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7日 星期一

高雄世運成功落幕之後

世運風光落幕,跌破台北政壇、媒體一干人等的眼鏡,特別是前駐外大使陸以正先生。

2009.7.19,〈自由廣場〉陸以正《「掛羊頭賣狗肉」的高雄世運會》

◎ 陸以正

馬英九在高雄新建的體育場宣布「第八屆世界運動會(World Games)」開幕了。加上最近一個月來,每天電視上都有高雄市長陳菊親身作廣告,週來每晚燃放煙火的大手筆,要不注意也難。受好奇心所驅使,我研究了一下世運會的歷史,才搞清楚它幾乎有點掛羊頭、賣狗肉的味道,不僅欺人,而且自欺。

世運會從一九八一年起,每四年一次,已舉行過七次。關鍵在於世上所有的運動項目,絕大部分都可以被上溯到紀元前八世紀、在一八九六年又恢復舉辦的奧林匹克運動會(Olympic Games)佔據了。世運會只能「你丟我撿」,湊付作為賽程。

所有田徑、游泳、籃球、足球、棒球、軟棒、高爾夫、甚至原本是世運項目的馬球、直輪溜冰、衝浪、武術和跆拳道,一旦成為奧運會比賽項目,世運就必須放棄。如此忍氣吞聲,倒有些像舊中國社會裡大老婆生的與小老婆生的兒女之分,後者永遠無法抬頭。

了解何謂世運項目後,我不禁產生疑問:既然所有田徑項目都被排除在世運會之外,陳市長為何要擲下五十六億餘元新台幣,在左營劃出十八.九公頃土地,興建可容四萬人座位,外加一萬五千個臨時席次的運動場呢?

那座開口型、屋頂用了八千五百四十四塊能吸收太陽能電池板的體育場,受到全國民眾讚揚。或許因此才沒有人問過:蓋這麼豪華的體育場,將有多少場世運比賽在裡面舉行?

答案是除開幕與閉幕典禮外,只有七人制橄欖球和飛盤兩項,會用到這所超級運動場!

如有人不信,可以上高雄市政府網站,檢視本屆世運會總共三十一個項目的比賽場所,它們分散在大高雄區廿三個場地,每處最多只有三個項目,少則只有一項。想擠熱鬧的市民不必擔心,像水上救生、拔河、合氣道、野外定向等,恐怕只有小貓三隻四隻會去捧場。

辦這樣一場世運會,不知又要浪費多少民脂民膏。其結果只是給陳菊在和楊秋興競爭縣市合併後大高雄直轄市長時,多一項政績而已。

(作者為前駐南非大使)


雖然這篇文章已經被太多人罵翻了,但習慣吵冷飯的我還是要再鞭一次,這樣才有趕上流行、很潮的感覺...

首先,陸前大使提到體育館利用率的問題,其實很好,可問題是,全世界的重大比賽,哪個不是舉辦完比賽後,主場館就幾乎荒廢了?北京鳥巢現在也沒什麼作用,但管理單位很聰明的把它變成觀光景點。世運主場館在比在期間或許使用率差了點,不過獲得紐約時報專文報導,而且被稱讚「令人陶醉,魅力不下於鳥巢」,花56億就有如此邊際效益,還不夠值回票價嗎?比起歷年來虛耗在金援外交上的錢,這56億應該不算多吧?比之台北那個花了6億還8億卻不能拿來做國際比賽的「社區游泳池」,又如何呢?

此外,賽後一個月該主場館就要移交給體委會管理,之後的利用率高不高、每年八九千萬的維護費用又該如何想辦法,這些問題是不是更需要陸前大使來關注?

若要說花了56億的世運主場館,舉辦的是非主流運動賽,觀眾少、利用率低,是掛羊頭賣狗肉的浪費之舉,那花24億元的聽障運動會主場館,豈不是更非主流、更掛羊頭賣狗肉?而且除了花錢蓋場館和「社區游泳池」,台北市可還花了一大筆廣告費,從一年前就在公車、捷運上大作廣告,也花了不少錢請「偷吃還要拉全天下男人下水」的明星來台代言(台北辦活動,找個香港人代言?台灣無人乎?),不曉得陸前大使對此有無意見?

