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4日 星期二

上了年紀的證據...

儘管內心依然保持十八歲的青春活力,但總會有些人事物不斷出現,來提醒自己已經快要是十八的兩倍。

例如,會有新進男同事覺得你很老(我個人認為是他幼稚),會有新進女同事叫你薯叔(聽說正妹都喜歡裝可愛),和朋友談論的話題從女孩變成女兒,逛街的地點從光華商場變成奶娃的家...族繁不及備載。嘴巴上不承認,但身體卻是老實的(「口嫌體正直」之亂入?!),誤以為自己依然擁有年輕的身體,打球太衝的下場,就是膝蓋出問題了。

經過幾次的看診、檢查,還動用昂貴的MRI(核磁共振掃瞄or磁振造影),醫生判定「膝關節半月軟骨破損,需要以關節鏡手術修補」,然後就這麼進醫院了。

前兩次進這家醫院是陪老婆,這次我說:「嘿嘿,輪到妳照顧我了。」
老婆笑了笑說:『嘿嘿,終於輪到你了...』
這...怎麼突然覺得背後涼涼的...

膝關節鏡手術應該算是小手術,網路上看來的資料甚至說當天就可以出院,我本來還一心幻想,這樣的小手術應該局部麻醉、患者還可以全程觀看,沒想到還是要做硬脊膜下半身麻醉。

術前躺在麻醉科等待,彷彿是一頭代宰的豬公,等得我整個加冷筍起來,然後很弔詭的是,我明明是膝關節受傷(事實上受傷後我也很正常的生活了兩三個月,除了右膝會酸軟,打拳、騎車、走路也都很正常),為什麼手術前非要躺在病床上讓護士費力的推來推去,感覺一整個很不優耶,人家想要低調一點坐輪椅,課以嗎?

病床哐噹哐噹的推進手術室,映入眼簾的是有點年紀的開刀房,腦中馬上浮現日劇「醫龍」的場景,不過開刀房放送著清柔的音樂,原本緊張的情緒感覺一整個輕鬆了起來,畢竟我是來開膝蓋不是開心臟的,了不起以後變掰咖;心情一輕鬆眼珠就開始到處觀察,射手座就是這麼好奇寶寶。

沒多久麻醉師(她讓我我一直想起醫龍的天才麻醉師)就拿針來戳我的脊椎,那感覺一整個酸軟,還好受過專業椎間盤突出訓練的我,一點都不怕脊椎酸軟的感覺,硬脊膜下注射只是小菜一碟罷了!做完麻醉確認後,下半身逐漸癱瘓無感進入「麻」的境界,這時麻醉師又幫我在點滴內加了一些「幫助放鬆」的藥劑,然後本人意識就越來越不清醒開始跨入「醉」的領域,一整個飄飄然很舒服(奉勸那些想吸毒可以去做關節鏡手術),最後一個畫面是主治醫師抱著我的大腿(難得有人抱我大腿,這一定要記得的啊!),不曉得是在纏繞些什麼,最後就睡著了...

很神奇的是,手術做完就醒了,主治醫師說:「幫你把半月軟骨修補了一下」,然後我又睡著,闔眼前心裡卻有一絲不甘:我想聽你們開刀器械碰撞以及聊天的內容啊啊啊~~~

回到病房肚子整個很餓(胖子就是餓不得),還好我不用等「排氣」- 不想它來它偏偏很在重要時刻出現,想它來卻久候不至,完全是個頑皮的小東西 - 這件事,老婆立馬到醫院附近買了一堆食物,很奇怪,食物到眼前卻又犯噁心,病人都這麼難搞嗎?

又睡了一覺醒來,把老婆買的愛心午餐一掃而空,閒來沒事拍照紀念一下本人第一次開刀。










果然小手術隔天就出院,不過醫生建議在家修養兩週,同事說:「這醫生是希望你被老闆『火』了吧?」我想下週一還是趕快去上班好了...

