於討論,究竟是警察還是民進黨比較暴力的議題中,有一群青年學子在大學教師的代領下,從11月6日起在行政院前靜坐,針對國安局、警政署在陳云林來台期間,所為各種侵害人權之事表達抗議。

11月7日下午,如新聞所報導的,警方發動了數波「柔性」驅離措施,相對於水車、警棍、鎮暴部隊,用搬的、用抬的,算是柔性了;學生們被抬上警備巴士後,載到辛亥路附近放下,之後他們選擇繼續轉進「自由廣場」,也就是18年前野百合運動之處。

18年前,我還很幼齒,過著每天唸書考試的日子,有一天上課時,老師在講台上談及當時正在如火如荼進行的三月學運,老師告訴我們,「大學生就是應該要好好唸書,沒事學人家搞什麼學運?」

學運的結果是:總統李登輝依照對學生的承諾,陸續召開國是會議、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並終止「萬年國會」的運作;自此,台灣的總統任期受兩屆限制,不再是連選得連任至死方休的終身職,國會全面改選,委員不再是坐輪椅、吊點滴、只會舉手投票的老代表;台灣的民主發展,又往前跨進一步。

已經享受民主成果十幾年的老師,您現在還會覺得,那些抗議的學生,是沒事找事作嗎?

過了18年,又有一群「不好好唸書,沒事搞學運」的學生,他們的口號是和平與人權,訴求是很簡單、明確的三項:

1. 要求馬總統、劉院長為政府侵犯人權的行為道歉。
2. 要求國安局長、警政署長下台負責。
3. 修改不合理、行政干預過度的集會遊行法。

然而,11月6日下午警方將大學生驅離後,剩下發起人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留在現場,根據本人說法,他遭到十名左右的警察包圍,在隔開媒體之後,肚子一拳、手被抓住、重要部位遭膝蓋攻擊...




儘管如此,學生們與警方依然保持友善良好的互動,並不斷強調「警方很辛苦,希望民眾不要和他們產生對立情緒」。

同樣在蔣介石銅像前,過了將近20年,訴求不同了,廣場名稱不同了,但媒體卻同樣對他們的行動污名化,某些媒體不斷指責學運缺乏正當性,不斷把學運與民進黨、暴民劃上等號,不斷報導「學生在雨中靜坐,帶頭老師不知去向」,都已經進入21世紀的網路時代了,媒體卻還在用上個世紀的老方法繼續抹黑?

21世紀的方法,就是奪回媒體主控權,用網路直播、一刀未剪的方式,跳脫傳統媒體束縛,只要你/妳願意,只要網路頻寬夠,就可以直接看到最真實的現況,就可以不被媒體牽著鼻子走,就可以看到不同於「大學X了沒」的另一種大學生。

自由廣場抗議現場Live
成功大學光復校區抗議現場Live

雖然他們人數不多,但他們很認真的在雨中,為了我們的人權在抗爭,拒絕政治人物到場表達慰問,比起互相推卸責任的執政在野兩黨,有格調多了。

他們覺醒了,你/妳呢?


延伸閱讀:
暴力,衝組,被放生的人民

2008年11月7日 星期五

陳雲林走了之後...

陳雲林來台五天,前三天警方的強勢作為讓人看了不禁搖頭,不過立委朱鳳芝說:「(民眾被警察打)都是自導自演。」她可能不看電視的,至少我可以確定她不看三立跟民視新聞。

11月3日,民眾在陸橋上拉布條、舉國旗,被警察搶下、國旗折斷,中山北路上的五星旗反而沒事?
女警:「請把國旗收起來,因為這裡是公共場所。」(0分56秒)



11月3日,婦女撐國旗傘被禁止。



11月3日,三名女網友在中山北路分持國旗、聯合國會旗、圖博雪山獅子旗上演行動劇,遭數十名警員包圍,強制取走手中旗幟造成其中一人手指脫臼,三人被強制帶回保安大隊。



泛藍說,「民進黨什麼時候這麼愛國旗了?」

沒錯,民進黨與多數泛綠不喜歡中華民國國旗,但至少這是目前台灣多數人民可以接受的最大公約數,泛綠再怎麼不喜歡,也服膺於現有體制下,而現在更是少有人公然損毀國旗,警方此舉已經違反刑法第一百六十條之損毀國旗罪。

順便一問:平常愛國旗愛到當成神主牌在拜的泛藍,怎麼中國官員一來就不愛了?甚至那個統一促進黨,還大剌剌舉著五星旗歡迎陳雲林?是在歡迎祖國派來接收台灣的特使嗎?


