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1日 星期一

[轉貼] 通膨經濟學、兩萬二、與台灣人大滅絕

最近沒什麼動力寫文章,只好轉貼別人的來假裝自己有更新blog...

這篇文章是作者genome發表在知名BBS站Ptt,也許有人覺得太偏激了,有人覺得剛好而已;不管你怎麼「覺得」,有些事情,正真實的在台灣上演著...


*******************轉貼分隔線*******************

作者: genome (dsfadf) 看板: Gossiping
標題:[論卦] 通膨經濟學、兩萬二、與台灣人大滅絕
時間: Mon Nov 23 2009

通膨經濟學、兩萬二、與台灣人大滅絕

主計處的資料更顯示,一到七月的經常性薪資比去年同期減少七.一六%,實質平均薪資縮水六.五%, 雙雙創下史上最大減少幅度,而且實質平均薪資甚至還退回十三年前的水準, 寫下一九九七年以來的新低紀錄。


看到這則新聞, 我突然感到一陣不寒而慄。一切的一切在腦中串連起來, 構成了一幅清晰的畫面, 那是有關於政府、資本家、奴隸銀行三位一體是怎麼樣密謀連手坑殺台灣老百性的秘密。

過去十三年來, 台灣的經濟有成長嗎?當然有! 平均每年成長也有4%。那怎麼會受薪階級的薪資完全沒有成長呢?很簡單: 所有經濟成長的牛肉全部被資方霸佔了, 不只是這樣, 雇主連一口湯, 都不留給勞工。

這是怎麼辦到的呢?一切的一切, 都是從廣設高中大學開始的。廣設高中大學之後, 資方就說: 「現在大學生這麼多, 不值錢了。」然後就把薪水壓低。對於沒上大學的勞工, 就說「現在大學生這麼多又這麼便宜, 你連大學學歷都沒有, 薪資當然就應該要更低了。」逼得大家只好至少混個大學學歷。

國外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因為雇主會看你是哪個學校畢業的, 上不了這些學校的人, 就專心走職業路線磨練技術, 不用讀大學也有不錯的工作機會, 不像台灣的資方的嘴臉, 管你哪個大學畢業的, 總之因為大學生多所以就該低薪; 管你技術多好專業多強, 沒大學學位薪水當然應該要比大學生低。

大學生太多怎麼辦呢?這個時候奴隸銀行與霉體聯盟就出來了, 說: 大學生多如狗, 考個碩士, 才是你競爭力的證明。於是大學生又只好一窩蜂考碩士。

標題: 5成企業優先錄取碩士生。


再來?碩士滿街走, 怎麼辦呢?這時候資方奴隸銀行加霉體又說話了: 現在是證照的時代。手拿十幾張證照的研究生被當成明星一樣的被報導: 「證照達人XXX,在學期間即很有計劃的報考證照, 現在已經手持十幾張證照, 做好踏入職場的準備了。」然後又是一股考照風潮, 大發利市的, 只有補習班吧。

到了求職的那天, 企業嘴臉卻是另一套。企業告訴你: 「你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垃圾, 我們不看這個。現在經濟不景氣我們不用新人。」然後偉大的兩萬二方案就出現了:
政府為了粉飾失業率, 決定拿納稅人的錢補助新鮮人圖利企業, 提供免費勞力給資本家, 壓低新鮮人薪資水準到一人兩萬二。(註: 加上勞健保政府支出可達兩萬六, 資方不只是要不付薪水的免費人力, 他們連勞健保都不願意出, 可見資方有多麼貪得無饜。)

大學畢業生一人兩萬二, 別嫌低, 這可是政府補助的德政。可憐的新人拼死拼活到了二十四、五歲, 只值兩萬二?兩萬二是要怎樣養活自己, 負擔房租和生活開支, 準備買房子, 成家立業?兩萬二是可以給年輕一代怎麼樣的希望和尊嚴?誰還敢生小孩, 怪不得台灣生育率世界最低! 其他先進國家最近越來越擔心人口老化的現象, 因為他們知道這是一個從現在這一秒開始挽回, 都要至少二十年才能看到新鮮勞動力的嚴重問題(我還沒加計找伴侶、做家課和懷孕的時間喔!)依照這個趨勢, 繼續給大學畢業生二萬二, 台灣肯定會成為「亡國滅種」的模範國。
這算不算是新的台灣奇蹟?