又,醫生說以後最好自費每年打一次玻尿酸,聽說玻尿酸在醫院是以CC為計價單位,這東西我爸去跟同業買應該是用公斤計價的吧?那...那我自己在家裡打,行嗎?


感謝老婆忍著自己也很不舒服的身體照顧我兩三天;住院開刀不是好事,敬祝各位身體健康。

2009年3月21日 星期六

WMF與玉米的對話

有鑑於前一篇WMF快鍋介紹文寫得不夠詳細,利用煮玉米的機會,補幾張圖、再詳述一下操作方式,順便稱讚一下這組快鍋的利害之處。

玉米是阿母用愛心買的,我們那邊的菜市場稱之為「糯米玉米」,台北好像叫做「珍珠玉米」;剝皮、去鬚、洗乾淨之後,丟進新買的WMF快鍋,玉米不多,所以用3公升的就行了。



在鍋內加水到「Max」線,大約是2/3容量的位置,說明書建議不要超過此線,不然水滾了可能會從鍋蓋溢出。


蓋鍋蓋時,要把鍋蓋上的浮凸指示對準鍋身把手,沒對準就關不上了。


蓋上之後轉動鍋蓋的把手,和鍋身的把手合而為一。


再將把手末端的旋鈕依圖示上鎖。


煮玉米應該不用太爛,所以把壓力調整到第一段。


先開大火,趕快把鍋子裡面的水煮滾。


滾了之後鍋蓋上的壓力閥會上升,因為設定的壓力是「1」,所以等到壓力閥浮現一條紅線時,就不會再持續加壓了,會狂冒蒸汽並且吱吱叫,這時候將瓦斯爐關小火,等10~15分鐘後關火即可。


關火後如果要馬上拿出食物,可以直接開把手的旋鈕洩壓,洩壓完成後才打得開,不過剛關火時壓力很大,通常在洩壓時,鍋內的滾水會衝出來(因為我水都放很多 Orz),所以洩壓時要慢慢的放(旋鈕不要一下子打開),聽聲音覺得鍋內的水「很激動的大叫想要衝出來」,就再關上旋鈕以免水會從壓力閥衝出來;所以懶惰如我,通常都是放著讓它自然冷卻,就沒這個問題了。

洩壓後打開鍋蓋,外皮完好如初,但內心熟、軟、好吃的玉米,就完成了~

2009年3月20日 星期五

不是純種、也非混血,叫我麻瓜就好~

范蘭欽是否等於郭冠英,我並不是很在意,不過郭先生承認他寫過文章自稱「高級外省人」,並指出「是一種調侃式說法」,不禁讓我想起一些有趣的歷史...

以前每逢選舉,DPP主打(消費?)228、本土、愛台灣、賣台集團等議題時,就會有些人跳出來(真的是跳出來、一整個火大)指控說:「民進黨搞族群分裂!!」現在換泛藍親搞族群分裂,怎麼火大跳出來的人少了?
六七年前高雄市有個工務局長,被議員質詢時莫名其妙衝一句「外省人來太多」,不但當天就道歉隨後也黯然下台,不曉得如果他說:「這是調侃式說法」楊色玉議員會如何暴跳?泛藍政黨、媒體、支持者又會如何批判?
前幾年阿扁大總統說「太平洋沒加蓋」(游到中國明明是跨過台灣海峽,阿扁果然到執政後期變得很昏庸...Orz)、教育部變更中正紀念堂名稱等作為,也被媒體、泛藍批評是挑起族群對立,最後莊國榮下台、差點終生失業(雖然他下台跟「乾女兒」比較有關係,但過程中不乏有媒體批評他是本省人沙文主義作祟)...


台灣就是這樣,講別人都很厲害,自己支持的對象犯錯就不吭聲,永遠沒有一致的標準,只有一致的顏色;高級外省人事件是有幾個泛藍立委出來批評,劉院長也說話了,不過好像也還沒被革職?甚至有些部落客、媒體還振振有詞的討論「言論自由」,認為郭冠英享有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balabala...

