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8日 星期二

要怎麼樣才能「一邊在新加坡參訪,一邊幫忙救災」呢?

今天華視出了一條很有趣的新聞,被網友抓包了:淹水時在哪兒?陳菊坦承官邸睡覺



看標題也知道,這則新聞是記者故意要修理陳菊的:「九一九水災,高雄災情慘重,當大家家裡淹大水的時候,市府首長正在睡覺,小市民的心裡恐怕也很難接受。」

別的市民有沒有很難接受我不清楚,不過客觀來講,一個身體狀況不是很好的中年歐巴桑,忙著掌握災情弄了一夜又一個早上,只要確定把工作交辦好,下午回官邸小睡兩小時,應該也不算太過分,當然後來高雄市淹水,這個「小睡一下」可能事情就很大條,市民要不要用最高標準來檢驗,過兩個月就知道了。

不過媒體、名嘴一路追著要陳菊交代「消失的三小時」行蹤,最初是某車輪黨議員爆料,說陳菊那時人在高雄縣處理選舉事宜,亂爆料的人現在不但不用負責,媒體還可以打蛇隨棍上,從原本抨擊陳菊「顧選舉不顧救災」,改成批判「市民家中淹水、市府官員睡覺」,只能說記者們真的很有心呢~

除了攻擊監督陳菊,也不忘幫國民黨的市長候選人說兩句好話,所以雖然黃昭順人在新加坡,但神通廣大依然可以救到高雄的災,想來黃大委員必然具備瞬間移動的超能力,才「可能一邊在新加坡參訪,一邊幫忙救災」吧?

一篇報導,對同為市長參選人的陳黃二人,卻有截然不同的標準,這就是所謂公正客觀的第四權啊?

「阿人家黃委員是不能用電話救災嗎?」
當然如果有人硬要講這種話,除了ㄎㄎ笑,我也不曉得該說什麼了,畢竟黃委員,忙的可能不只救災啊...




最後再補充一下,網友熱心整理出來的兩大直轄市淹水比較表,因為有些人很健忘,只好拿出這張表來喚醒他們的記憶,回顧一下史上最強大的水漫台北城:



當年水患隔天報紙曾經報導,台北市某水門沒關(Ptt的八卦板還有人爆料說那個水門的守門人是他遠房親戚,不過沒證據的事情就當鄉野傳奇好了),所以導致大水衝進台北市,但有趣的是隔兩三天之後這則新聞一整個消失不見,但看那時的台北市長不斷強調是天災,雨量超過兩百年防洪確率,並直呼幸好有造價數千億的捷運可以當成防洪下水道使用,還一直很自豪說他處理得很好...

首都可以淹水淹成這副德性,不但沒人問台北市長「人在哪裡」,沒人要求市長下台,反倒是隔一年多之後的首都市長選舉,還能連任,只能說台北市民之偉大,不是吾等南部暴民網軍所能體會理解。



陳菊市長,怎麼看都覺得妳最大的敗筆,就是顏色錯了吧?

2010年9月9日 星期四

法官恐龍 or 法律過時?

最近的社會事件,除了花錢博覽會出包以外,應該就屬高雄地院的離譜判決最熱門了,趁著熱度未退,趕快寫篇文章來跟一下潮流,不然老是炒冷飯,都快變成馬後砲blog了...


◎本案判決

有興趣看判決書的朋友,可以到司法院法學資料檢索系統,在裁判書查詢的地方,選擇臺灣高雄地方法院99年訴字第422號判決,即可一窺判決書全貌,不過我猜想不會有人這麼「搞剛」去查,就算真的去查八成也看不下去,就在此做重點節錄,並嘗試把艱澀的法律文字翻譯成正常人看得懂的白話文。

************我是判決書分隔線************
(判決書頭,省略)

事 實
一、丙○○於民國99年2 月6 日7 時40分許,在高雄縣甲仙鄉○
○村○○路48號甲仙鄉立圖書館之側面樓梯處,見甲女(93
年1 月8 日生,真實姓名年籍詳卷,警卷代號0000甲0000 號
)穿著腰部為鬆緊帶之運動長褲,一人獨自玩耍,明知甲女
係未滿14歲之女童,性自主能力及判斷能力均尚未成熟,竟
基於對未滿14歲女子性交之犯意,將甲女抱坐其左大腿上,
使甲女面向其右腿,以左手繞過甲女背部至左手之方式加以
環抱,以右手由甲女腰部鬆緊帶伸入其褲內(起訴書誤載隔
著褲子),未違反甲女之意願,將右手手指插入甲女之陰道
,而性交1 次得逞。嗣居住上開圖書館側面樓梯處隔壁之陳
翠芳,從住家廚房窗戶目睹丙○○犯行,即大叫制止並報警
,經警到場查獲上情。
二、案經甲女父親乙男(真實姓名年籍詳卷,警卷代號0000甲000
0A號)訴由高雄縣政府警察局旗山分局報告臺灣高雄地方法
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後起訴。