未來幾年的新鮮人的處境已經可以預測了, 資方一定會說「兩萬二, 公司還要教你東西花很大成本, 我們犧牲已經很大了耶, 你學長姊當年可是政府出錢, 現在公司自行負擔栽培你, 你要珍惜, 知道嗎?還有, 我可先挑明了講啊! 前三個月試用期不支薪, 勞健保可以選擇自費投保, 現在提供這種福利的公司不多了! 」「你不要啊! 那趕快走開, 外面還有兩百個國立大學碩士畢業, 手握三十張證照的人搶著要呢?」

最誇張的是, 兩萬二就已經由納稅人買單, 送給資方免費享用了, 企業還要挑三撿四, 非名校資方還不肯去, 台清交成政廠商爆滿。最誇張的就是台大場了, 企業排隊排到繞了台大三圈。我活了這輩子, 從來不知道企業這麼愛台大。奇怪,台大生不是老被企業嫌眼高手低、穩定性低嗎?

後來我終於懂了, 企業不是不愛台大生, 他們愛的是不敢有野心的台大生;他們不是不愛台大生, 他們愛的是免費的台大生。只要政府補助兩萬二(加勞健保兩萬六), 台大一切的昨非, 通通都變成今是了。當有錢人家的小孩從小就在台北美國學校開party講英文, 高中畢業有一半進長春藤名校人手一張綠卡的時候,中產階級的子弟讀不起台北美國學校, 從小拼死拼活補習, 最多也不過讀個台大,等著他們畢業不過是兩萬二。如果中產階級的父母知道台大畢業的結局是這樣,不知道會不會後悔當年沒把準備死後要留給孩子的房子賣掉, 讓小孩出國讀大學累積競爭力?

喔差點忘了說,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 兩萬二之前是什麼?
無薪實習, 正夯

你猜對了嗎?當時奴隸銀行配合資方正在進行全面性的洗腦: 「沒薪水沒關係,現在工作難找, 卡位學經驗最重要! 」資方收到新人就說: 「我們還要花成本訓練你耶! 」(意指新人應該付企業學費學習嗎?), 然後等到新人發現升正職無望,公司就再叫下一批肝。在台灣當資方真是太幸福了, 薪鮮的肝可以免費、每季更換, 還有奴隸銀行協助製造恐慌氣氛, 畢業生一堆免洗喔!

目前的最新發展是, 資方聯合奴隸銀行開始坑殺碩士

今年與去年相比, 各產業的碩士畢業生平均起薪普遍下滑逾5.6%。近1年來, 多達62.9%企業不曾錄用碩士畢業生, 遠比1年前(58.3%)高出4.6%; 未來1年招募新人時, 64.5%企業直言「不會優先雇用碩士生」。

真是太血腥了, 當年被捧上天的碩士, 現在被重重摔下。這和主力法人在股市坑殺散戶的養、套、殺手法完全相同。可憐的新鮮人不過是圈柵裡的獵物, 資方拿著奴隸銀行提供的獵槍在後面追趕掃射, 叫你往東就往東, 往西就往西, 叫你死就死。

說到底, 台灣的廠商那有什麼競爭策略?不過靠的是壓低下面的人的薪水增加收益而已。竹科廠商能賺錢, 靠的就是底下一堆七十萬到百萬年薪的人, 生產力抵得上矽谷年薪折台幣兩百五十萬到四百萬的人而已, 至於價差, 都被大老闆賺走了。

台灣真的是資方的天堂, 基本工資很久很久才會以跟不上房價物價的幅度小漲一次。幾乎每年的基本工資協調會, 不過是勞委會配合資方, 和勞方開一個做做樣子的會, 各自表述, 完畢, 反正結論會前就已經決定基本工資不調漲。可是今年資方氣焰囂張, 直接對政府嗆聲: 「連大拜拜都不准, 資本工資審議會直接停開! 」資方連派個代表和勞方做做樣子開個會都不肯, 真是標準的「誰理你們! 」面孔。