在陸前大使的文章中,把「高雄世運」用「北京奧運」或「台北聽運」取代,一樣說得通;國際性的比賽的本質一向就是投入相當大的資金去建設,若要說花錢蓋運動場館浪費民脂民膏、把焦點集中在高雄世運,何不去探討「台灣不該承辦國際比賽」這類議題?那九月初台北市熱烈舉辦聽運之時,陸前大使要不要再跳出來批判一下,一樣是非主流比賽的聽障運動會?

至於非主流比賽這件事,真要比起來,聽運好像更非主流,畢竟殘障人士界更「主流」的比賽,恐怕是由國際殘障運動委員會所主導的殘障奧運;此外,我們更需要探討的是,何謂主流、非主流?奧運成立之初只有短跑運動,之後加入拳擊、摔角、古希臘式搏擊和田徑(包括場地跑、跳遠、標槍和鐵餅),這些擁有千年歷史的算不算是主流?可是若要比較觀眾數、選手知名度,標槍、鐵餅是否又變成了非主流運動賽事?

再來,陸前大使以為奧運比賽項目是主流,然而比較觀眾數目,恐怕世界盃足球賽還更勝一籌,就算沒有過之,也在相當之數,而世足賽僅為單一比賽,就足以挑戰數十項比賽集結而成的奧運,如此一來,誰是主流、誰又是非主流?而台灣的國球-棒球,很可能過一兩屆就要被奧運除名,屆時棒球是否成為非主流運動?政府是否還要繼續振興棒球?

區分主流非主流太過本位,堪稱自大而無禮,而更值得一談的是,難道這個國家、這個社會、這位前任外交官,只願意眷顧主流而忽略非主流?放諸世界上眾多現代化民主國家,其施政方針、基本國策,往往相當強調尊重少數、照顧弱勢等政策,以兼顧多數與少數的福利國家為理想目標,而陸前大使以「小貓三隻四隻」之言論來訕笑高雄世運,還有那什麼大老婆小老婆理論云云,不禁令人懷疑他的思想是否隸屬於上個朝代?更不禁令人聯想,這樣封建的外交官,是不是在友邦面前每每流露出「天朝上國」之尊,以致我國外交之路走來倍感艱辛?

話說像陸前大使這類人也沒在少的,在某個blog就看到有人留言:「高雄世運讓世界看到台灣是謊言」,內容大至是說他去查了CNN和BBC,也沒看到有關世運的新聞云云;鐵齒又有國際觀如本人者,立刻在BBC查到一則相關新聞,標題雖然是講中國很沒品缺席世運開幕,但內容提及「Taiwan is aiming for international attention with the World Games」,再加上比賽期間各國運動媒體大量進駐高雄,進行各項賽事的報導,誰還能否認「高雄世運讓世界看到台灣」?

「一千多個日子以來,這座城市,每一步都走得非常辛苦...」

從承辦起就被一路打壓,到建設、到開幕,到最後閉幕時終於獲得世運主席朗‧佛契「高雄世運是有史以來最成功的世界運動會」如此稱讚,這是值得驕傲的事情,而且不該只是高雄,而該是全台灣的驕傲。如果花媽在閉幕致詞時,能夠有氣度的請國人將世運的熱情,延續帶到台北聽運,為什麼這些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名嘴、記者,不能修正一下自己長久以來不公平的雙重標準?




最後補充笑話一則:
中天新聞晚上某政論節目的某位短髮中年女性特別來賓:「世運之所以能讓馬總統上台宣布比賽開始,那是因為兩岸政策開放的原因...」

請問該位中年女性名嘴:何不乾脆說,朗‧佛契之所以會盛讚高雄世運,也是妳們偉大祖國叫他講的?

2009年7月17日 星期五

花媽,妳贏了!

