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8日 星期五

不確定法律概念

又是一篇練筆短文...

相信大家都知道,法律的主要目的在於幫助權貴欺壓平民百姓規範社會,白話來講就是社會的遊戲規則,為了讓遊戲進行順利,這個規則就必須訂得明確,因此在制訂法律時,理論上都會盡可能用明確的字詞、嚴謹的定義,人民和政府才容易遵守,而法院在裁判時也不容易出現爭議。

不過既然都說了是「理論上」,所以實際的法律條文在制訂時不可能如此理想,有時為了避免把法律訂死導致掛一漏萬,有時則是為了執法上的方便,因而不得不針對某些事項,用模糊的字句加以規範;例如刑法第271條普通殺人罪:「殺人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法律在這邊並不去針對殺人的方法、凶器的形式作規定,因為種類太多,加以規定反而會有所缺漏,因此用比較模糊的方式定義殺人罪,只要構成「殺」、「人」兩個要件,就犯了殺人罪,並不管犯罪行為人是怎麼進行的、被害人是怎麼死亡的。

這邊要插播一下,「殺」本身在解釋上,代表犯罪行為人有意圖的、故意的,去進行一個危害被害人生命的行為,也就是「故意致人於死」的意思,這是刑法老師上課會再三強調的概念,而唸過刑法的學生都知道,如果考卷上寫出「過失殺人」這種詞語,那題肯定零分,因為把「過失」和「殺人」湊在一起的意思,等於是「過失故意致人於死」,語言邏輯上根本是互斥的!所以下次如果看到新聞記者在新聞上使用「過失殺人」,就可以大方的笑他沒唸書了~(按:江湖上傳說的「過失殺人罪」,其真名是「過失致死罪」)

回到主題,用類似刑法普通殺人罪這種方式,以廣義的、模糊的字句去制訂法律條文,被稱之為「不確定法律概念」;不過老實說,上面舉「普通殺人罪」的例子其實不是很好,因為殺人罪的規定基本上很明確,不太能算是不確定法律概念,舉這個例子只是為了讓大家理解方便,順便酸一下記者,再加上我書讀不多,也想不出什麼好例子...

刑法上著名的不確定法律概念是刑法第160條第二項:「意圖侮辱創立中華民國之孫先生,而公然損壞、除去或污辱其遺像者亦同。」

雖然看到這條文,接受過洗腦教育的台灣人應該都知道,孫先生指的是孫文,不過如果問問來台灣唸書工作的外國人,他們八成不知道這條在規定什麼。此外,學者們認為,應該沒有任何一個人敢斷言說,當年參與革命、共同創立中華民國的革命黨之中,除了孫文之外沒有其他「孫先生」了,可能同時期有孫武、孫子、孫一、孫二...等等諸多的孫先生參與革命運動,假設萬一有人意圖侮辱到其中一位孫先生而公然除去其遺像,那恐怕就犯了這條。

因此,本條文中規定的「孫先生」,就是一個不確定法律概念,倘若把它換成「孫文」、「孫逸仙」、「孫中山」,就是一個很明確的法律條文,不過當年訂法條的人因為某些原因不這麼做,立法委員、法務部又不提修正案,那就只能這樣了吧,反正也沒人會犯這條,真的犯了也未必會被抓起來,畢竟前兩年陳雲林來台期間,代表公權力的司法警察,都可以公然違犯同條第一項而沒事了...

(刑法第160條第一項:「意圖侮辱中華民國,而公然損壞、除去或污辱中華民國之國徽、國旗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不確定法律概念有好處也有壞處,由於其用字模糊的特性,除了讓法學教授提出甲說乙說丙說、讓法律系學生唸得很痛苦之外,還會造成法律適用上的混淆,以及法庭上控辯審三方各說各話的結果,因此如非必要,法條中最好不要出現不確定法律概念用語,以免用來定紛止爭的法律,反而成為紛爭的來源。

以上都在鋪梗,以下進入重點...(最近好愛鋪長梗,應該是本人年紀越來越大辯才無礙的表徵!!)

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11條規定:「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關係及其他事務之處理,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其中的「自由地區」和「大陸地區」即屬不確定法律概念。

有誰能真正說出自由地區和大陸地區的範圍嗎?

依照現今政府治權可及之處,自由地區應包含台澎金馬、蘭嶼、綠島、鼓浪嶼、龜山島、東沙群島...,可是實際治權管不到的釣魚台和南沙群島,政府也認為屬於自由地區的範圍,但很遺憾國際並不承認(南沙是爭議地區,釣魚台基本上台灣和中國都搶不贏日本);大陸地區在憲法上指的是「固有疆域」,因此除了目前中國統治的範圍外,還包含已經獨立八九十年的蒙古共和國,我國憲法把兩個被國際社會承認的國家列為自己國土的一部份,是不是很有趣呢?