善良的台灣上班族從來也不會想說有什麼體制外的反抗方法, 只是很苦命的在體制內被資方玩弄。


台灣年輕人最新的反應有兩個, 一是考公職。走到哪雇主都欺負我, 我就回頭欺負一個最弱的雇主, 也就是政府。反正考上了, 就鐵飯碗抱一輩子, 起薪也不低,從此再也不會被民間企業欺負了, 一生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真的嗎?)。至於菁英拼命成為公務員, 也就是稅金的消耗者, 而不是在民間生產的納稅人, 國家整體經濟生產力降低, 財政缺口擴大,(制定兩萬二政策的公務員總不會讓六職等薪水變兩萬二吧?)三十年後公務員還領不領得到退休金, 沒有人知道。

另一個新鮮人做的事就是在幾乎沒什麼工作經驗的情況下創業。網拍、網站、小店是最常見的。可是這些創業的人, 與其說他們想當老闆, 不如說他們不想當夥計; 與其說他們想為自己工作, 不如說他們不想為別人工作。問題是, 除非是一人公司, 不然你當老闆, 總也要別人為你工作吧?可惜的是, 這些年輕創業家從當老闆的第一天開始, 就從苦媳婦變成了惡婆婆: 「現在大學生只值兩萬二耶,創業資金很寶貴不能隨便花, 啊你不是老闆不會懂啦! 」於是他們從創業第一天起, 就搖身一變成了壓搾勞方的資方一員, 繼續這無盡的壓搾輪迴。

無充份技術經驗就創業的問題在, 不容易成功, 也就是說, 不容易對經濟產生正面貢獻。但姑且不論成敗, 在一個人從勞方轉到資方之後, 他的所得稅計算法就已經變成資方。台灣的稅法非常有利資方而不利受薪階級, 隨著小老闆越來越多,政府稅收減少財政缺口擴大, 政府一定會想辦法從薪水階級, 或是從薪水階級的後代子孫身上搶錢, 招數不外乎變相加稅、大量舉債,狂開罰單,直到搞到所有人都活不下去為止。之後是怎樣呢?全民擺攤只賣給幾個親戚朋友嗎?還是全民跑業務把人情都用盡讓財團賺飽就失業餓死路邊?隨著具有生產力的工作者不斷離開台灣, 最後留下來負擔一切的薪資階級搞不好月薪兩萬二, 每個月交的罰單和稅金合計一萬一。

政府偉大的兩萬二政策你覺得已經夠慘了嗎?還早哩。政府最新的花招是: 以拉高資產價格來創造讓老百姓痛苦、資本家爽歪歪的虛幻經濟成長。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 通膨是可以造成經濟成長的。比方說, 如果本來早上吃個總匯三明治加奶茶50元; 中午和晚上各吃一個75元便當, 那一天的GDP就是50+75+75=200; 萬一便當漲到100, 一天吃兩個GDP也是200。問題是, 本來能吃三餐的錢, 現在只能吃得起兩餐了, 這樣是好還是壞?萬一中間你忍不住, 買了個32元的包子(包子也漲到32元了!), 那一天的GDP就變成了232, 而經濟成長率就是232/200-1=16%, 大陸經濟成長率保8%算什麼呢?我們這邊經濟成長率可是16%,足足兩倍呢! 問題是從200可以吃三餐變成232只能只兩餐半, 你是變幸福了?還是變痛苦了?經濟成長率16%, 你是變有錢了, 還是變窮了?

注意! 重點不在GDP


政府學習中國大陸, 追求經濟成長率不顧人民生活, 不斷進行擴大內需, 提升貨幣供給的結果, 就是造成社會的兩極化現象。也就是只有擴大內需相關行業, 比方說房地產業、證券業有在成長, 其他行業實質衰退。中國大陸的實施的經驗是,佔三分一的房地產、公共建設相關與證券業成長24%~30%, 佔三分二其他行業成長0%, 所以平均可以成長8%~10%, 但是對三分之二的人民來講, 收入完全跟不上資產膨脹的速度, 實質上是越來越窮, 越活越沒希望

台灣政府有樣學樣, 結果是: 不但總體經濟沒有成長6%, 反而是負4%。佔三分一的政府支出與房地產、證券業、與其他擴大內需資產泡沫行業成長10%, 其他三分之二的庶民經濟反而是負11%, 也就是政府直接造成廣大基層老百姓活受到經濟蕭條的衝擊。鄉親哪, 接丟洗中國進口也GDP工程啦!