或許,郭冠英只是說出某些人內心話,大家理念一致想法相同,也就不好意思鞭太大力了~

是說,除了那些高級外省人之外,還有低級外省人、高級本省人、低級本省人(本省包含:閩、客、原民)、外籍配偶...,大家也都覺得無所謂、很調侃?還是大家都很認命、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血統高貴純正的巫師家族,只是混血巫師、麻種巫師,或者根本是像我一樣的麻瓜,只求佛地魔和黑死人不要來找麻煩就好?

網友A爛在〈高級外省人〉一文中提到:
1949年中國有80%以上的人口是文盲(婦女更高達90%以上),台灣的文盲比例是39%
1937年,台灣國民所得115美元,亞洲第二,第一是日本的191美元,而中國式日本的1/70、不到3美元;好笑的是,1940年台灣國民所得300美元,但在外省人來台後的1950年降到49美元
1936~40年間,台灣男性平均壽命為41.1歲,女性則為45.7歲;中國到了1942年,男性為33.8歲,女性則為38.0歲
1941年,台灣每千人有5部電話,中國到1983年才達此水準
(對於以上資料感到懷疑的人,可直接用google查到部分,有部分在某些書中有記載,或直接寫信去問A爛其資料來源)

難怪強者我同學A說:「郭才子的原意應該是:『自從流亡政府來了之後,台灣跟鬼島沒兩樣;自從高級外省人來了以後,台灣人就變成台巴子了』。」

有時候高級與否,好像也不是自己說說算了,「自我感覺良好」這種事人人都會,但總得別人認同才是道理。

強者我同學B就說:「10幾年前的綜藝節目,每次要送獎品時,主持人都會高聲的說:『高級』汽車清潔組、『高級』腳踏車、『高級』沙拉油...但電視營幕上秀出來的東西,就和附近的雜貨店裡賣的沒兩樣啊...囧rz」

其實身旁不乏所謂的外省人親友,有的是二代三代,有的是混血,能當得上親友的,自然多數是很nice的人(「多數」,表示仍然有些人心存「外省人的驕傲」,雖然我也不曉得他/她在驕傲啥...),對一般人民而言,本省/外省其實也沒啥不同,只不過涉及政治時才會有點問題,或許省籍的背後,是228與白色恐怖是否寫入歷史教材、是台灣要獨立還是要統一這一類的根本問題吧!


聽說前兩天郭素春立委認為:「高知識份子完全不想生小孩,反而是那些知識水準較低的拚命生。」想起我和老婆一結婚就開始衝懷孕、結婚週年牙牙就兩個月大,完全符合「拼命生」的要件,看來本人除了是暴民、低級本省人之外,還是低知識沒水準份子(即將發給我第三張畢業證書的T大可能快要發通知來收回學位了),難怪唐湘龍說一高二低,原來指的就是我這種「高暴力、低級、低水準」的人呀!

身分太多了,叫我麻瓜就好~

2009年3月18日 星期三

吃豬腳不吐骨頭 - WMF Perfect Ultra

說到敗家,如果我姊說是第二名,那我是絕對不敢僭越自稱第一。

想當初,我也只是個純樸的小孩,完全是阿姊把我推入敗家的深淵,像WMF就是一例。由於之前蓋房子時,規劃的廚房使用電爐而非瓦斯爐,因此鍋具必須從新選擇適合電爐的,平底、高效能變成很重要的課題,然而一個甚少下廚的男人,哪會懂得什麼鍋子品牌,認得菲姊的Lagostina就很厲害了(要不是她有開節目,我也不認得!),怎會知道這世界還有WMF、Berndes、fissler、Kuhn Rikon...等等百年鍋具製造商呢?這時候,見多識廣、很會敗家很有國際觀的姊姊說話了:「WMF的鍋子很不錯,買吧!」

那時台灣一套WMF Gourmet(美食家系列,四個湯鍋)百貨公司特價要不少小朋友,拜託強者我同學-在德國攻博士的車城王子Taco先生(未婚,意者請來信)-千里迢迢提回來,只要三分之二多一點,一整個便宜啊~

本來是姊姊買給我媽,不過後來好像她自己比較有在用,就請她拿回去了;總之,我們家有了第一套高級德國進口湯鍋,也一腳掉入WMF的敗家漩渦中...