[翻譯]這段的意思是說,有個死變態在甲仙圖書館樓梯間,抱著一名剛滿六歲、穿著運動長褲的小女童,讓她坐在自己左腳大腿上,用手指插入女童陰道加以性侵,被一名熱心婦人發現後報警。

理 由
一、證據能力之認定
(在討論本案的證據有沒有採用的價值,不過這對一般人不重要,反正結論是本案的證據有效)

二、認定犯罪事實所憑證據及理由
訊據被告丙○○固坦承於上開時、地,將右手伸入甲女褲內
,惟否認有何性交之犯行,辯稱:我當時僅用手撫摸甲女之
生殖器,並無將手指插入甲女陰道,且我罹患精神分裂症,
案發時意識不清,不知自己在作什麼。經查:
(一)甲女為93年1月8日生...,此部分事實,應堪認定。
(二)被告於99年6 月8 日本院審判時雖辯稱案發時未將手指伸入
甲女陰道...被告於本院審判時辯稱未將手指插入甲女陰道云
云,應屬卸責之詞,其於案發時將右手中指插入甲女之陰道而
性交1 次之事實,應可認定。
(三)又被告辯稱罹患精神分裂症,案發時意識不清...其明知甲
女係未滿14歲之女童,基於性交之犯意,為本案之性交犯行甚明。
(四)綜上,被告上開辯解,均非可採,其與未滿14歲甲女性交之
犯行,實堪認定,本案事證明確,應依法論科。

[翻譯]第一段法官認定:被害人的年齡、犯罪事實為真;第二段被告抗辯手指沒有插入被害女童陰道,不過經檢查女童處女膜有撕裂傷;第三段被告抗辯犯案時精神狀態有異常,想要藉此減免刑責(他一定是老掉牙港劇看太多了)。前面三段看不懂無所謂,重點是第四段,法官認為被告重頭到尾都在鬼扯,被告所說的一律不採信:「被告上開辯解,均非可採」

三、論罪科刑
按以性器以外之其他身體部位進入他人之性器之行為,為刑
法所規定之性交,此觀刑法第10條第5 項第2 款之規定即明
,是被告以手指進入甲女之陰道,所為屬性交無疑。核被告
所為,係犯刑法第227 條第1 項對於未滿14歲之女子為性交
罪。又兒童及少年福利法第70條第1 項前段固規定:「成年
人…故意對兒童及少年犯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惟該項但書明定:「但各該罪就被害人係兒童及少年已定有
特別處罰規定者,不在此限」,而刑法第227 條第1 項之罪
係對被害人為未滿14歲之少年所設之特別處罰規定,則被告
所犯上開罪名,自無再適用兒童及少年福利法第70條第1 項
前段規定加重其刑之必要,附此敘明。又公訴意旨認被告所
為係犯刑法第222 條第1 項第2 款之加重強制性交罪,惟被
告辯稱案發時甲女並無反抗,其並無以暴力使甲女就範,而
證人陳翠芳於本院審判時亦證述:我看見被告與甲女時,甲
女並無抵抗被告之動作,且無喊叫或哭泣等語(院卷220 、
221 頁),核與被告所述相合;參以案發時甲女係坐在被告
左腿上,姿勢重心並非十分穩固,若甲女有意掙脫被告,被
告應難以在未脫去甲女運動褲情形下,順利將右手伸入甲女
褲內而為本件犯行,可見被告辯稱未以強暴、脅迫或其他違
反甲女意願之方法為本案性交,尚非無據,起訴法條尚有未
恰,惟起訴之基本事實同一,本院自得變更起訴法條予以審
判。審酌被告為滿足個人私慾,明知甲女僅6 歲,心智未成
熟,竟對其性交,對甲女身心造成傷害,且犯後藉病否認犯
行,未得告訴人乙男之諒解,兼衡其犯罪動機、手段等一切
情狀,認檢察官求處有期徒刑7 年10月容屬過重,爰量處如
主文所示之刑。