未來ECFA再實施, 台灣經濟兩極化的程度一定會更惡化, 變得越來越像中國。
ECFA既得利益集團的成長可能是30%, 總體經濟結束衰退變成0%成長, 但影響廣大老百姓生活庶民經濟嚴重衰退達15%, 失業率也達到超過10%的驚人水準。不管大老闆因為ECFA賺了多少錢, 只要你失業了, 對你來說經濟衰退就是100%。ECFA實施之後, 台灣至少有50萬人失業, 經濟衰退100%。

(有人相信ECFA增加的就業會比造成的失業多嗎?把政府估計的增加25萬人就業乘以2來估計ECFA造成的失業人數, 應該是非常保守。)

最過份的是, 靠著運用壓低利率並且拉高物價再運用媒體恐嚇「錢存在銀行利息會跟不上通貨膨脹, 錢會貶值喔! 」, 政府非常有效的把辛苦打拼儲蓄的中產階級的錢從銀行逼出來, 一起投入了股市和房市的泡沫之中, 把中產階級的畢生心血大把大把的轉移到上市公司和房地產商手上。至於中產階級辛苦一輩子存下來的老本會不會化為泡沫, 老了會不會餓死沒地方住沒錢看病, 政府不管, 後代子孫背不背的起巨額債務, 政府不在乎。接丟洗中國進口GDP工程也精神啦!


可憐的的台灣人民, 在政府、資本家、與奴隸銀行的三面夾殺之下, 走上了自我滅絕的道路。台灣在2009年, 悲登世界上生育率最低的國家, 平均每個婦女只生一個孩子。大家還記得生育率要達到2.2個孩子才能夠維持人口吧?我們暫時不管小數點。只生一個孩子, 就表示每隔一代, 人口就減少一半。生育率1, 就表示下一代生育率要4, 每個婦女要生4個孩子, 這一代減少的人口才拉得回來。生4個怎麼可能呢?要照顧4個孩子, 夫妻一方不就沒法工作?現在薪水這麼低, 不雙薪哪養得起?

生育率低, 表示生活費太高, 房價太貴, 教育支出太貴, 大家沒有能力生孩子;生育率低, 表示台灣人民覺得自己已經活在一個悲慘的世界裡了, 不希望多帶一個生命來到這悲慘世界受苦。

而政府高官和有錢人完全對中產階級死活不聞不問, 他們的小孩, 從小是住在豪宅裡, 長大, 讀的是台北美國學校, 然後出國讀學費超貴的名牌大學, 畢業後,在全世界領的都是global pay, 回台灣, 就是準備要接班的, 從外商找來的ABC洋和尚都是global pay再加三成起跳。台灣的兩萬二奴隸, 不過只是他們的公司的鮮肝來源, 管你拼死拼活到建中北一女, 只要是待在台灣, 最差和最好的命運,也不過就是當台北美國學校校友的小奴隸、還是大奴隸。

人口越來越少, 薪水越來越低, 房子越蓋越多越來越貴, 是要給鬼住嗎?最後的結局一定是房市崩盤, 被誘騙進房市的中產階級手中只有不值錢的房子和付不起的房屋貸款。一輩子, 就毀在政府與財團聯手設計的房市泡沫裡。資本家完全不痛不癢, 因為他們住在只漲不跌一坪上看兩百萬的幾億元豪宅裡。

兩萬二繼續實施下去, 基層勞工終究會發現他們拼死拼活不過是條狗, 沒有明天的狗。最後, 基層勞工只願意付出價值兩萬二的勞力, 剩下的, 就是在上班的時候玩開心農場, 追求窮人僅有的生命的歡愉。下班之後, 把全部心力放在準備創業、考公職, 或是準備出國。員工毫無向心力, 企業真的能夠有國際競爭力?我懷疑。You get what you pay, 領多少錢, 做多少事, 就是經濟學最簡單的道理。