之前的洗碗機文提過,跟我阿娘A來的12L快鍋丟不進洗碗機,於是我一直在肖想阿姊的Kuhn Rikon 9L快鍋,不過那是她餵養老公跟小孩的法器法寶,所以並不是很想割愛的樣子,姊弟兩討論的結果:既然家裡只有兩個大快鍋,不如再去買個小的(這是什麼敗家討論啊?!),於是阿姊很阿莎力的買一組WMF Perfect Ultra,並慷慨的讓我「試用到我開心為止」!

上禮拜快鍋跟額溫槍一起送到,透過代購購買大概是台灣定價的六成再少一點,雖然買到的組合少了蒸盤和支架,不過還是相當划算,而且整套鍋具簡直可以用藝術品來形容,一邊開箱一邊讚嘆,真是「德國工藝睿智選擇」!


(以下點圖放大)

外箱是簡單的白綠配色,正面的大圖顯示內容物為何,側面則以小圖標示其特色。




象徵敗家的三個字。




說明書、保證書...,太多本了,所以根本沒打算看。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完美拋光發亮到很閃很難拍的鍋蓋。




一大一小兩個鍋,但只有一個鍋蓋,鍋蓋很貴...
WMF的鍋子設計,都是把需要吸熱、放熱的地方做成霧面,而把需要保溫的地方做成亮面,前者有助於熱傳導,後者有助於減少熱散失;不過現在好一點的鍋子也都會這樣做。




兩個鍋子的高度差不少,鍋子內側都有刻度指示:1/3、1/2、2/3(Max)。




漂亮的髮絲紋飾板,logo和型號簡單而低調的印在上面。




壓力指示彈簧,共分成兩段,當鍋內壓力逐漸上升,這個彈簧也會被抬升,設定「1」就會加壓到出現一條紅線,設定「2」則加壓到出現兩條紅線,然後維持固定壓力。




鍋蓋的開關和壓力調整旋鈕;這個快鍋設計得最好的地方,個人認為就是這裡了。
鍋蓋蓋好後把旋鈕壓入,鍋蓋就被鎖住完全打不開,不會有爆鍋的危險,鎖住後逆時針轉到「1」就是設定第一段壓力,順時針轉到「2」就是設定成第二段的較高壓。




煮好要打開時,一定會把旋鈕轉到洩壓處,才有辦法拉開旋鈕,相信不會有人轉到洩壓點,聽到且看到蒸汽瘋狂衝出,還會想急忙拉開旋鈕打開鍋蓋吧?




Perfect Ultra的另一個特色是附上一個倒數計時器,當彈簧顯示到了預定的壓力(一條或兩條紅線),就可以關小火、設定計時器時間,時間到了會嗶嗶叫;據網友說法,這個計時器有磁感應,一定要裝在上面才能使用,難怪我之前怎麼按都沒有數字,不看說明書的下場...Orz




鍋蓋可以拆解下來比較好清洗,因為那支握把實在很重!