(判決書尾,省略)

[翻譯]這段是重點,不過整個落落長(其實這已經算是很簡短的判決書了,如果各位連這段都看不下去,就不難想像為什麼老是有記者會對判決內容斷章取義),以下簡短說明一下:

1. 刑法上規定的性交,除了用生殖器,也包含用手指或其他物品,進入他人的生殖器、口腔和肛門,簡單來說,某甲用自己的生殖器、手指或某物品對某乙進行一般性交、口交、肛交,都算刑法上定義的性交。所以本案被告用手指對女童進行性侵,屬於刑法規範的性交行為。
2. 因為被告的行為已經違反刑法規定,依照兒童及少年福利法,本案不適用兒少法加重二分之一刑度的規定。
3. 本案起訴檢察官以刑法第222條的加重強制性交罪起訴,但法官認為本案被告沒有違反被害人的意願,所以不符合第222條的要件,應改用第227條對未成年人性交罪。
4. 法官認為被告「為滿足個人私慾明知甲女僅6 歲,心智未成熟,竟對其性交,對甲女身心造成傷害,且犯後藉病否認犯行」,衡量犯罪動機、犯罪手段,判決被告三年兩個月徒刑


◎刑法強制性交罪的要件

引起新聞媒體廣泛討論的點在於「法官任為六歲女童被性侵沒有違反其意願」,網友們紛紛大罵,而幾個基金會也發動連署,罷免該案的「恐龍法官」,目前連署超過三十萬人。

當然有人反法官,就會有人支持,比方說陳公揮文在ZIQQ就很激動(他好像每次都很激動,不曉得哪天會爆血管)的強調刑法222條的要件,必須犯罪者符合用「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等方法對被害人進行性交,要這些網友們去看看本案到底有哪裡符合這四項;因為我本人患了一種「看ZIQQ沒辦法超過五分鐘」的不治之症,所以也不是很確定他有沒有提到,除了前述四種方式刑法222條還規定「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不過印象中,他拿了寫著「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的板子,爆著滿頭青筋說「你們自己去看看,到底有沒有符合這四種方法!!」所以我推定他沒有提到「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不過這邊做保留,歡迎網友指正。

假設我的印象沒錯,那陳公揮文在同一個節目中,再次犯了不懂又愛鬼扯、還藉著鬼扯賺錢的毛病。

首先要說明的是,刑法222條加重強制性交罪的前提是,犯罪者的行為必須先符合221條的強制性交罪,並同時符合222條第一項規定的八種特殊情形,才算是真正符合加重強制性交罪,依221條的規定:「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所以當一個人與另一個人發生性行為時,有沒有利用「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就成為本罪規範的重要關鍵。

過去學說上針對強制性交罪規定的「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要件,有兩種不同看法:一種認為必須要犯罪者必須要使用「相當於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等方式,而違反被害人意願」的方法,才算符合違反被害人意願,另一種看法認為除了列舉的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以外的其他一切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都算是符合違反被害人意願的手段。根據最高法院九十七年度第五次刑庭決議,除了那四種方法以外,其他一切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若有妨害被害人的意思自由,都是符合法條規定的「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也就是說,最高法院從97年起認為,強制性交的方式除了強暴脅迫恐嚇催眠之外,只要有任何違反被害人意願的,一律符合。

如果上面這段看得懂,就知道為何我批評陳公揮文不懂又愛鬼扯,如果看不懂就算了,反正我寫這些,也只是為了報答他冊封像我這樣的網路使用者為「綠色網軍」而已。

基於上述最高法院刑庭決議,六歲女童性侵案的重點在於「女童的意願」,如果違背女童意願,被告自然就符合刑法222條規定的加重強制性交罪,然而本案法官依據「案發時甲女係坐在被告左腿上,姿勢重心並非十分穩固,若甲女有意掙脫被告,被告應難以在未脫去甲女運動褲情形下,順利將右手伸入甲女褲內而為本件犯行」,而認定被告並沒有違背女童意願,也就是這個部分導致輿論嘩然、網友大暴走。