目前最新的趨勢是, 聰明的高中生, 未來經濟體系當中的知識工作者, 很早就計劃要出國。因為他們都知道, 在台灣進入職場, 就是兩萬二。而律師、醫師、會計師、教授, 已經有小孩的人, 都知道絕對不可以讓小孩在台灣的基層工作, 即使那是一份所謂的專業工作也不值得。因為兩萬二, 會使得企業因為有免洗的人力而讓新人做一大堆無意義, 沒有辦法累積國際競爭優勢工作。要新鮮人做一小時連10塊錢價值都不到的事, 沒關係, 反正政府拿薪資階級繳的稅買單。

而國外因為薪資高, 雇主會時時刻刻問自己叫勞工做這件事, 值不值得所付出的高時薪, 而使得在國外的基層專業人員的經驗不斷累積。結果就是在台灣五年經驗還抵不上國外一年經驗。在台灣踏入職場, 就是準備要在國際舞台上被淘汰,永世不得超生。

對政府來說, 這世界上再也沒有更容易的統治方式了。
一、和財團勾結;
二、想辦法讓中產階級為生活而奔忙;
三、讓基層勞工每天活著都只為了求下一口飯吃, 沒有力氣關心政治。
人民有多痛苦政府都覺得沒關係, 反正只要選舉一到, 再政策收買一下, 拿政策消費券騙一騙就行了。

可是有多少行業和是依賴著中產階級生存的呢?就拿計程車來說好了。搭計程車,是標準中產階級的行為。有錢人坐的是幾百萬的名車, 附加司機接送, 偷情時才自己開, 而窮人搭公車騎機車。現在計程車殺價從八折、七折、到五折, 原因是什麼?很簡單啊, 中產階級變窮了, 每一分錢都要計較, 計程車錢就被節省下來了。乘客越來越少, 失業開計程車的人越來越多, 供過於求, 最後只好殺價競爭。

運將都已經快要活不下去了, 政府除了任由中油前三季大賺兩百多億, 還不檢討油價機制之外,(去年國際油價140時, 台灣95每公升34元, 最近國際油價78元時,台灣95每公升30元; 國際油價降44%, 台灣95只降11%, 這是什麼樣的公式?)還要課能源稅?政府這樣做不是擺明要運將通通去死嗎?我真的很擔心, 運將現在一天開十二小時的車才能賺三四萬塊過活, 以後會不會要開十六小時才能賺兩萬多塊?大家真的要衷心祈禱, 未來最好不要發生因為沒錢保養車子或是過勞, 而發生運將開到一半死在路邊的重大交通事故。

而政府顯然是棺材本也不想留給運將, 罰單越開越兇, 補足對有錢人減收遺產稅和贈與稅所造成的財政缺口。

依目前台灣人血脈斷絕的速度, 可能再過幾百年, 地球上就看不到台灣人了。在那之前, 在政府、資本家和奴隸銀行的合作獵殺之下, 以兩萬二、通膨經濟學為刀俎, 台灣人大滅絕正式開始。

2009年12月17日 星期四

陳雲林又要來了...

時隔一年,北京又再度派遣八府巡按來台視察。

先幫大家恢復一下記憶,看看去年發生過啥事...

警察大人好威啊~
陳雲林走了之後

人權遭受侵害的人民,並不會像新聞一樣,吵兩天就沒下文了,有人很努力的對侵權的警方提告,希望藉由司法訴訟來反抗行政權,凸顯政府的蠻橫無理。

過去幾十年來一直到現在,有人很努力在爭取人權,努力到家破人亡、努力到作黑牢甚至槍斃,時至今日,在公權力的巨掌之下,人權依然需要爭取,與政府對抗的戲碼仍舊上演著,也許很多人基於政治傾向的不同,對於這些所謂的「暴民」嗤之以鼻,不過請別忘了,爭來的人權是是大家都享受得到的,過去八年來可以恣意的抗議、批判甚至謾罵民進黨政府、前任總統,可以號召幾十萬人穿紅衣服上街癱瘓台北國下班的交通,可以霸佔凱達格蘭大道辦夜市...都是前人努力之後,才得以享受的成果。

※以下文字來源為公民記者陳育青小姐的blog

◎案例一:
公民記者陳育青小姐(有人說公民記者非記者,更有人直指陳小姐是綠營的人來著...)前往圓山飯店,遭到盤查後被包圍、強制帶回警局...