鍋底打上這快鍋適用的爐具、可達壓力,以及重要的「Made in Germany」字樣!
有部分WMF的產品已經不是德國製造的,據說是亞洲廠製造(直營或代工不詳),有中國、韓國、新加坡等等,亞洲廠的就不會打上Made in Germany,我K德文官方網站、跑百貨公司研究的結果,亞洲廠製造的鍋具售價普遍較低,而且重量偏輕、鍋底較薄,或許是德國佬不想把最關鍵的不鏽鋼合金技術外放吧!如果是像我一樣有產地情節的人,請努力存錢、買的時候記得翻鍋底起來看。




前天用6.5L的鍋煮了添加王不留行的花生燉豬腳,準備幫老婆催奶,本人堪稱是21世紀的新好男人,科科~

煮之前先把鍋子丟進洗碗機內清洗一番(放得進去,真是太感人了!!),洗好後在鍋子放入洗過的花生、媽媽已經燙過的豬腳、倒了六罐米酒水,關上蓋子很開心的煮了起來;過了莫約二十幾分鐘看到蒸汽不斷跑出來,研究了一下才發現原來我忘記設定壓力了,又是沒看說明書的下場...

把壓力設定在高壓,定時器倒數15分鐘、關小火,時間到了悶著不管讓它自己慢慢洩壓,過了半小時後才去開蓋,盛了一碗給老婆鑑定一下,結果都不用吐骨頭耶,除了一塊大骨沒爛咬不下,其他都燉到酥掉了,咬一下就開了。

結論:WMF大勝Lagostina!

2009年3月12日 星期四

「很多小朋友沒飯吃,曾X妮要國家花2億讓她有面子,這種心態真可恥」...?

標題這句不曉得在哪看到的,挺有意思。

最近體壇多憾事,撞球神童被鼻屎大的國家挖走,棒球連輸偉大的祖國兩次(本半仙去年奧運後就預言:「省隊打不贏國家隊」),職業女高球排名第二的小妮子上書奏請皇上辦LPGA不果...

講標題那句話的人犯了兩個錯:
1. 花兩億辦LPGA並不會讓小妮子比較有面子,都世界排名第二了,還有一堆國家想挖角,應該不差這個比賽主辦權。
2. 雖然用「曾X妮」,不過整句話的指涉性太高,明顯犯了公然侮辱,這樣是會被告滴~

網友A爛的文章提到「去年九月蕭萬長提議辦F1救經濟」的創意構想,很有趣,新加坡辦F1花了25億台幣呀,台灣如果也辦一場,花的錢不曉得又可以養活多少小朋友?

還有還有,前幾天內政部長才被暴力黨立委質詢,問他幾時要賠償消費券短少的一千一百多萬,政府發八百多億少了一千多萬,沾沾自喜失誤率不到1%,不過這一千一百萬,雖然沒有兩億那麼多,可是也能養活不少小朋友哩!

歹年冬、多腦殘,這年頭欠缺理性思考能力的腦殘人真的越來越多,號稱中間選民的一狗票,結果還不是只會批評另個顏色,刮別人的鬍子之前都忘記自己一整個鬍渣滿臉,金逼唉呀金逼唉~

讓我們來模仿本文標題練習照樣照句:

很多小朋友沒飯吃,政府發消費券發到不見一千一百萬,心態可恥;
很多小朋友沒飯吃,台電還花上千億買到貴死人的煤,心態可恥;
很多小朋友沒飯吃,政府還要拿三百億拯救沒什麼競爭力的DRAM,心態可恥;
很多小朋友沒飯吃,台北市還花了三億蓋貓熊館、每年四千萬養貓熊,心態可恥;
很多小朋友沒飯吃,北高兩市還要花上百億辦聽障奧運和世界運動會,心態可恥;
很多小朋友沒飯吃,政府還花錢派棒球隊去參加經典賽而且還打輸,心態可恥;
很多小朋友沒飯吃,政府還要假裝震怒花大錢救棒球,心態可恥;
很多小朋友沒飯吃,台北市還要花一大筆錢成立棒球隊,心態可恥;
...