◎刑法的謙抑性

法官這種說法很顯然違背一般人民的感覺,不過,因為法律人都是訓練有素的狗,法官更是千辛萬苦通過淘汰率99%以上的高級品種受過嚴格的法學思考邏輯訓練,這種誇張判決的背後其實有很重要的刑法原則:罪疑為輕原則。

由於刑法是國家機器發動暴力對待人民的重要依據,為了避免國家機器濫權,因此刑法有許多原則用來限制國家的權力,包括罪行法定原則、罪疑為輕原則、罪刑相當原則等等,其中「罪疑唯輕原則」指的是,如果法官對於犯罪事實無法確實認定時,要選擇適用刑度較輕的罪,以免發生誤判造成對人民的過度侵害,這個原則的思考邏輯是「寧縱勿枉」,以免國家利用刑法對人民濫用暴力侵害(講是這樣講,本國政府利用刑法侵權的例子也沒在少的...)。因此在這個原則之下,本案法官無法確知小女孩的意願,只好做出對被告有利的判決認定。

雖然在網友眼中這一切很腦殘,但故事就是這樣來的。法官的判決固然令人不滿意,不過法官堅守刑法重要原則卻也有值得鼓勵之處,而且合議庭也只是依據現有法令、最高法院決議做出判決,並不是個人喜好所致,如果人民有不滿,去要求政府修改法令是比較有意義的,用連署罷免法官、在網路上謾罵,甚至講出「希望法官的女兒被ooxx」這種不理性的話,只是利用群眾暴力罷了;先不論法官受憲法保障,現階段沒有人可以任意解除其職務,光是一個判決不合人民期望,就要連署把法官罷免掉,未免也就太誇張了,又不是在演施公募集百萬人民捐百元罷免陳阿扁的戲碼!況且,上班族把工作搞砸也不一定被開除、學生聯考槓龜也不是末日、醫生沒把病人治好也不是每一件都要撤銷執照...可以舉的例子太多了,對照到法官,一個依據過時法律做出來的判決,是不是真的嚴重到要罷免才甘休?

當然我們也不能說群眾暴力輿論壓力完全沒有意義,至少最高法院很有危機意識的,緊急在昨天通過一項決議:性侵七歲以下幼童一律適用加重強制性交罪,最高法院根據刑法222條的立法意旨,認為加重強制性交罪的立法目的本來就是用於保障年幼者,並參酌民法規定「未滿七歲無行為能力」,決議被害人若七歲以下,因為沒有行為能力,所以不討論其意願,只要有性交的事實一律適用加重強制性交罪。這是一個值得鼓勵、大快人心的決議,事實上本案法官原本在審判時,也可以採用這種看法,透過對於刑法第222條第一項第二款目的性解釋,做出本案適用加重強制性交罪的判決,不過很遺憾合議庭法官們不夠勇敢,只是因循最高法院過去的幾個判決見解,所以惹出如此軒然大波。

又或者其實合議庭三位法官是故意的,目的是讓最高法院做出此決議、司法院函請法務部盡速提案修法?...這種說法太誇張了,連本人自己都不相信...

另外補充一點,即便本案法官判決適用俗稱「兩小無猜條款」的刑法227條(光聽這別名就知道法官有多誇張,竟然拿這條來用在性侵犯...),刑度也從三年到十年不等,既然法官在判決書中也指出被告「為滿足個人私慾明知甲女僅6 歲,心智未成熟,竟對其性交,對甲女身心造成傷害,且犯後藉病否認犯行」,聽起來簡直惡性重大到了極點,應該判個十年八年的,可是判決卻只比法定刑的下限多判了兩個月,還真不曉得合議庭三位法官的邏輯何在?搜尋過幾件類似案件,發現我國法院對於「以手指性侵女性下體」的案件多半判決三年二個月有期徒刑,看來本案合議庭法官除了在強制性交罪的要件認定上,很認真的follow最高法院見解,連刑度的處理上也完全依據法院實務的市場行情在操作,於是判決書很荒謬的呈現出「被告惡性重大但判決三年兩個月徒刑」的結果,只要一想到服刑一年多這匹手指姦淫狼就可以開始申請假釋,除了判決荒謬還真的不曉得該說什麼了。

如果本案判決就算適用刑法222條,但將被告判處有期徒刑五年,或甚至七年以上,應該反彈的聲浪不致於如此強大,且考量被告的行為、惡性,以及被害女童所受的創傷,這樣的刑度應該不算過重;不過,對於某些正義感超強的人來說,大概所有犯人都要判死刑他們才會覺得開心,就像某知名部落客就曾在其部落格上大力鼓催死刑的必要性,還舉一個國中女生霸凌事件的影片,做出「這種太妹關了幾年出來還不是變得更大尾而已」之類的結論,大概在她心中這種霸凌事件也要判死刑才可以,然後有趣的是這位太太還大言不慚的說自己對刑法很有研究,曾經想考書記官,將來的願望是和女兒一起考上司法官,不曉得她以前念的刑法是誰寫的書,怎麼會連罪行相當原則都沒教到咧?(不小心離題了,最近常犯老人家症頭...)