2008.11.04 圓山飯店 警察侵犯人權事件記錄
大前天有民眾表達言論自由,被警察帶走。
前天有民眾穿著自我主張的衣服上街,被警察帶走。
昨天有民眾手持中華民國國旗,被警察帶走。
今天我拿攝影機拍陳雲林走路,被警察帶走。
那麼明天呢?後天是誰?在哪裡?什麼事?會怎麼樣?人人自危嗎?

2009年2月25日「我控訴!」
「我控訴」提告的意義並不只是贏得某一件官司,讓某些人成為被告,而是爭取普遍的、基本的人權。你應當不懼於表達自己的意見,當不合理的事情發生,可以不接受、抗拒、據理力爭,而不同意你的人,不能夠以暴力相向。

陳雲林躲在花盆裡?2009.04.13「我控訴!」系列.陳育青自訴案第二次開庭
...
另一被告徐兆璞稱有蒐證光碟為證,當庭呈上,審判長不太高興,問他為何不在開庭前提出?但還是當庭播放,作為參考。


其實這份證物和我拍攝的是同樣的內容,只不過「角度」不一樣(我拍不到自己,而蒐證光碟有拍到我)更有許多我沒拍到的畫面,例如現場被警察團團圍住,其中一名警察出手要搶我的攝影機、不准我拍攝,他施加的力量造成我錄影中斷。光碟還有我被推、逼、強行塞進警車的過程,拍的比電視台的畫面還清楚!


如此暴力的過程,引來旁聽者的驚嘆,據觀察團成員事後告知,連法官都看到傻眼,尤其是我要求警察告訴我根據哪一條法令盤查我?警察竟傲慢的說「叫法官背法條給你聽」。
...

長官有很重要的會議! 2009.05.18「我控訴!」系列.陳育青自訴案第三次開庭
是藐視、還是無知?這位缺席的被告身為執法人員,不僅對法庭程序不尊重,連基本的禮貌也不懂---就算和朋友相約,無法前來也該事先通知一下吧?
為了他一個人缺席,法官、自訴人、12名被告、律師、法庭觀察團……浪費了一上午的時間,也因而浪費公共資源。

「看不清楚!」 2009.06.25「我控訴!」系列. 陳育青自訴案第四次開庭
翁山蘇姬1989年的論文「追求民主」這樣說:「法律及秩序」一直被頻繁地誤用為壓制的藉口……助成了一種不利於國家發展的勢態;它使機敏的、有活力的、前進的公民社群不得出現。除非「法律」等同於正義,而「秩序」等同於人民對正義的實踐感到滿足之後所形成的紀律,否則,法律者也、秩序者也,不過是空洞的名詞而無其原應具有的價值。

不友善的牽手 2009.08.03「我控訴!」系列. 陳育青自訴案第五次開庭
...
圓山事件過程,警方數次的強制行為,妨礙我人身自由並造成傷害,但警察執法技巧是經過訓練的,例如數名女警將我推往警車時,她們會手牽手,用手臂、身體對人造成壓迫,在數人圈抱的推力下,不得不往特定方向移動。我請他們不要碰我,女警則回答她們沒有碰我,而是在「牽手」。
勘驗這段光碟時,被告徐源鳳表示,她們並沒有抱著我,而且手還牽起來,盡量避免碰到我的胸部,怕被我告「性騷擾」。
聽到這般辯解,實在讓人哭笑不得,警方的執法技巧訓練,顯然是基於保護自己,並且把人民視為潛在的敵人,所謂「牽手」的說法是規避責任,比直接用手推人更不可取。
...

神秘消失的蒐證畫面 2009.09.17「我控訴!」系列. 陳育青自訴案第六次開庭
...
至於我被抬進警察局那段「神秘消失」的錄影畫面,法院、民意代表都調不動,可見它的神秘性!
法院要調這段畫面,但被告徐兆璞的刑事陳報狀載明「員警並未拍攝自訴人進警局之畫面」。
民意代表去調,警局回覆:「該蒐證錄影帶業已陳報法院審理」。那麼,調監視器畫面呢? 警局回覆:「監視器畫面因逾保存期限15日以上,無法提供」。
...