可以造的句子太多了,以下開放讀者自由發揮~

2009年3月11日 星期三

體溫守護者 - beurer FT-60

溫度計,是居家必備的醫療儀器之一,特別是有小孩的家庭,一把準確、方便的溫度計更是重要。

記得小時候用的都是傳統水銀溫度計,量的時候爸媽一定會叮嚀要在腋下夾緊,一方面避免量測誤差,一方面避免溫度計被摔壞或壓斷;後來時代進步了,大家開始改用電子溫度計,量測快速、讀取方便,而且準確度很高,不過跟水銀溫度計一樣,不太適合兒童,特別是衣服包很緊的嬰兒;於是後來又出現了耳溫槍,只要短短幾秒,而且不用脫掉小孩的衣服,使用很方便,唯獨準確性跟使用者的「手法」有關,越能塞進去耳道就越準,通常醫院的護士都會拉一下病患耳朵再塞耳溫槍,而量測頭不但硬梆梆(新款的BRAUN耳溫槍改成軟頭),而且常常比小孩的耳道大得多,不管大人小孩,八成會在量耳溫時被吵醒;幾年前SARS爆發時,開始出現另一種更厲害的溫度計-額溫槍,各大醫院都看得到,大大一支長得很像7-11條碼機的放大版,用來掃瞄人類額頭上的條碼測量額頭的表面溫度,更快速更方便也沒有「手法」的問題,不過準確度跟耳溫槍一樣「堪用」而已。

一晃眼牙牙也快四個月了,溫度計早該準備好,以備不時之需,於是愛敗家的老爸我本人,就喜孜孜很謹慎的上網搜尋適合的溫度計;歸納網友的經驗後,發現德國BRAUN和日本TERUMO的耳溫槍是媽媽們極力推薦的兩個牌子,本來已經決定買BRAUN的,又看到一個媽媽推薦beurer額溫槍FT-50,於是和老婆陷入長考:因為我們兩個都覺得耳溫槍塞進耳道的感覺很糟糕,但使用額溫槍的人那麼少,怕怕的呀...。

幾經掙扎後,為了避免將來量耳溫時吵醒牙牙,決定買額溫槍,本來想在台灣買就好,可是卻不甘願用較高的價格去買過時款式,於是繞了一圈找到一位德國代購,等了半個多月就收到,速度挺快的呢!


(以下點圖放大)

beurer是一個德國的百年品牌(九十年歷史),由某個以蛇為家徽的家族所成立(其實是史萊哲林學院的巫師來著?),主要產品就一些醫療用的量測儀器、美容用品等等,在台灣稱為「博依」,有引進溫度計、體重計、時鐘...。
從外盒上可以看到簡單的功能介紹:量測額溫、表面溫度(畫了個奶瓶圖示)、室溫。




厚厚一本多國語言說明書,但我看得懂得只有五六頁。




開箱~
上面是溫度計,下面則是附贈的收納盒;老實說,個人覺得銀色的有點俗...不過摸起來的質感還不錯就是。




額溫槍本體不算很大,長度約15cm左右,外殼都是塑膠件,所以重量也很輕。




電源開關,同時也是做一些設定的按鈕。




量溫度的按鈕,測量時先把保護蓋拿掉,把探頭對著嬰兒的太陽穴附近,因為這裡皮膚薄、血管密集,結果較準確,再按下SCAN鈕等個七八秒就會有結果了。
按鈕上面還有兩個細長的LED燈條,一邊綠色一邊紅色,若測量結果超過37.5℃就顯示紅燈,用來顯示有沒有發燒。




開機,還沒有做好設定,所以時間顯示00:00。




時間設定完成,不過相機對焦沒對好...Orz




溫度正常,亮綠燈。




平常沒拿來量額溫,就會進入待機狀態,每隔一分鐘量一次室溫。




收納盒內部有一層薄薄的吸震軟墊,可以保護溫度計,不過還是別拿來亂摔啊...