◎罪刑相當原則

除了最高法院和司法院有所動作,立法院民進黨團也打算提案修法
「...民進黨立委黃偉哲7日表示...他說:『(原音)第一個對於性侵14歲以下的孩童部分處重罪,這個重罪應該是20年以上的刑期,因為現在無期徒刑是改30年以上。』...
國民黨立委謝國樑說,現在民眾不滿情緒強烈,但是刑度衡量還是必須仔細考量。他說:『(原音)現在這種氛圍,講到性侵女童或是相關刑事案件,你就算說刑度是20年、30年也沒有人說過重,因為氛圍就是這樣,但是我是學法律的,我只能提醒大家就是說,殺人的刑度是從10年有期徒刑開始起跳,所以你現在訂其實是比殺人還要重。』...」

刑法的重要原則中,有一項罪刑相當原則,簡單來說就是『「刑罰處罰的輕重」與「犯罪危害程度」之間必須具有相當性』,也就是罪與刑之間要有一定比例關係,不能說偷竊者死刑,殺人者也死刑,這樣會導致竊賊偷東西之後,順便殺幾個人的恐怖結果。

因此對於民進黨打算仿效美國提出的修法方向,我個人是相當不以為然,感覺上只是利用民氣,想趁機撈點政治利益,否則民進黨內法律人一堆,怎麼還會提這種法案出來?此外,美國實際上也不是什麼司法先進國家(千萬不要以為美國什麼都很先進,古巴關灣黑牢可是被真正的司法先進國罵翻天了...),老是學美國未必是好事,況且我國根本是歐陸法系國家,應該參考德國、法國的立法例比較實際;反倒是新聞中謝國樑的說法比較值得大家參考(新聞中他自稱是學法律的,不過目前查到的立法院資料顯示,謝大立委是南加大社會系學士、MIT科技管理學碩士,雖說社會系通常會念一點法律,不過應該還稱不上「學法律的」?可能他的意思和我一樣:念過幾年法律書,是塵世中一隻迷途的小羔羊...),刑法第271條規定殺人罪的刑度下限為十年有期徒刑,也就是說,殺一個人最輕可能只判十年,一旦民進黨團提案修法通過,性侵14歲以下兒童一律處20年以上徒刑,那是不是等於在鼓勵犯下性侵幼童案的犯罪者,反正要被關二十年,不如直接把被害人殺掉,說不定還比較不容易被逮到,就算真的被抓到也不過比二十年再多幾年而已


◎結語

法官依法審判是司法進步的重要象徵。

由於司法權的特性與行政權截然不同,司法權是用來約束行政立法,所以有相當多的自我設限之處,其目的在於以一個被動但公正的立場,來維護人民權利、避免國家濫權,若賦予司法太多彈性、太多主動權,將造成司法權本身隨時具備侵害人民權利的可能性。

倘若司法判決的結果未能符合人民的期盼,當然要率先檢視判決有無錯誤適用法令,但冷靜的檢討法律本身有無漏洞、瑕疵也是必須的;此外,更進一步的思考,倘若法律、判決都依照人民的期盼,又是不是真的好?或許我們可以想想聖女貞德怎麼死的...

如果人民對於法官有意見,除了遊行抗議罷免之外,更應該督促立法院儘速通過擱置數年的法官法,這部法律是司法院提出送請立法院審議,目的在於透過立法有效管理法官的任免機制,已經送到立法院不少年了,但目前仍處於完全停擺的狀態,立法委員忙著作秀、拿綠卡、打選戰、上call-in節目...,大家也可以想一想為什麼向來是某黨佔據多數的立法院,始終不去觸碰這部法律?馬總統三不五時掛在嘴上的司法改革,那為什麼國民黨馬主席沒有強力要求國民黨團,儘速通過法官法?