三不一沒有! 2009.11.05 「我控訴!」系列. 陳育青自訴案第七次開庭
種種離譜的言行,已超過常人能理解的範圍,被告為了保護自己、同僚、長官而採取上述說法,或許不得已,但本案實非一般民事案件,被告的言論必須受到社會公評。
為了逃避責任,傷害全體執法人員的「誠信」,今後民眾還願意以信任、尊重相待嗎? 台灣警察專科學校、中央警察大學的莘莘學子,如何在校訓--「誠」和學長、學姊的「不誠」之間,思考未來的使命?


◎案例二:
有三個小姐(自稱「行動藝術團」)帶著中華民國國旗、聯合國會旗、圖博(漢人稱為「西藏」的那個地方)雪山獅子旗,在中山北路站著等陳雲林經過,被十幾名警察包圍著「擠」上警車、帶回保大並不准離去,其中有個小姐的手指都骨折了...

這是機密!2009.04.13「我控訴!」系列.行動藝術團三網友自訴案第一次開庭
...
審判長詢問被告所謂「管制區」為何?有無公告資料?辯護人表示,依警執法6-6,只要指定、不須公告,公告資料係「內部公文」。
審判長質疑:「不用公告嗎?那怎麼知道界限在哪裡?不是警察說哪裡是管制區就哪裡是,要有相當的法律程序,一定要提出。」
被告楊崇德:「如果是機密文件呢?」
審判長:「為了調查程序,相關的公文資料要呈報,是不是機密不是你來決定,如果你們調不到,法院會幫你函查。」
...

徹底管制民眾,才是對的 2009.06.22「我控訴!」系列. 行動藝術團三網友自訴案第二次開庭
「他們身上有標語、旗幟,會引起群眾圍觀,這樣陳雲林就無法順利離開。事後證明這樣做是正確的,因為幾天之後,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在晶華飯店晚宴)就是因為未在門口做徹底的管制動作,以致國民黨主席及陳雲林形同被“軟禁“到晚上兩、三點。」


◎案例三:
有個高中生跟著父母參加圍城抗議,11月6日晚間於中山橋頭、北美館前,慘遭警方追逐、攻擊、逮捕,衣褲多處破爛、身上傷痕累累...

特別交付「不得使用暴力 」? 2009.08.21「我控訴!」系列. 陳同學自訴案
...
自訴代理人對證人進行反詰問,釐清當天負責指揮、下令的權責。根據證人表示,分區指揮官(即被告周文科)有特別交付他要約制同仁不得使用暴力,他也用擴音器向民眾及同仁廣播。他承認逮捕自訴人所發動的這次攻堅,是由他下令的,至於要逮捕哪些人,是他交代第一線的霹靂小組逮捕「嚴重攻擊警察之民眾」。自訴代理人進一步詢問,如何判斷「嚴重攻擊警察」的行為?證人表示,現場難以判斷,所以逮捕後再依蒐證資料依法處理。


聽到這裡,不禁讓人倒抽一口氣,警察執法標準模糊且專斷、「不得使用暴力」的原則置若罔聞,難怪台灣人民會有戒嚴重臨的恐懼。陳同學行為有「嚴重攻擊警察」嗎?逮捕他顯然不符警方自定的標準,逮捕方式也違反比例原則。
...

太極工夫好嘢 2009.09.30「我控訴!」系列. 陳同學自訴案第二次開庭
氣氛讓人有些昏沈,我懷疑這一切是不是像卡夫卡的小說「審判」?與惡夢搏鬥,終究是虛耗時間。正義永遠不會屬於人民,因為定義「正義」的工具是在執政者、執法者手上!