根據官方數據,量額溫的誤差為±0.3℃,很厲害的感覺,實際使用的結果也覺得還蠻準的,雖然不像一秒耳溫槍那麼快速,不過重點是不容易吵醒小孩呀~

十次買東西,大概有八九次被講浪費錢,所以這溫度計是偷偷買不敢讓我阿娘知道,沒想到她老人家早就對耳溫槍難用又量不準相當不滿,聽說我買了額溫槍,而且價格還比耳溫槍便宜之後,一整個激賞不已,還問說怎麼沒讓她知道,不然還會叫我多買一支給哥哥的兒子-小蘋果...

連我阿娘都說是好物,大家快去敗來用吧!

2009年3月10日 星期二

遠渡重洋的神秘禮物

小時候,爸媽常帶我們到大姨媽家玩耍,幾個表姊們都輪流會帶我們去逛街,但印象中幾乎沒看過大表姊,因為她念的是課業繁重的牙醫系,偶爾碰面也是在房裡念書,非常的辛苦;小時候我很皮(其實現在還是很皮,所以才會當暴民),有一次大表姊恰好在家唸書,因為難得看到大表姊,因此不但不懂得安靜,還一直纏著她玩,然後回家之後當然被我媽毒打一頓...(泣)...

除了功課很好,表姊還練得一手好書法,從小爸媽就會拿大表姊為榜樣,勉勵我們要好好讀書、寫字,當然除了口頭勉勵發揮功效,他們手上的皮帶也是功不可沒的...(又泣)...

今年農曆年,移民日本多年的大表姊帶著女兒回台灣過年,可惜我也帶著老婆女兒跑回高雄過年了,沒能和大表姊聊聊,但她倒是送給我一份很讚的禮物。

(以下點圖放大)

將將將~
Prina超音波電動牙刷;在台灣只聽過百靈、飛利浦,及最近少量出現的歐樂B和歐姆龍,這牌子是第一次聽過,據說是日本才買得到的完全內銷品。




說明書。




內容物一覽;盒子內包含牙刷本體、刷頭、充電座,另外還送了一小條牙膏。




附贈的刷頭有一支一般刷頭和一支清潔齒縫、牙齦附近的刷頭,看起來就是對付牙週病的利器。




充電座背後的標示以陰刻的方式呈現;不意外的,這種小東西是中國製造。




牙刷本體的底部,標示了「充電時間12小時、製造者松下電工、Made in Japan」等資訊。




牙刷正面有兩個按鈕:開關與模式選擇;和百靈一樣有三種模式,分別為一般、柔適、特柔模式。
這把牙刷的代號為Slim,若從形體上來看,它真的比起歐系電動牙刷迷你而輕穎,或許是因為日本人的手平均而言比歐洲人小一些吧?




一般電動牙刷似乎都是使用鎳氫電池,但這把用的是鋰電池,比較耐用喔!




牙刷與充電座合體,充電座上還有兩個洞是用來放牙刷頭的;精緻、不佔空間是日式設計最大的特色。




在此特別感謝大表姊送這份禮物,話說從高中時就偷偷拿零用錢買了第一支電動牙刷,一路走來始終如一,「連刷牙都懶」的我,可是電動牙刷的愛用者啊,真是太開心了,哈哈哈~

台灣獨立黨比全民最大黨好笑嗎?

傳說某卸任總統打算籌組「台灣獨立黨」,這其實很有趣:


1. 都被關在北所了,還組什麼黨?還不就是找人頭在外面運作,自己當影子操盤人,感覺一整個像極了電影裡的黑幫老大...
2. 掌握總統權柄長達八年,連個台獨公投都沒有,推台獨推到自己承認推不動,難道卸任被關以後會更厲害?老實說,只會讓我想到「消費台獨」這幾個字。
3. DPP被前總統一家搞得七葷八素(當然本身很爛也是事實),不多想想辦法去削弱KMT,還在那邊弄一些五四三的自我閹割招數,莫非是昔日黨內同志落井下石,導致今日前總統挾怨報復?