11月4日,閃靈樂團主唱Freddy與友人拿著飲料在中山北路行走,什麼旗子也沒有,只穿了「恁爸係台灣人」與「勿通匪類」的理念衣服,就被警察團團包圍抓去掄牆。



11月4日,紀錄片工作者陳育青於圓山飯店訪友,以手持攝影機紀錄圓山飯店維安狀況,遭警方強押至圓山派出所。



11月5日,上揚唱片播放「台灣的歌」,警察衝入唱片行強迫關閉音樂。



Freddy和友人兩個,走在中山北路上,連集會遊行都稱不上,請問警察憑什麼法條包圍他們、攻擊他們?
陳育青小姐通過警方路檢盤查,也確實是到圓山訪友,恰好拿起攝影機拍攝,又違反了什麼法規?就算她是故意偽裝成訪友的好了,又犯了什麼法規?
上揚唱片行在電內播放歌曲,有民眾聽了很高興,又犯了什麼法?分局長說他在取締噪音,那請問分局長是否有會同環保局人員,並準備噪音分貝測試儀器,在現場量測音量確定違反噪音防制法之後,才進行取締勤務嗎?

如果以上事件警方都說不出任何法律依據,那這些警察豈不是嚴重違反人權?這樣嚴重侵權的政府,跟實質戒嚴有何不同?


11月6日,中山橋暴動當晚,鎮暴警察持警棍狠打民視記者眼睛鼻梁。



記者被打了之後,警政署王署長陪內政部長巡視中山橋(11月7日凌晨一點多),受訪時竟然表示:「因為該名記者離群眾太近。」

署長,您的意思是,如果被打的不是記者而是抗議民眾,就活該沒關係了?

警察職權行使法第三條規定:「警察行使職權,不得逾越所欲達成執行目的之必要限度,且應以對人民權益侵害最少之適當方法為之。」
集會遊行法第二十六條規定:「集會遊行之不予許可、限制或命令解散,應公平合理考量人民集會、遊行權利與其他法益間之均衡維護,以適當之方法為之,不得逾越所欲達成目的之必要限度。」

請問署長大人,當時鎮暴警員使用警棍猛烈攻擊民眾的頭臉,是「侵害最少的適當方法」?


這兩天看泛藍媒體的新聞和政論節目,記者跟名嘴都很健忘,紛紛表示「民進黨是暴力黨」,還說「國民黨的抗議行動相對和緩許多」。抗議變成流血暴力,大家都不樂見,當然要譴責,不過刮別人鬍子之前記得先刮乾淨自己的,還好這年頭有網路、有google、有youtube,讓我們來回憶一下2004年總統選舉過後的凱道大夜市。

泛藍抗議群眾在中正紀念堂追打東吳大學學生,警察擋都擋不住:



泛藍抗議群眾推倒鷹架、丟汽油彈火燒鎮暴警察(1分38秒):



汽油彈、雙截棍、彈弓、鐵條、鋼釘:



泛藍抗議群眾圍毆記者:



再來看看紅衫軍大鬧國慶,當時的馬英九主席說「這沒什麼」:



「和平理性」的紅衫軍,包圍一家掛有陳水扁照片的照相館:



看看當年警察怎麼「強制」驅離紅衫軍的:



2000年、2004年、2006年,泛藍一共發起三次大規模、長時間、欠缺正當性的示威抗議行動,除了2006年有依集會遊行法申請申請,其他兩次一開始都沒有申請事後補件,當時的台北市政府都直接給予就地合法化,三次抗議行動都長達數週,而且其中不乏有流血衝突,我不曉得那些媒體名嘴是患了老年癡呆症還怎樣?