你是否願意表達歉意? 2009.10.21「我控訴!」系列. 陳同學自訴案第三次開庭
...
接著,顧律師問了一個很讓人意外的問題,他請教被告「就本件案件,你是否願意對自訴人表示歉意?」


周文科遲疑了十餘秒,才說:「值勤的同仁相當辛苦,也是依法行事。」
「那你不願意表示歉意?」
周文科沒有回答。


審判長開口說:「有人受傷,去慰問、致意,私底下或公開說聲對不起,雙方或許可以……」
顧立雄律師接著說:「我們大概可以猜想本件的結果,因為小區指揮官楊文振表示過,是他下令的、當時周文科先生也不在現場。我們提起這件訴訟的本意,不是說一定要哪一位員警受到怎樣的處罰,但是這些案件涉及警察執行勤務不當、甚至違法。希望警方能在這件事上面表達一定的誠意,我可以再和當事人溝通,可是警察如果一直以『我們是依法值勤』這樣的說法回應,我覺得是很危險的。未來大家在集會遊行時,都要面對這樣的執法環境嗎?我還是希望被告能夠表達對這件事一定的態度。」


審判長表示他能理解,並說:「我瞭解自訴人提這個案子是對事不對人,當時他還未滿18歲,在衝突當中也受傷了。如果警察方面能致個意,對自訴人的意義很重大。」
...






陳雲林又要來了,你,準備好了嗎?

2009年12月1日 星期二

妳/你還在看《中天新聞》嗎?

早上看到一則有趣的新聞:

《自由時報》乘客北捷內飲食 中天移花接木變高捷

「〔記者曾韋禎、陳慧貞、林嘉琪、楊久瑩/台北報導〕中天新聞昨日引用網路影片,痛批在捷運內違法飲食的一家人。不過,違法行為出現在台北捷運,新聞卻導向高雄捷運,引發網友痛批。

有民眾在七月十八日上傳影片到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RaxObdXpGzU),指稱有一家人在台北捷運內霸佔座位,甚至違法飲食。中天新聞昨天據此作成新聞(http://www.youtube.com/watch?v=mv-QtcooSjo),卻在畫面中訪問高雄市民、高捷公共事務處長的回應,宣稱是高雄報導。

網友DavinTsai質疑,改天報總統府官方新聞畫面,要帶中國某廣場嗎?kulama斥,好一個移花接木,這招太賤了。nooooon諷總部在內湖的中天,難道是「內捷」常常炸裂,只好坐高鐵到高雄採訪?

中天稱法律上沒問題

中天新聞回應表示,該報導是中天高雄駐地記者在網路上發現影片,記者根據大眾運輸法無城市之分,就地採訪高雄捷運局而做出報導,從法律面程序來說,並無問題。

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管中祥昨指出,中天事件顯示記者在專業能力及查證上的不足,中天應對新聞造成的錯誤道歉。

學者︰查證不足應道歉

師大大傳所教授胡幼偉說,重點在於應還原真相,報導事實,從網路的畫面應不難判斷新聞事件發生地點,中天記者可以再就相關新聞事件做出延伸報導,從台北捷運的狀況進一步探討高雄捷運的情形,但不應便宜行事,直接將台北事件轉換成高雄事件並不妥當。

網友認為中天刻意移花接木、醜化高捷,對此大加撻伐,已有網友向NCC投訴。NCC副主委陳正倉表示,民眾向NCC投訴,按程序得向傳播內容處檢舉,如果經調查發現內容不實,才有成案可能,NCC目前還不了解該案內容,無法具體回應。」

這是民眾拍到的



在影片的50秒左右,可以明顯聽到「中山站」,在捷運牆上的地圖也可以看得出來是北捷(路網遠比高捷複雜),座椅的編排、拉環的形式也不是高捷的樣子。

再看看中天新聞報導


從1分20秒開始採訪高雄民眾、高捷公共事務處長、拍攝高捷內車廂顯示「西子灣站」的畫面,最後並以「中天新聞高雄報導」做結尾。

當然啦,新聞從頭到尾都沒說影片中沒水準的一家人是發生在高雄,法律上自然沒什麼問題,不過,中天新聞是用這種方式在製作新聞的,那顯然如果不是故意誤導民眾,就是記者把學校老師教的新聞道德、正確性查詢等等學理忘光光了。

製作本新聞的記者可以疏忽,難道一路上去審稿、製作等單位通通疏忽了?完全不用查證?真的是這樣,中天電視的新聞還有什麼好看的?整個製作團隊都是用疏忽在播報新聞,那從這個電視台播出來的新聞,跟垃圾豈不是沒啥兩樣?

這種程度的新聞台,妳/你還在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