2010年9月3日 星期五

pediped童鞋團敗,第四彈,開催中!! 《已截止》

上個月的第三團,開團六小時就完售,各位媽媽們真是太捧場了!目前鞋子已經在9.2寄出給各位媽媽,應該都已經收到了才對,希望各位爸爸媽媽以及你們的小寶貝,都對鞋子感到滿意,不然身為勸敗者會感覺很抱歉啊...

上次因為花了一些時間做訂單確認的工作,所以整個時間相對會拖比較長,不過對於確定缺貨的鞋款,就可以讓媽媽們來得及換款式,但有些是因為新款而缺貨,那就真的沒辦法了。另外,因為官網上低於US$30以下的,都是過季的特價款,過去的經驗是很容易缺貨,造成訂購上很大的困擾,為了簡化流程,以後就暫時不購買這個部分的鞋款了,這點要跟大家說抱歉了~

如果最近有上pediped官網的朋友,應該會發現推出了新鞋款「Grip 'n' Go」,屬於Originals過渡到Flex的中間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不過必須先告知的是,不過款式還很少,也不曉得訂不訂得到喔。如果第一時間沒貨,而且很明顯調不到,我會再通知看是否要換鞋,或是把錢退還給訂鞋的朋友。原來的Flex和Originals也換季了喔,有不少新鞋款,有幾雙鞋子價格高達六七十美元的,如果有朋友看上這個,可能我暫時沒辦法給價格,要詢一下價格、計算後才回報喔!

另外,官網的尺寸網頁也有改變,原本有一欄「Length (in/cm)」,現在已經被拿掉了(

千萬不要以為表格最右邊的就是長度,那是日本尺寸「JP size」),只剩下Originals有「Length (in/cm)」這欄。請參照官網尺寸對照表的檔案(pdf檔,需安裝免費軟體Adobe Reader),再次提醒尺寸的決定方式:

1. 先量好小寶貝的兩隻腳長,取較長的那隻;假設是16公分好了。
2. 抓0.3到0.85公分作預留空間,所以要選16.3到16.85公分的鞋(16+0.3=16.3, 16+0.8=16.85),也就是我在附件縮圖上畫的兩條水平紅線。
3.可以發現適合的是歐洲尺寸的25號;如果怕小朋友的腳長太快,也可以考慮購買長度約17公分的EU 26,再搭配使用pediped額外贈送的鞋墊。

請大家依照關於pediped童鞋團購所述的操作方式進行:
1. 填單訂購:選定鞋款尺寸之後,請先填妥下面的團購單
2. 確認訂單:訂購後我會寫信請各位確認鞋款、尺寸和價格,如果沒問題就請回信隨便寫個「ok」就行了
3. 匯款通知:訂單確認後,我會花點時間去查詢各位訂的鞋款有沒有貨,基本上如果不是新款or過季品,都不會有什麼問題,接著會再寫信告知匯款帳戶資料,請各位盡可能在通知後三天內完成匯款。
4. 匯款完成:匯款或存款完成後請填寫匯款回報單
5. 確認匯款:確認收到款項且金額無誤後會回信通知
6. 等待:確認匯款後約兩週到三週等鞋子飄洋過海到達府上
7. 退款:有時候事情不會很順,等候時間超過預期,或是訂之前確定有的鞋子,後來卻又被告知沒貨,這時候我會主動通知,並退款給各位。


注意事項:
1. 關於pediped童鞋團購應該有交代大部分的事情了,建議一定要先閱讀過喔!
2. 集滿12雙以上才能開團,一週後收團。
3. 官網上低於US$30以下都是過季的特價款,過去的經驗是很容易缺貨,造成訂購上很大的困擾,為了簡化流程,所以這部份不再受理訂購。
4. 訂單若填錯請直接重新填單,並在意見欄註明「取消前一張單,以本單為準」即可,新訂單的數量若和原訂單一樣貨較少,則訂購順位不變, 若新訂單數量有增加,增加的部份依照時間順序排列。
5. 表單看起來怪怪的人,應該是瀏覽器支援性問題,請直接點選連結→團購登記表、匯款完成回報

講完了,大家一起來參加pediped團敗吧!

********************************
10'9.10
截止囉,謝謝各位~

2010年9月2日 星期四

原來我是綠色網軍?