當然,現在不是拿出來比爛的時候,但曾經發生過的事情,也不容許某些人刻意的遺忘

民進黨昨天的行為相當不負責任,把人帶到圓山就宣布解散,不用確定人潮散去嗎?只會把責任推給政府,這樣能算是一個負責的政黨,這樣搞還想贏回政權?搞清楚一點,民進黨在台灣的地位已經down到了極點,是吃定泛綠選民沒別的黨可以支持了嗎?

而我們的政府更好笑,警察前兩三天先損毀國旗、攻擊民眾毫不手軟,「馬您」出來撇清責任,說拆國旗不是他的意思,說執法不可過當,警政署長也出來否認拆國旗是他下令,警方只會取締非法,阿你們是不看電視的嗎?我知道有些人很相信壹週刊,這期的壹週刊說整個維安行動是馬英九定調的,你/妳信不信?總統跟警政署長都說不是他們下令的,那請問難道是行政院長、內政部長還是國安局長,跳過警政署直接命令各分局各保安大隊?還是說,上頭已經決定讓現場指揮官、各分局長、各前線警員去扛責任?

民進黨申請路權就是為了要讓陳雲林知道,台灣的聲音有兩種,而且勢均力敵(好吧,我承認泛藍多一點),政府竟然還搞小手段,把馬陳會改時間、硬是不讓泛綠的聲音傳到陳雲林耳裡,這樣有比較好嗎?把台北搞到像戒嚴一樣,泛綠人民會不衝動不抓狂?非要弄到暴動了,才來把責任全部推給民進黨,難道政府一點責任都沒有?

馬英九、蔡英文,你們只會互推責任,偏偏你們兩個都是法學博士,難道不曉得,什麼叫做與有過失嗎?

偉大的台灣人民,在國民兩黨的「領導」下,台灣民主倒退二、三十年,到現在還要認為他們可以信賴、可以依靠嗎?不要再被牽著鼻子走了,快覺醒吧!

2008年11月5日 星期三

第十五次產檢‧卅七週

今天ㄅㄚˇㄅㄚˊㄇㄚˇㄇㄚˊ還有我,我們一起去找周阿姨產檢。

因為我現在越來越大了,ㄇㄚˇㄇㄚˊ的肚子常常在收縮,擠壓到跟我搶位子的卵巢會痛,所以每天晚上都緊張得睡不著,於是ㄅㄚˇㄅㄚˊㄇㄚˇㄇㄚˊ和周阿姨商量,希望下禮拜就可以到醫院,把我從ㄇㄚˇㄇㄚˊ的肚子裡拿出來。

本來周阿姨建議ㄇㄚˇㄇㄚˊ再多撐一個禮拜比較好,可是ㄇㄚˇㄇㄚˊ看起來實在很可憐,照超音波的時候,阿姨說我的頭直徑有8.7公分、身體看起來也蠻大了,推算起來有2700公克左右,所以下禮拜開刀沒問題,不過阿姨也說,我的肺裡面可能還會有水沒排出來,所以出生之後也許會喘一陣子,阿姨家的姊姊出生時就有這樣的情形。

ㄅㄚˇㄅㄚˊ本來只看八字重量就決定我要出生的時間,後來聽Sammi阿姨的建議,又很努力的用紫微斗數看了一個時辰,結果沒想到ㄅㄚˇㄅㄚˊ隨便亂看看的時辰真的太好了,醫院的開刀房爆滿,周阿姨只好盡量喬看看,ㄅㄚˇㄅㄚˊ跟阿姨說沒關係,因為下一個時辰雖然沒有大富大貴,可是也會很平順。

周阿姨還說:「小超,你還會看紫微斗數,也太多才多藝了吧,哈哈...」

阿姨妳誤會了,ㄅㄚˇㄅㄚˊ真的只是亂看矇到的!