更有趣的是,什麼叫大陸?世界有七個主要大陸:亞洲大陸、歐洲大陸、非洲大陸、南北美洲大陸、澳洲大陸和南極大陸,不曉得我國憲法所指為何?

當年增修條文修成這副德行的原因,就不再深究了,比較重要的是,憲法以下,一大堆法律跟著使用了這個不確定法律概念用語,在全國法規資料庫輸入「大陸地區」可以查到268部法律,這當中還不包括各級地方政府的自治條例和行政規則喔!

這個「大陸地區」影響的層面相當廣,除了近幾年(對,就是2008以後)國際媒體對台灣中國的稱呼紛紛從「Taiwan vs. China」改成「Island vs. Mainland」(Island的中文翻譯可能要問高級外省人范藍親先生,據了解大概是「鬼島」之類的),更重要的是,在此架構下,中國人在憲法上屬於我國國民,目前只靠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簡稱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或兩岸條例)在控管,一旦立院修法變更兩岸條例,中國人即可堂而皇之的享受我國國民才能享有的權利。

像去年吵得沸沸揚揚的中國學生來台就學問題,在我看來就像潘朵拉的盒子一樣。

先開放實力很差的中國學生來台就讀(實力最強的去歐美日了,次強的念星港或中國自己的名校,再次一級的才有可能來台灣,阿不然你以為台灣學校在世界大學排名很好嗎?),享用我國已經不太足夠的教育資源,人數一開始少少的,但招不到學生的私校跟政府抗議一下就會越來越多;接著畢業之後就會在台灣私人企業上班(事實上已經有不少台商,利用各種方式把一些中國員工弄到台灣上班,每隔一陣子回去一次or換人來);再然後只要立法院一失守、修法兩岸條例,這些中國人就可以直接在台灣考公職、入籍,接下來我就不敢想了...

之前在討論這個議題時,有不少人很大器啊,說她/他的小孩不怕競爭之類的,但我想問的是:

1.不怕競爭是你家的事,台灣有那麼多的弱勢者,有人沒書可念、有人畢業找不到工作,如果自己的國家都不保障這些人免於貧窮、免於死亡、受高等教育,那誰來保護他們?政府如果有過多的資源來支助敵國學生,為何不拿來資助本國弱勢學生?為什麼不拿來改善本國研究環境?

2.把中國學生換成印度、東南亞、中南美、非洲各國學生呢?雖然我國目前確實有獎勵優秀外國學生來台,但是原則上以邦交國、僑生為主,且人數有一定限制,此外這些人畢業之後是以外國人身分求職,會受到相當的限制,更不用說不可能考公職,但中國學生不同,只要兩岸關係條例一失守就毀了;想像一下,如果哪天政府告訴你,政府開放並積極引進各國學生來台就學、工作、考公職,請問你/還說得出:「我的小孩不怕競爭」這種話嗎?


總而言之,「大陸地區」這個不確定法律概念的影響是相當深遠的,但礙於國人對於統獨尚未有共識,對國家現狀與國際現實欠缺認識,因此這個不確定法律概念的用語短時間內不可能改變,大家就繼續在島內抱著「中華民國」這塊神主牌自high,出了小島就變成「中國台北」,在國際媒體上叫做「鬼島島嶼」,在外國人眼中是個疑似泰國的怪地名(有非常多的人認為Taiwan=Thailand,有更多人不知道Taiwan是什麼鬼)...?

如果你和我一樣不甘於此,從今天起,請不要再把對岸那個用一千多枚飛彈對著我們的敵國,稱之為大陸or中國大陸,因為全世界都叫它同一個名字,這個名字在聯合國還是具有否決權的常任理事國。

為了跟世界接軌、成為具有國際觀的台灣人,請稱呼它為中國,而我們,叫台灣。


PS.說是短文,結果也寫了一兩千字,大家辛苦了~

7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所以你覺得在美國讀哈佛的外國大學生(包含台灣人),不得拿獎學金在美國打工,因為會導致美國政府不照顧美國弱勢學生,美國政府不拿來改善美國研究環境?而且以後也不可以服公職,或是在美國公司上班,因為這樣會搶美國大學生的工作?

超級可愛宇 提到...