根據陳公揮文昨天在ZIQQ上所說(7:55左右起):「在網路上齁,其實掏哥之前也邀請過幾位,其實是民進黨的網軍啦,由部分社團、部分聯盟,是由政客在煽動,特別以綠的部份...」

小弟不才,因為不小心加入台灣派部落客(部分聯盟?),因為受到「633」、「準備好了」、「環保不能不兼顧經濟」...等偉大口號的感召(政客煽動?),所以在自己的blog上寫了不少大逆不道的政治批評性文章,那麼依據陳先生的說法,我應該就是所謂的綠色網軍無誤!

很有趣的是,在昨天的場合中(7:20左右起),陳先生對於高院法官說了一句話:「高院你們這些法官,不懂就不要鬼扯啊!」那小弟覺得這句話還蠻適合用在陳先生身上的...

所謂的網軍,最初是用來形容各國網路駭客,有組織、有計劃性的利用網路進行軍事上的情報竊取、網路癱瘓、電腦攻擊等等,在台灣最有名的當然是中國網軍,對岸的駭客經常成群結隊攻擊台灣特定網站;很久以前我曾經在一些駭客論壇看到,幾位德高望重的網友主張不要回應攻擊:「等臺海戰爭發生時我們再過去,免得現在就幫他們練好防衛機制」,至於這種沒有根據的八卦,是不是真的,大家就看看算了,不是本文重點...

網軍一詞後來被網友們引申,用來形容中國網路上的五毛黨,五毛黨的正式名稱是網路評論員,之所以被稱為五毛黨,是在諷刺中國官方給網路評論員每發一貼擁護國家、擁護黨的評論,就能獲得人民幣五毛錢的酬勞。

後來ptt網友們在藍綠論戰時,對於某些發言不斷跳針--欠缺實質內容,只是不斷重複諸如「陳水扁八年遺毒」、「民進黨貪腐」語句--的不理性網友,其它網友們戲稱之為領錢的黨工,又有人簡稱他們為國民黨網軍。當然,跟網友認真就輸了,我們寧願相信這一切是網友胡謅,而國民黨並沒有培養專門上網筆戰的黨工,不過有趣的是,如果根據這則新聞:五都爭霸/延攬朱學恒打網戰? 金溥聰:倒不是耶…,金秘書長:「...我的了解是我們有在訓練我們的青年軍在網路方面的表現...」那真正有在培養所謂「網軍」的,應該是中國國民黨無誤吧?!

而民進黨有沒有網軍呢?

老實說我不知道,不過據我所知,親綠的諸多網友都是自動自發跳出來罵政府的,當然有像BillyPan、獨孤木、酥餅這類名人,透過個人吸引力,吸引了不少網友在噗浪上聚集...不過若要說受政客煽動,可能搞錯因果關係了(楊文嘉對因果關係有精闢見解,一定要點下去笑一下),拜託一下陳公揮文弄清楚,是我們這些網友先開始寫blog、上噗浪,才有民進黨的人跟進好嗎?民進黨的「政客」最早開始上網的可能是謝長廷(其實魚夫更早,不過我把他定位成幕僚而非政客),但問題是,我N年前就在看媒抗、在Ptt寫1998年北高市長選舉結果分析(但原創是李鴻禧教授的上課談話)了,那時候謝長廷會不會上網還不知道咧~

這些傳統媒體人,自己不熟悉網路世界,不懂這些年輕人在網路上忙什麼(陳公揮文大約三四個月前開始上噗浪,據傳還跟鍾年晃請教如何使用),卻又不敢忽略這股力量,只好使出慣用的手法來幫我們「上色」,荒謬的程度就像總統府要花一百多萬年度預算來幫馬總統架網站一樣可笑(這年頭架個人網頁還要花大錢,不是盤子就是傻子,更好笑的是「未來週記」還被網友抓包...),當歐巴馬透過臉書、個人部落格打選戰,證實網路發揮極大影響力,頗有超越傳統媒體的可能性,而台灣這些掌握傳統媒體發言權的人,不但不思進取,還只會慌張的急著幫網友扣帽子,是不是有點悲哀呢?

等到哪一天媒體從電視轉移到網路,電視台從獨佔到寡佔最後變成公開市場時,敬祝這些定義「一高二低」、「綠色網軍」的偉大名嘴們,屆時已經學會對著鏡頭噴口水之外的其它專長,免得一不小心,就成為失業率的貢獻者之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