2008年11月4日 星期二

警察大人好威啊~

不管你挺藍、挺綠,請撥空看完下面幾段影片。

人權的維護不該分顏色,今天公權力可以用粗暴的方式侵害言論自由,將來就可以用暴力手段侵害人民的生命權、財產權、人身自由權...等等一切基本人權。

如果有一天,我們只能跟政府持相同的意見、凡事照政府的意思去作,完全不能有個人的自由意志,不能請願、抗議、表達反對思想,請問,這不是白色恐懼,是什麼?


三名網友舉國旗被捕

今日下午三名互不認識的撲友前往台泥大樓,觀察陳雲林來台的情形,無端被警察架離,三名撲友被警方以粗暴的方式架離,其中三位撲友一人骨折脫臼另兩人均有受傷,強押至延壽路保一總隊押留,期間完全沒有送醫及詢問,一直到民進黨青年部主任趙天麟及台北市議員簡余晏到場才同意送醫,一路上警方還不斷的盤問三名撲友身分,一直到達醫院仍不停止,經民進黨青年部主任趙天麟與台北市議員簡余晏抗議下,加上記者趕到才悻悻然離開。
民進黨青年部主任趙天麟與台北市議員簡余晏已對警方提出傷害及妨害自由的告訴。

三名當事人之一Coffeeshop之完整過程描述:
㊣暴力,我嚐到了--來自中華民國的警察!
當事人之二MILIFONOH!傷後聲明:
馬叔叔你是在跟開我玩笑吧?


完整事件:


三立新聞:


民視新聞:

1. 就醫受訪


2. 記者會說明:



警察大人們,請問你們對得起那些出國比賽,奪魁後硬是把國旗帶上領獎台的台灣選手嗎?

2008年11月3日 星期一

人民的究極武力-公民投票

◎前言

終於寫到這個題目了。

幾個月前,這個blog還只是單純的分享生活瑣事,直到某一天,赫然發現周圍的眾多「高級知識份子」,對於公民投票權一無所知,只曉得跟隨藍綠主張而主張,鮮有自己的想法與判斷,民主發展進程中好不容易才到手的直接民權,只因為某政黨叫人民不要領票,就真的有一大群人很聽話把這項權利給放棄掉...

我想,所謂的高級知識份子,對於民主、法律的認識恐怕多半還停留在國小階段,既然自己略懂一點皮毛(真的只是略懂...),不如寫寫法律相關文章,善盡知識傳播與分享的義務;不過經營了幾個月,寫了數篇法律角度的批判文,有沒有達到傳播知識是不曉得,倒是直接被貼上「深綠」的標籤了。

好吧,不得不承認,多數台灣人的心中只有藍綠沒有法律,講得多一點,還會招來「你們念法律的就是這副德行」之類的好評...寫到這裡,不禁想起一個老掉牙笑話:

「某公司X總經理面試新秘書,來了ABC三個小姐:
 A小姐為私立大學碩士畢業,有三年秘書經歷;
 B小姐為國立大學碩士畢業,有三年總經理特助經歷;
 C小姐為美國長春藤名校碩士畢業,有三年外商董事長秘書經歷;
 猜猜看,X總經理最後錄取誰?

 答案:胸部大的那個。」

希望偉大的台灣人民,不要跟X總經理一樣啊~

◎歷史背景

對國中公民教材還有印象的人,可能會記得這一段:
希臘城邦雅典是民主政治最早的起源地,當時由具有市民(citizen,或作公民)身分的人,聚會討論各種議題,是為直接民主的型態;隨著國家型態改變,國民數量日益龐大,施行直接民主有實際上的困難,因此後世民主政治的實施改採代議士制度,先由公民投票選出民意代表,再由民意代表去討論、決定國家大事,稱為間接民主。

不管記不記得,這是人類發展的歷史事實;直接民主是人類最初的民主型態,也最能顧及每個人的意見,而現在各民主國家所施行的代議政治,只是受迫於現實而不得已為之的折衷民主制度。