不曉得你怎麼得出這結論的,或許是我的文筆太差讓你會錯意(當然也可能是你沒看清楚),在此重新整理一下:

整篇文章的重點在於「不要再把中國當成是中華民國的一部份,否則該國人民將可以『無限制』的使用各種中華民國的資源」,美國對待外國學生、外國人一視同仁,都有某些限制,不是完全開放的,一方面可以控管人力素質,一方面保護美國國民的權益。

在台灣,中國人應當跟其他國家的人享有相同的待遇,受到一定的限制與規範;但如果在法律上繼續把中國以「大陸地區」的方式對待,並將之視為是中華民國的一部份,一旦兩岸條例失守,中國人將可「毫無限制」的使用中華民國的資源。

從你提問的內容來看,你應該是認為政府只能採取「完全開放」和「不得開放」兩種作法,但事實上兩者之間還有「部分開放」,美國採取的方式即是如此。

0和100之間,還有1~99,這種小學生常識,應該不用特別提出來講了吧?

匿名 提到...

目前台灣對待大陸地區的民眾,實務上不是等同於外國人嗎?還是我們目前對於大陸人有特別的優待?否則怎麼會引起您如此的憂慮?另外如果要如您所說,將中國當作外國看待,不是要經過一次修憲才有可能?還是我有哪些地方,有所誤會,希望您能指教

超級可愛宇 提到...

有可能發生的事情才需要擔心,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用不著去在意,而已經發生的事情是直接開罵了。

實務上台灣對中國人的待遇類似其他外國人,但僅透過法律、命令加以特殊規範,而法律與命令的堅固性不足,因此本人在文中、回應中強調「一旦立法院失守兩岸條例...」,對於立法行政兩院本人不敢寄予厚望,因此提出質疑。事實上司法先進國家在立法上,也多半以「懷疑政府」為出發點,而非以「相信政府」為出發,何況我國立法院品質距離可以讓人民放心,似乎還很遙遠。

我國長期以來昧於國際現實,硬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際慣稱中國)架構於中華民國(國際慣稱台灣)之下,並以特別法「兩岸條例」進行特別規範,整件事情本身就是相當特別的待遇,要打破荒謬的現況、避免兩岸條例失守,個人淺見認為最好的方式自然是修憲,甚至重新制憲會更好。

重新制訂一部符合現況的憲法,才能使台灣成為一正常國家、重返國際社會,對以進出口貿易為生的島國,對外國際關係至為重要。

至於實際修憲、制憲的可行性...本人認為一旦建立國民共識,外部干擾將會相對容易解決;好比中學生考聯考,得先有決心、再努力付諸實現,而不是一開始就先煩惱考不上的問題。

匿名 提到...

我國幾次全國性的公投,其題目相較於本次文章提及的修憲或是制憲幾乎沒有任何爭議可言,早已符合您所謂凝聚國民共識的議題,此可由有效票數中同意票數超過90%可以知曉,但所有公投案在法理上皆未通過。由此觀之,縱使已凝聚社會共識的議題,連達成投票權人總數二分之一以上,尚有困難,更何況需有效同意票過選舉人總額之半數的憲法修正案,您目前提及的做法,依前幾次公投的經驗,除非台灣發生革命,或是您有任何錦囊妙計可以相授,恕我直言,可謂窒礙難行。

超級可愛宇 提到...

對一部堪稱全球最嚴苛的鳥籠公投法而言,任何議題「窒礙難行」(難以通過)是顯而易見的結果,這方面已有諸多公法學者討論、批判,提議修法改變公投門檻,莫約一個月前DPP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也曾就此議題,要求馬總統及KMT立院黨團修法。

如果覺得學者教授的大作難度太高,可以參酌拙作《人民的究極武力-公民投票》一文。

超級可愛宇 提到...

基於憲法的僵固姓、安定性,修憲或制憲的難度高於一般公投議題(多屬法律層面),算是法學概要ABC,修憲、制憲所需的國民共識,至少需要過半公民同意,甚至三分之二同意也不過份。

以現今台灣藍綠不過半,且嚴重對立、毫無妥協可能性的現狀來看,建立共識自然是當務之急,個人淺見以為建立國民共識、確立國家定位之後,我國所面臨外交上、經濟上的困境將獲得解決,這也是民進黨執政後期,邀集諸多憲法學者,意圖召開萬場制憲說明會的用意。

本文的用意與重點就在提醒讀者,憲法層面的「一個中國」可能會對台灣造成某種傷害,試圖影響、拉攏願意思考的讀者,期待建立共識的可能性。

至於立法院把公投弄得跟修憲差不多困難的故事,個人就不再多作評論了。

張貼留言