前總統自從被羈押後的所作所為,就算本人身為一個長期支持台獨理念的暴民都覺得好笑啊~只能說,坐牢使人腦筋不清楚,反正他也不是第一個,之前還有一個倒X總指揮的,也是放出來就自以為了不起,結果還不是常被爆料上酒家籌組「親台灣人民黨」,親熱的親...

話說回來,台灣腦殘人真的不少,都有人現在還相信633神話、相信完全執政品質保證、相信綠卡自動失效說、相信親中會更好、相信...,腦殘人何其多,再多幾個也無妨啊!!

2009年3月6日 星期五

消費券後記

新聞:消費券短缺 廖了以:不全賠

『內政部長廖了以一月底因發放消費券短缺,在記者會上哭訴,承諾會拿薪水補貼國庫,外界認為廖會負責到底,沒想到,民進黨立委薛凌昨在立法院質詢:「錢還了沒?」廖竟答,扣除保險理賠仍短缺七百多萬元,四月底再處理,「當初沒說全賠!」

廖了以說,還原現場,他當時是講「我負責,我薪水部分我會拿出來!」綠委黃偉哲追問,「部長自願扣薪三年嗎?」廖回嗆:「我沒講七百多萬元全部我負責,大概八個月一百七、八十萬元(約上任至去年底),其他錢由理念相同的人想辦法(募款),不能本來我願意承擔,結果變成黃牛!」

對此,綠委薛凌砲轟廖了以:「部長有失憶症嗎?」口口聲聲說發放正確率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三,有膽識要賠,計算方式如黑洞,短缺數字一日數變,到現在竟然又說不用全賠,「不知道玩什麼把戲!」國民黨立委郭素春緩頰:「內政部出包不少,但廖部長總有能力,不應再指責下去!」

消費券一月十八日統一發放,內政部五天後公布短缺一千九百餘萬元,二月六日覆核確定短少一千一百餘萬元,官員說,扣除保險理賠四百餘萬元,至今仍缺七百萬元。』



少了一千一百萬,套句記者在過去八年常用的話:「這筆錢如果換成營養午餐,可以照顧多少小朋友呢?」

網友孤獨木建議各家媒體逮到機會就把麥克風嚕到總統府、行政院高官、KMT立委面前,問一下這些大官有沒有跟廖部長理念相同,這招蠻酷的,個人覺得可以擴大範圍,比如發動call-in部隊打電話去問2100、小妹大...等等政論節目的主持人、來賓(三立跟民視就不用了,反正他們的理念肯定不會相同),財經記者也可以去問問那些支持發消費券的大企業老闆,等到統計一個月左右,在媒體上公布哪些人跟廖部長理念相同、捐多少,哪些人理念不同的,相信這一千一百萬應該很快可以湊齊。

當然也可能廖部長自己想太多,這時候就可能有幾種不同情形:

A. 馬總統的理念跟廖部長不同:
  Ⅰ. 劉院長跟廖部長理念相同--劉院長、廖部長是不是差不多該回家吃自己?
  Ⅱ. 劉院長跟總統理念相同,即與廖部長理念不同 --廖部長真的可以回去養老了...

B. 馬總統的理念和部長相同:
  Ⅰ. 劉院長理念不同--院長可能可以換成廖了以,上官鼎先生請回東吳當校長、寫武俠小說。
  Ⅱ. 總統、院長、部長理念相同:
    1. 其他官員理念不同--把這些人整理造冊,這份名單可以作為內閣改組的參考依據;
    2. 名嘴理念不同--這些人極有可能是西瓜偎大邊的牆頭草,甚至是藍皮綠骨的spy,可以列入國安局、調查局竊聽蒐證的對象;
    3. 企業理念不同--這些企業應該下次選舉會出現兩邊壓寶的情形,籲請檢調開始積極調查這些企業是否涉入阿扁洗錢案。


江湖上傳說下半年還會再發兩次消費券(要不然GDP成長率哪有辦法作成-2.97%),有沒有人要開賭盤,猜一下接下來會弄丟多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