代議政治並非萬能,實際運作後問題不少,除了一些利益問題外(俗稱搓圓仔湯、撈油水),最常見的是「代議士與選民的意見並不全然相同」,當代議士無法正確反應人民的意見時,代議制度的正當性立刻遭到質疑。

世界各民主國家都遇到這樣的困境,於是逐漸發展出屬於直接民主表現的「公民投票」;根據維基百科的記載,最早在十九世紀中由瑞士開始實施公民投票制度,二十世紀初傳到美國,到二次大戰後有越來越多的國家實施公民投票(不曉得跟希特勒有無關係?希特勒是透過合法選出的代議士),此外,法國1793年的憲法也曾交付公民投票。

◎外國現況

1848年,瑞士制定了新聯邦憲法,把公民投票中的創制複決權列入,制憲一百六十年來,已進行超過四百次以上的公民投票,小至對於麵包的補助案,大至要不要禁止採購新型戰機,都利用公投來決定,瑞士也曾經於2002年公投決定加入了聯合國,但選擇不加入歐盟。

瑞士憲法第138~142條為公民投票權相關規定,其中,十萬選舉權人連署可提案創制(新增或修改)憲法條文及一般法律案,五萬選舉權人連署或八州縣同意,可以複決聯邦法令及國際條約,參加投票者過半數同意,且同意的州縣(Canton)過半數則該案成立(州縣投票者過半數同意則代表該州縣同意)。除了傳統的實體投票方式,瑞士早在數年前就已經進步到使用網路公投,可以參看下面這篇文章的介紹:
Swiss referendum tests virtual democracy

公民投票議案比較有名的,應該算是加拿大蒙大拿省的獨立公投案。因為該省過去曾是法屬殖民地,居民有許多是講法文的法裔後代,因此一直希望可以脫離加拿大獨立成國,也為此在1980與1995年舉行了兩次公民投票;在這兩次公投中,有權決定蒙大拿省要不要獨立的,是該省公民而不是全部的加拿大公民,隸屬於加拿大之一省尚且如此,獨立於中國之外的台灣更應如此,所以中國請不要再講「台灣的前途由全中國人決定這種鬼話」。

今年美國總統大選,有36州順便舉行公民投票,例如加州密蘇里州,公投的議題都一拖拉庫的多,而且還會印在同一張選票上以節省資源。

其他各國現況,可參考維基百科對Referendum的整理

◎我國現況

中華民國憲法中有創制、複決兩權的規定,算是公民投票法的基礎,不過嚴格來說,公民投票的範圍應大於創制複決。

2003年通過了國親兩黨版本公投法,也就是現行版本,該法第二條對於可公投事項作了諸多限制,儘管是閹割版,但是有公民投票權總好過什麼都沒有,而當時也造成中國相當程度的恐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當年(第四十屆)金馬獎頒獎典禮上,獲邀來台頒獎的港星秦沛一上台,就先用女頒獎人(應為金燕玲)的頭髮作文章,提到「女生留長頭髮好,男生是公頭髮,留了不好」,藉由諧音暗喻台灣剛通過的公投法不是好東西。

至目前為止,全國性公民投票共舉行三次,分別是2004年3月合併總統選舉、2008年1月合併立委選舉、2008年3月合併總統選舉。由於我國公投法第30條規定「投票人數達全國投票權人總數二分之一以上,且有效投票數超過二分之一同意」,為公投案通過的要件,因此在泛藍政黨的發動下,三次共六案均未能過關。好笑的是,其中有兩案是國民黨發動連署而提出的,而他們卻主張、建議選民不要去投票。

阿,這是在莊孝維嗎?