昨晚,高雄世運正式開幕,高雄成功的被行銷到全世界,透過這個奧運層級的比賽,台灣站上了世界的舞台發聲,透過轉播,將台灣的文化、傳統、藝術...告訴全世界,我們在這裡。

主場館、表演節目、煙火秀,雖然動員的表演人數只有數千人,整個運動會的總經費(不含硬體)才八億,不過高雄市依然創造令人感動的開幕式,主播廖筱君說「絲毫不遜於北京奧運」,雖然理智告訴我這句話太誇張,不過內心對於高雄這幾年來的蛻變,以及世運參與團隊的努力付出,著實感動不已。



每次看到這廣告,在花媽很台灣國語的旁白下,總有落淚的衝動;從十年前吳XX落選後,這個城市終於開始擺脫暫停的狀態、逐年蛻變,累積至今日終於在世人面前呈現美好的一面,離完美還很遠,但真的有相當長足的進步;今天的《文茜世界周報》說了一段公道話,為我的感動作了最好的註解:
「七零年代的工業發展,可以說是完全落腳於高雄,包括重工、石化,過程中高雄人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包括連要乾淨的空氣、健康的肺都沒辦法,等於是他們成就了整個台灣的經濟成長。...如今,他們終於看得到藍色的天空,享受水與綠的環境,擁有藍天綠地,就是高雄市民心中最想要的。」

花媽為了行銷世運、領取世界不動產聯合會(FIABCI)頒發的「全球卓越建築獎」(「愛河之心」榮獲環境類最高榮譽卓越獎),拋開政治包袱飛到北京,並且在與中國官方對談的場合上,輕鬆提及「馬英九總統」,不卑不亢的宣示主權,當時讓車輪黨一陣慌亂,連我們只是沒在公開場合講這種笑話都說得出來了。

這次花媽和她的團隊更神了,在偷偷摸摸相當低調、不斷的斡旋爭取下,不但觀眾可以帶國旗進場加油,連馬皇都能以總統身份上台宣布比賽開始(影片0:38),世運會主席郎佛契更是很夠意思的說了兩次the President of Republic of China(影片1:38)。馬皇昨天國旗歌唱很大聲,不過想年馬皇還只是京兆尹時,承辦的亞洲盃女足賽,可還禁止觀眾帶國旗到中山足球場加油咧



花媽,妳贏了!!

花媽捍衛中華民國主權不遺餘力,甚至比馬皇本人還更認真(大家應該還記得馬您和陳雲林的七秒事件吧?更早一點還有馬區長事件),比起禿頭老吳(把馬皇降格變成島主了)也是樂勝,因此草民在此誠心建議馬皇,策封花媽為護國大將軍兼領鎮南王!

正當高雄開開心心辦喜事,有名嘴在台北好像不太開心?下面影片中的鄭先生,整段話只有一句有意義:「辦完之後留下什麼?留下很好的建築物,還是留下很好的軟體建設?留下很好的制度,還是留下很好長遠未來的東西?」



世運不只是高雄的事情,更是一次台灣的機會。

紐約時報對世運主場館做了一篇報導,對伊東豐雄先生設計這座運動場多所稱讚,內容跟台灣或許沒有太直接的關連,第一段就點名「高雄,台灣」,再搭配上正面的內容,這是花錢都買不到的行銷。

每一場世界級的賽事,都要投入龐大的人力物力,檢討賽事結束後的收穫與將來發展,絕對是正確而必須的,然而至於高雄失業率很高什麼的,應該請鄭先生去問一下他的前任老闆,看看他的633支票到底幾時達成?

失業、經濟問題主要權責在於中央,地方政府受限於資源,能著墨的部分本來就有限,政黨輪替很久了,到現在還要把經濟問題賴給民進黨,實在好笑至極,照鄭先生的說法,失業、經濟問題嚴重也只需要檢討各地方政府,那這樣行政院豈不是能躺著做到地球毀滅?更有趣的是,台北市九月要辦聽障運動會,明年還有花卉博覽會,屆時他老人家要不要再出來抨擊一番?還是說到時候顏色對了,就什麼都對了?


「一千多個日子以來,這座城市,每一步都走得非常辛苦...」

2009年7月6日 星期一

八分之八,精彩完結篇~

終於啊,最後一學期的成績公佈了,而且竟是前所未有的高分,差一點就破90了,只能說「選課選得好,高分沒煩惱」,ㄎㄎ~

再來,就是等畢業證書了吧!




*********終於領到畢業證書分隔線*********

薄薄一張,相當不起眼,說它是四年來的繳費證明,好像也不過份啊~




*********名次公布分隔線*********

這學期名列第七,還蠻好奇第一名是不是平均破95?
夜間部要收起來了,結束營業前果然都會出現跳樓大拍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