◎批判

台灣經歷三次公投,每一次我都這樣請託朋友:「不論你支持誰,請參與公民投票,不論你是否贊成該議題,請領取公投票。」

『公投綁大選,是民進黨催票的卑劣伎倆,不投』每一次,我的藍色朋友們都這樣回答我。

在搜尋資料時,看到有某位旅居美國的網友提到:美國可將公投與大選合併舉行,是因為公投議題為州層級,而非全國層級,不可將台灣的狀況相提並論。然而事實上,美國根本不允許全國性的公民投票,很驚訝嗎?一般人都把美國視為一個國家,但根據其發展歷史與政府架構,應該將美國視為五十個國家的聯合組織(美國各州都各有其州憲法),在各州政府之上有一個共主-總統與聯邦政府,這也是多數聯邦國家的特色;因此州層級的公民投票已等同於一國的公民投票,而且影響美國人較多的往往是州政策而非國家政策,所以認為「不可將台灣與之相提並論」,恐怕沒什麼道理。

沒關係,不一定要學美國人,那來看看公民投票法的宗主國-瑞士

平均每年舉行三到四次的公民投票,並經常合併於選舉中進行多議題表決,議題包山包海:麵包補助幅度、軍購案、外國人移民方式、憲法修訂、加入聯合國、加入歐盟、健保改革...

瑞士公投成案的門檻相對於台灣算高,我國公民投票法規定,全國性公投連署門檻為前次總統選舉全國總公民數的千分之五,地方性公投為前次地方首長選舉該地區總公民數的千分之五,而人口數七百多萬的瑞士則以十萬與五萬公民做為門檻,若以人民數75%計算公民數,則瑞士的門檻約為千分之十八與千分之九;瑞士以較高門檻作為議題成立的限制,避免無謂的議題也被提出交付公投,造成資源浪費。

●公投綁大選的陰謀

台灣公投綁大選,被質疑是民進黨的陰謀,民進黨則抗辯合併辦理可以節省國家支出達十幾億;陰謀到底是什麼、會不會成功,我不曉得,但是省十幾億倒是真確存在的的事實。

如果民進黨的公投綁大選,一次可以省十幾億是綁票伎倆,那美國、瑞士等國又是如何?人家還把選票全部印在一起,台灣人民就比較笨,不會作正確的選擇?就算民進黨當真居心不良,人民就真的這麼好騙,領了公投票就會投票給民進黨?「公投綁大選」幾乎是國民黨的選戰口號,但實在看不出當中有何邏輯上的必然關連性!

況且,那些泛藍的朋友們,你們都把總統票、立委票投給你們屬意的候選人了,有必要再因為賭爛民進黨而拒領公投票嗎?請問這樣做除了放棄了得來不亦的直接民權之外,到底得到了什麼?除了讓台灣尚未成熟的公民投票體制胎死腹中之外,到底成就了什麼?

●公投審議委員會,何得何能?

依據瑞士憲法的規定,只要連署人數足夠、公告天數足夠,就能交付公民投票,而台灣,卻還必須先交由公投審議委員會審議。

我國公投法第35條規定,公投審議委員會成員依照立法院政黨比例推薦後總統任命。這個審議會究竟何得何能得以審議人民提案?有像法官一樣受過專業的、嚴格的訓練?有像法官一樣受憲法的政黨限制與終身保障?沒有限制與保障,其公正性如何維護?如果無法確保其公正性,是否又將成為政黨操作的另一戰場?

公民投票是直接民權,立法院是人民授權產生的間接民權單位,審議會是依照間接民權的比例與推薦去產生的,以間接民權再間接產生的組織,來審查直接民權的提案,這樣合理嗎?

人民的提案如果有任何適法性、違憲性問題,直接交由司法權處理即可,設置一個名不正言不順的審議會加以審查,完全看不出道理何在。

●表決結果的荒謬限制

瑞士的公投案成案門檻不低,然而一旦成案交付投票,於表決時僅以投票結果的一般多數決(但必須通過票數與州縣數的雙重多數決),作為議案是否成立的要件,在瑞士百多年的公投史中,投票率多半只有四到五成;而我國法令上卻要求,有效票數必須超過總公民數的一半,在如此嚴苛的條件下,只要藍綠對峙的情況沒有改變,以台灣藍綠均為過半數的現狀看來,任一方提出的議題只要對方有意反對,就沒有通過的可能性。

一個基本人權如果完全沒有實踐的可能,你還會認為這個權利確實存在嗎?

有人說:「放棄公投是個人的權利」,當然這種說法沒錯,但是放棄是表示對結果不關心,投廢票或反對票才是表示對議案不滿意,怎麼能讓漠不關心的人來左右結果?如果這群不在乎的人的意見這麼重要,那首長選舉、民代選舉是否也應該加入投票率過半的限制條件?只要加入這條件,當民進黨看謝長廷選不贏馬英九,就呼籲支持者不要投票,馬英九很強很猛拿了七百多萬票,卻還不及總公民數一千七百卅二萬的一半,於是依規定當選無效,這樣合理嗎?

如果總統選舉這麼重要的事項,都沒有「得票數必須高於公民半數」的規定,那為什麼公民投票需要更嚴厲的規範,難道公民投票的議題會比四年一任的總統更重要、更神聖、更需要謹慎為之?

●無意義的公投議案?

『公投題目沒意義,不投』每一次,我的藍色朋友都這樣回答我。

三次公民投票六個議案,強化國防、兩岸對談、追討黨產、反抗貪腐、入聯、返連,這些都沒有意義的話,請問,什麼樣的題目才有意義?統獨議題嗎?如果這個議題真能排除萬難成案,就真的會有過半數公民領票嗎?

跟瑞士相比,台灣提出的六個議題都很有意義,更何況,如果我們的立法院都可以企圖通過「增加村里長補助」這種案子,為什麼人民不能去討論國防、兩岸關係、黨產、肅貪、聯合國等議題?簡直有意義到了極點!

◎結論

我國現今施行的公民投票法,在立法者有意限制、政黨蓄意操作與人民缺乏權利概念的情況下,成為被封印的魔獸,不但其力量被閹割限制,而且還慘遭妖魔化。

公民投票是世界民主國家所公認的基本人權,是普世價值,是人民對抗、補強政府施政的最有力武器,是民主政治的極致表現;從比較法的角度來看,目前我國的公投法有極大的缺陷,導致只要藍綠立場繼續對立、人民繼續受其擺佈,任何提案都沒有通過的可能性(不過幾乎可以確定,在接下來的四年、甚至八年,恐怕都不會有什麼公投議題被提出)。

人民覺醒的力量,是解除封印的唯一法門,於是台灣教授協會會長蔡丁貴教授,從1025遊行之後,就在立法院門口絕食靜坐,訴求立法院補正公投法。




六天後10月31日,一群年輕學子站出來接棒,希望有點年紀的蔡教授可以保重身體。




希望凝聚人民的力量,把光照進黑暗的立法院。




是群賢樓?還是群魔樓?




光,真的照得進去嗎?




擊掌,交棒,該是年輕人上場的時候了。




在媒體立場不對等的情況下,這個事件完全淹沒在王定宇、陳水扁和陳雲林的新聞之中(事實上,連經濟議題都淹沒了,何況是公投法?),然而,國家的主人不是政府、不是政客,更不該是媒體;身為國家的主人,你/妳,如何能置身事外?




當立法者之中,有黑金、有關說、有賄選、有美國人,連他們都可以制訂法律來讓我們遵守了,難道你還要相信某些論調所言,「公投是神聖的所以要嚴格限制」,這種有意壓抑人民權利的謬論嗎?
選舉合併公投已是世界的潮流,甚至許多國家將選票與公投票整合在一起,以達到節約資源的目的,難道你還要相信某些政黨所說,「公投綁大選其心可議」,這種莫名其妙的陰謀論嗎?
當瑞士從麵包補助到飛機軍購都進行公投,平均一年公投三四次,你還要相信某些主張所提,「公投題目沒意義不要去投」,這種不合邏輯的的論調?

看看瑞士、想想台灣,你/妳,如何能置身事外?

說了這麼多,如果還要繼續認為這一切事不關己,那,請容我問一句:
「X總,貴公司新來的大胸部秘書,表現好嗎?」


延伸閱讀:
聲援阿貴教授....第一趴,各國公投法整理
聲援阿貴教授...趴兔..不屈服的訴求,公投法補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